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偶得玉佩

第5章 拜入仙門

趙晨和王雪到底只不過是兩個小孩子,此時對飛舟這種神奇的事物的好奇,蓋過了離鄉的愁緒。

兩人在飛舟上,那是左看右看,兩人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明明是一艘船,到底是如何做到在天上飛的。

飛舟行駛了好一段時間,兩人新鮮勁過去了,便問起許士元

「師叔,為什麼這船能在天上飛啊。」

「兩位師侄,這飛舟乃是一件頂級法器,可是你師叔我好不容易才得來的。」

「師叔,法器又是什麼東西啊?」

「這法器就是修士用的武器,統稱法寶,有攻擊型、防禦型和輔助型的。」

「法寶按大的品階分法器、寶器、靈器、靈寶。小的品階分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之分。」

「靈器就已經具備簡單的自主意識,跟小孩子的靈智差不多。可以自行護主了。」

「靈寶就更不得了了,靈寶的自主意識更甚,一些靈寶簡直比人都精。」

「傳說之中,還有靈寶自主修鍊,比修士還厲害。」

趙晨和王雪驟然聽到這些,兩人都驚嘆不已。

「師叔,那靈根又是怎麼回事呀?」

王雪之前便對許士元在測試出自己身懷水屬性單靈根時的驚喜若狂表示不解。

只可惜,那時候許士元還要忙着靈根測試,沒時間問,現在剛好可以請求許士元幫自己解惑。

許是之前許士元一直孤身一人,找不到說話的人。

此番好不容易打開了話匣子便一發不可收拾。

「也罷,那我就好好給你們倆上一課。」

「靈根是修士修鍊的根基,可以說是重中之重,靈根的好壞決定了一個修士在修仙之途上能走多遠。」

「靈根分為五種基本屬性,對應五行金、木、水、火、土。」

「此外還有變異靈根,是由多種基本屬性靈根混合變異而來的。」

「如風靈根、雷靈根、冰靈根等,此種靈根跟單靈根相同,但修鍊相同法術的威力會比單靈根修士大兩三分」

「因為單靈根修鍊速度最快,雙靈根的修鍊速度便為前者的一半,三靈根的修鍊速度更是只有單靈根的三分之一。」

王雪聞聽此言,不由大喜過望,對自己未來的修仙一途充滿了信心。

趙晨聽到這話,臉色不由變得暗淡了幾分,但是他很快又重新振作起來。

許士元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不由得在心裏高看了趙晨幾分。

「因此單靈根又稱天靈根,雙靈根又稱地靈根,你師叔我就是金、木雙靈根修士。」

「四靈根、五靈根被修仙界稱為雜靈根,不僅僅是因為修鍊速度奇慢,更因為此兩種靈根修士難以築基,因此宗門一般不會招收此類修士。」

「你們懂什麼叫築基嗎?」

趙晨和王雪搖搖頭,兩人若不是因為許士元的出現,連世上還存在仙人這等事都不知。

趙晨連忙請教許士元

「我們倆見識淺薄,一概不知,師叔你見多識廣,還請繼續為我倆解惑」

許士元似乎很是受用,點點頭繼續道:

「這修仙也有境界之分,從低到高分為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再往上拿是連我也不知道的境界了。」

「除練氣分為十二層境界,其餘境界只分為前期、中期、後期、和大圓滿四個境界。」

「一個修士,可以說只有築基成功才算真正進入了修仙的大門,築基就像是打地基,地基不穩,往後的修鍊之途也不會長遠。」

「除此之外,你們倆只有修鍊到築基期才能隨意出入宗門,去見你們家人。」

「王師侄身懷水系單靈根,乃是幾百年難得難得一見的天才,可以說築基那是板上釘釘,就是修成金丹也是毫無壓力,雖然天賦可嘉,但不可驕傲自滿。」

「至於趙師侄嘛,雖然只是三靈根,天賦一般,但只要肯下功夫,努力刻苦,築基也不是不行。」

許士元說到這裡,抬眼望了兩人一眼,語重心長道:

「修鍊一事,講究的不僅僅是天賦,更要看個人的機緣和努力。」

「你們可明白?」

「明白了!」兩人異口同聲道。

許士元點點頭,隨即說道:

