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不,不是。」衛白筠連道,「我知道部族生死戰有監察使負責監督,就算衛家,也不能冒這種風險!」

「那就是幫你們逃難?」

衛宏闊眼皮一抬,冷笑了一下,「當年你與家族恩斷義絕時,話說的很清楚,之後你的生死,與家族再無任何關係!聽說姜氏部族要輸了,你現在作為姜氏部族的女人,將淪為申屠部族的奴隸!我勸你一句!等真到了那一步時,你最好自裁,走的體面一些,免得讓家族蒙羞!你身體里,流淌的終究是衛家的血!」

「至於你想讓家族幫你逃難,甚至免去通緝者的身份!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別痴心妄想了!」

一番話說完,衛宏闊整個人都暢快了不少。

他以前就不喜歡這個侄女,把自己兒女都比下去了。

而現在……

說來也巧,衛白筠當年悔婚私奔,悔婚的對象是貴族金河董氏,因為這件事衛家與董氏關係轉冷了好多年,最近才又好起來,衛宏闊今天上午才與董氏談完事,下午衛白筠就突然回來。

上午與董氏談判時,如今已是衛家實權人物之一的衛宏闊可是沒少受氣,為當年的事做出了很多讓步,對着一個董氏的小輩處處賠笑臉。

衛白筠簡直是送上門挨罵讓他出氣的!

「四叔,我們不是想逃,我兒子天賦很高!」

「你兒子?就是你當初懷上的那個野種?」

衛宏闊說著,還瞥了一眼站在衛白筠身後的姜瑤。

衛白筠眼皮狂跳了一下,「野種」這個字眼深深刺痛了她!卻也只能先忍了!雖然與家裡鬧翻,但衛白筠從未覺得自己真的錯了,包括未婚先孕……當年她在遊歷中與姜寒峰相識相知,互生愛慕,姜寒峰還數次救她性命,她以身相許,本該是一段佳話。

只因兩人身份懸殊,當年才鬧出那麼多風波。

「四叔!他叫姜玄!幾天前部族生死戰……」

衛白筠開始講述,甚至不給衛宏闊插話的機會,她必須要讓家裡明白,自己兒子是一個怎樣的天才!她從來就沒打算靠感情說服家裡幫忙!

這事兒還是得靠利益!

在說了姜玄與申屠勇那一戰的情況後。

衛白筠又轉述了姜玄所說的,七歲時遇到神秘老頭傳授功法的事。

「……四叔,我兒他十二歲便跨入半步先天!如今已有三年!現在只需要給他足夠修行資源,他完全有可能在一個月內,成為先天!培養一個先天的資源對衛家來說不值一提!我相信以我兒子的天賦,將來超越先天,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甚至神魔有望!只要家裡肯拿出一些修鍊資源,幫幫他,他將來必然會回報衛家!可以成為衛家的庇護者!誓死捍衛衛家!」衛白筠最後這番話說的很激動!

兒子是個天才!

天才是有價值的!

籠絡培養天才這件事,飛雪城很多大族都在做,孤兒也好,小門小戶的兒女也罷,只要展露出足夠天賦,都會被大家族看中,給錢給資源加以培養,若是一些小家族出現的超級天才,大家族甚至願意用嫡系子女與其聯姻,從而徹底捆綁在一起。

姜玄還不僅僅是個天才,體內也流淌着衛家的血。

衛白筠相信自己能說服四叔。

大堂內陷入寂靜。

足足十幾息。

「撲哧」一聲!瞪眼愣愣看着衛白筠的衛宏闊終於忍不住噴笑了出來,緊接着放聲大笑,並拍了自己大腿兩下,笑的整張臉都漲紅了。

「哈哈哈哈哈!」

「你!你說什麼?」

「十二歲半步先天?」

「超越先天?還神魔有望?」

「指望他將來庇護衛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可真敢說啊!真敢啊!」

「就憑他一個野種,也想進衛家的門?」

「為了幫你兒子爭取一些修鍊資源,你什麼大話都敢編了?你可知道十二歲半步先天是何等存在?那成為先天已無障礙,若捨得給予資源培養,不出半年,必成先天!這種天賦只需放出風去,足以引來神魔親臨,收其為弟子!」

「你兒子有那種天賦?這種話說出來你自己信嗎?他一個野種,他憑什麼?」

「還什麼七歲遇到神秘老者傳授功法!還讓他隱藏境界,這麼明顯的謊言,他跟你說你就相信?你可真是夠蠢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年過六旬的的衛宏闊,是真的沒憋住。

不僅僅是他笑了,大堂角落裡、門口的一直低着頭不做聲的丫鬟們,以及門外守着的青袍小廝,全都一臉憋笑的樣子,離得近的還相互交流眼神。

就真的,太好笑了!

