◈ 第7章 晉陞外門弟子

第8章 玉佩之謎

經過了三個月的修鍊,趙晨總算把自己鍊氣第一層的修為給鞏固了下來,但是他此時卻並沒有十分高興,而是愁眉苦臉。

因為在記名弟子之中,他的修鍊進度那不是一般的慢。

同樣是三靈根,有的弟子都已經修鍊鍊氣期一層的後期甚至是巔峰境界,但是他還停留在鍊氣期一層初期。

這讓趙晨驗證了自己的猜想,那就是同樣是三靈根的修鍊者,其資質也有高低之分,自己顯然算是資質低的那一批了。

這也就意味着自己若是沒有什麼機遇的話,只靠着苦修的話,那距離築基遙遙無期。

想到機遇,趙晨不由得想起自己之前那個晚上撿到的玉佩。因為玉佩通體碧綠,上面又雕刻着一朵蓮花,所以自己就給它取名叫青蓮玉佩了。

這三個月,趙晨可不是白白度過的,不僅僅是一直在苦修。

也因為自己跟莫老打好了關係,旁敲側擊在他口中得知了不少修仙界的知識和秘聞。

好歹人家也是衝擊過築基的存在,雖然失敗了,可眼界還在那呢。

但是,即便是莫老,也沒有見過類似玉佩這樣功效的寶貝,並且說 即便是築基修士恐怕也沒有此類法寶。

所以趙晨就更不敢讓人知道青蓮玉佩的存在了,要知道自己不過是一個剛剛進入仙門的記名弟子。如果被人知道了自己身懷異寶,丟失異寶還算好的,怕只怕還要被殺人滅口。

和莫老相熟之後,人家可不僅僅只是傳授自己修鍊上的事情,還有許多經驗之談。

這讓趙晨打破了對修仙世界的美好嚮往,正相反,修仙世界中吃人不吐骨頭的事情比比皆是。

修士為了靈藥、法寶而背叛朋友的也大有人在。

自己臨走時莫老對自己說了一句話。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你自己,誰都不要相信。」

趙晨還記得,莫老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迷離,臉色黯淡,似乎陷入了沉思。

隨後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揮手向自己告別。

由於趙晨這三個月,一直是跟着其他記名弟子一起修鍊的,人多眼雜,所以壓根就沒有機會好好的研究那塊青蓮玉佩。

不過趙晨聽說只要成為了外門弟子,每個弟子就可以擁有自己的單獨房間,不用再和別人共居一室,這還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

趙晨他們一大群記名弟子一走出傳功閣,就被一位師兄領着去往不知何處。

不過不久之後,趙晨他們就知道了。

只見那名師兄領着趙晨他們來到一座名叫「藏寶閣」的閣樓前。

進入其中,才發現有一副案桌擺在裡頭,一位抱着一個葫蘆,醉醺醺的瘦道人趴在案桌上呼呼大睡。

那名師兄走上前去行了一禮,說道:

「師叔,我帶今年剛入門的弟子來領法器來了。」

那醉道人聽到有人叫自己,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趙晨他們,打了個嗝,說道:

「東西都已經準備好放裡邊了,先說好,一人一件,不許多拿,等會出來我是要檢查的,要是被我發現多拿,那直接沒收此人所有法器,進去吧。」

那名師兄才領着所有人進了藏寶閣。

一進去,只見裏面放着許多的架子,上面堆放着許多的物件。

有刀劍之類的兵器,不過其上有着靈氣波動,顯然不是凡間的兵刃。

還有衣物之類的,就連鋤頭、水壺、鎚子等器具也有。

而且無一不散發著靈氣波動,這些赫然全都是法器。

這讓趙晨大為震撼,就是不知道這些東西都是用來幹什麼的。

這時只見那名師兄輕車熟路的帶着他們來到幾個架子前,轉身對着這群即將成為外門弟子的趙晨他們說道:

「你們每人去取青光劍一柄、凝氣丹一瓶、冰蠶絲袍一件、荷葉法器一件、外門弟子令牌一塊、低階儲物袋一個。」

「這外門弟子令牌,你們各自用靈識綁定,以後這就是你們在宗內的身份象徵,每個月憑令牌可來此領取一瓶凝氣丹,可不要輕易弄丟了,補辦起來頗為麻煩。」

此外,這名師兄還體貼的為趙晨他們演示了一番儲物袋的使用方法,避免了他們只能抱着一大堆東西的尷尬場面。

「只要把想要儲放的東西對準儲物袋的袋口,運用靈識催動靈氣即可。」

說著那名師兄隨手拿出一柄長劍,親手示範了一次。

趙晨只見那長劍急速變小,最後化作一道白光飛入儲物袋中。

「此外你們要注意幾點,你們的儲物袋都是低階的,裏面的空間只有十丈見方的儲物空間,也就是說,儲物袋所能存儲的東西是有限的,太大的東西也無法放進去」

「另外儲物袋裏面不能存放活物,一旦放入,必死無疑!

「最後,這儲物袋你們要貼身藏好,財不外露的道理想必不用我說各位師弟也該懂了才是。」

趙晨他們聽了。紛紛點頭表示自己一定遵從師兄的教誨。

待所有人都領好法器後,那師兄領着所有人出了閣樓。

此時,那名醉道人卻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樣子,立刻要求他們所有人的儲物袋都必須檢查一遍。

花了好一陣子功夫,總算是檢查完了,醉道人這才放他們離去。

這時師兄讓趙晨他們取出荷葉法器介紹起來,此時眾人才明白這居然是一件低階飛行法器。

趙晨拿着荷葉法器激動不已,雖然也坐過許師叔的飛舟,可那畢竟不是自己在操控。

連忙祭出荷葉法器,站了上去。由於第一次使用,飛的搖搖晃晃的,好幾次差點摔了下來。可沒過多久,運用熟悉了之後便能進退自如,隨心所欲了。

趙晨此時心裏暗自慶幸這荷葉法器只是一件低階法器,所消耗的法力不多,否則自己這練氣一層的境界怕是飛不了多久。

雖然速度稍慢,也畢竟是自己的第一件飛行法器,趙晨簡直愛不釋手。

這時那名師兄讓趙晨他們集合,說要帶他們去今後很長一段時間要住的地方。

「這裡就是我們外門弟子的住處了,各位師弟可各自挑選一間作為自己的屋子。」

「門上設有禁制,可用你們的外門弟子令牌認主,這樣別人就不能進入你們的屋子了。」

「對了,還有一事諸位師弟要注意一下,身為外門弟子,我們每年必須完成宗門發佈的一些任務,這些你們去任務堂那裡就知道了」

說完,師兄便與趙晨他們揮手告別。

趙晨此時也開始尋找起自己今後要住的屋子,找了好一陣子,最後在一堆屋子中間尋了一間不起眼的。

至於為什麼沒有選擇偏遠一點的,趙晨自然有自己的考慮。

俗話說「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大家都選擇住在人多的地方,自己搞得特立獨行反而更加容易引人注目。

而且選擇此處,也是提醒自己要時刻警惕。

就這樣,趙晨在這裡開始了身為青華宗外門弟子的生活。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