「關於修仙一事,待你們到了宗門後,自可去藏書閣翻閱典籍。」

「憑我一人之說,恐怕幾天都講不完,你們好好消化師叔剛剛說的話,下去吧」

說完,許士元便開始全力催動飛舟,不再理會二人。

趙晨和王雪在飛舟上找了個角落坐下休息。

「雪姐姐,真是恭喜你了,可以早早學有所成,回去見你爹娘。」

王雪察覺出趙晨似乎有點失落,連忙出言安慰他說

「小晨你不要灰心,沒聽師叔說修士的修鍊不是只看天賦,還要看個人機緣的,我相信你也可以早日築基的,你自己也要有信心才是。」

趙晨雖然還只是一個十歲的孩子,但是聽王雪這麼說,此時他心裏下定決心,等到了宗門,一定會努力修鍊,爭取早日築基。

這天傍晚,許士元照常找了一處小溪附近的叢林里落下飛舟。

一來自己要恢復靈力,二來趙晨和王雪畢竟還是未經修鍊的孩子,還不能做到辟穀。

許士元縱身躍入山林,不一會兒的功夫手裡提着兩隻兔子走了回來,交給了趙晨,讓他去小溪那邊處理一下,等一下烤兔子吃。

又讓王雪去拾些柴火回來。

趙晨接過來才發現兩隻兔子已經沒了氣息,沒有多說什麼,動身往溪邊去了。

來到溪邊,趙晨開始處理起兔子來。好在自己是山裡的,從小也看過爹抓到過兔子,所以怎麼處理依葫蘆畫瓢就是了。

等趙晨處理完兔子,月亮都出來了。

本來準備回去了,卻見月光照射下,小溪邊的淺灘里不知什麼東西發出一片翠綠光華。

趙晨十分好奇,走過去一看,卻見淺灘的石頭堆裏面夾雜着一塊玉佩。

將玉佩撿起來,只見那玉佩上雕刻着一朵蓮花,同時玉佩拿在手裡,趙晨只覺得自己整個人神清氣爽,頭腦思考更清晰了,有股玄妙的感覺縈繞着自己。

趙晨知道自己這是撿到寶貝了,思索一二,現在不是研究玉佩的時機,同時這玉佩不能叫別人發現了。

於是趙晨用一塊布把玉佩層層包裹,再反覆確認沒有絲毫光流露出來後,放在了自己脖子上娘給自己親手縫的布包里。

說來也奇怪,玉佩一離開自己的手,那股玄妙感覺蕩然無存。

隨後趙晨就如平常一般無二的樣子,提着處理好的兔子回到了他們今晚的營地,只見師叔已經生好了火,就等着自己的兔子了。

「趙晨師侄,怎的去了那麼久呀?」

「想着洗的乾淨些,以免病從口入,師叔莫怪」

許士元於是不疑有他。

趙晨趕緊找來兩根相對筆直的樹枝,將兔子串起來,然後架在火上烤。

要說趙晨的手藝,那還是不錯的,一會兒的功夫,兔子烤的外皮金黃酥脆直往外冒油,油滴落在火堆上冒出「滋滋滋」的聲響,香味更是撲鼻而來。

趙晨見烤的差不多了,拿起其中一串遞給許士元

「師叔,兔子已經烤好了,你先吃吧」

許士元本想說自己不吃,可聞着烤兔肉的氣味,話到嘴邊變成了

「那我就吃一點吧,剛好許久不曾吃過凡間吃食,甚是想念,就不跟師侄你客氣了,你們也吃吧。」

趙晨拿起另一串兔子,與王雪兩人分而食之。

吃完了之後,只見許士元不知從哪取出幾面小旗,念了口訣,小旗全都散落飛舞飄入夜色看不見了。

「師侄,安心睡吧,這周圍我布下了陣法,可保我們無憂,明日還要繼續趕路。」

「師叔你不睡嗎?」

「我要打坐恢復靈力,等你們踏入修行之後,也是基本如此。」

「另外,我在打坐的時候,如無重要之事,不可打攪我。」

趙晨和王雪似懂非懂,只得點了點頭,索性早點睡覺去了。

一夜無話。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