過於誇張的說詞,已經產生了滑稽的效果。

「四爺!」一管事模樣的中年身影匆匆進入大堂。

「元中你來的正好,衛白筠你還記得吧?我三哥的女兒!我跟你說,她剛剛……」這一刻的衛宏闊有特彆強的分享欲,他故意的,他恨不得整個家族所有人都知道衛白筠說了什麼瘋話!

狠狠的笑一笑她!

當年你那麼閃耀,甚至連帶着整個三房都因你更被重視,能拿到更多家族資源,現在你這麼落魄!甚至已經瘋了,一定要讓家裡人全都知道!

「四爺,董氏他們又回來了,還問起了衛白筠小姐是不是帶女兒回來了,您恐怕得過去一趟……」管事衛元中卻並未搭茬,而是快步走到衛宏闊身旁,俯身耳語,一邊說,還下意識抬眼用奇怪的眼神去看衛白筠與姜瑤。

「又回來了?」衛宏闊一下子收斂笑容,眉頭一蹙。

望了一眼衛白筠,衛宏闊什麼都沒交代,便起身隨着管事一同離去。

大堂里安靜了片刻。

衛白筠似乎想通了,突然站起來,正要帶女兒離開,沒想到衛宏闊去的快,回來的也快。

「哈哈哈,我的乖侄女,喜事啊,大喜事啊!」衛宏闊一改之前嘴臉,進門便親切的叫侄女,滿臉都是笑意。

這讓衛白筠懵了一下。

難道有什麼轉機?

衛白筠剛想說話,卻見衛宏闊直奔姜瑤,一臉的慈眉善目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啊?今年幾歲啦?」先前剛來時,衛白筠是沒讓女兒向衛宏闊問安的,那是自取其辱,現在衛宏闊主動問起,不可能不答。

「姜瑤,今天十四歲了。」姜瑤眼神瞥了一下母親,乖巧道。

「十四歲了!好好好!再有兩年,就能嫁人了!」衛宏闊捋須點點頭,笑道,「從今天開始,你改名衛瑤,入衛家族譜,明白了嗎?」

姜瑤當然不明白。

「四叔!你要幹什麼?!」衛白筠更是臉色大變!

「幹什麼?哈哈哈哈!我得恭喜你啊!」衛宏闊陰陽怪氣的大笑道,「當年你沒能嫁給董俊楚,現在你女兒卻能嫁給董俊楚做妾,你能當董俊楚的岳母,這輩分可是漲了啊!哈哈哈哈哈!」

衛白筠目光一悚,腦海中一陣嗡鳴。

她能想得出,董俊楚為什麼會看上自己女兒,女兒與自己年輕時長得確實是太像了,可她不明白,董俊楚怎麼知道的啊?自己今天才回飛雪城,董氏就得到消息了?

「走!」

不及多想,衛白筠提住女兒肩膀,化作殘影逃了出去。

衛宏闊不急不緩的轉身,當他走出大堂來到門外時,衛白筠已經被提前安排好的一眾人手攔住了,雙拳難敵四手,簡單過了兩招後,衛白筠與姜瑤便被包圍在了院子當中。

「四叔,你不能這麼做!」

衛白筠猛的扭頭盯着衛宏闊道。

「我憑什麼不能?」衛宏闊咧嘴一笑,「我現在就可以代表家族宣布,廢除將你從家族除名的決定!你與你女兒,從今天開始,都是衛家人!都要聽從家族安排!不過也僅限於你二人,你那野種兒子,以及那野男人的姜氏部族,跟衛家,依舊沒有任何關係!」

******

姜氏部族土城後山。

「現在算是徹底記住了這種感覺,只要我足夠專註,絕對能施展出環刀式!這既是鞏固的過程,也是向精通修鍊的過程!」又練了一個多時辰的刀法,將第四式徹底鞏固後,姜玄才停了下來。

「奇石前輩?」

「前輩你回來了嗎?」

姜玄朝着傳音石說話,他就是隨口試試。

「回來了。」飄渺的聲音突然回應了姜玄。

「前輩我練成了!」姜玄迫不及待的將好消息告訴奇石前輩。

「練成了?」飄渺的聲音很平淡,「呼吸法嗎?那也沒什麼好激動的,呼吸法修鍊起來本就沒什麼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