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8章(2)

>

雖說黑潭山十大部族祖上或多或少都都出過那麼幾位超越先天的厲害人物,但真要比較起來,姜正悟絕對是最出彩的一位。

哪怕他沒有帶領姜氏部族晉陞貴族,但那也是因為他隕落太早,沒積攢夠建城的財產罷了。

「老祖姜正悟十五歲領悟九式追風刀!」

「我今年也十五歲,我有機會如他一般,在十五歲就練成九式!成為千年第二人!」姜玄明白,自己此刻已經開始追趕祖上最強者的步伐,不過他也很清醒。

「我有奇石前輩的傳授,才能如此突飛猛進,老祖沒有這種奇遇,緊靠自己天賦與刻苦修行,便達到那般地步,若非隕落太早,甚至有望成為神魔……」姜玄默默道,「我如今境界還只是半步先天,這一點與老祖比已落後許多,就算刀法追趕上,也應當更加努力才是!或許,我也有機會成為神魔!」

成為神魔……

飛雪城統治的這片大地上,只有一尊神魔,就是飛雪城主本人!他是這裡的無上主宰!

對曾經的姜玄而言,成為神魔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奢望,他連那種幻想都不敢有,以他天賦根本就沒任何機會。

而現在,修鍊成呼吸法的姜玄,終於看到了一絲曙光。

「奇石前輩!」

「前輩你在嗎?」

姜玄對着傳音石呼喚了幾次,想要將好消息告訴給奇石前輩,卻沒有得到回應,對此姜玄很習慣。

他沒有再叫,又開始練刀!

才練成《追風刀》第四式,姜玄要鞏固鞏固。

******

飛雪城,衛家老宅。

前院待客大堂里。

「四叔你說什麼?」衛白筠豁然起身,眼圈一紅,「我爹他……他走了?」

回家的過程,比衛白筠想像的要順利,可她沒想到回到家裡聽到的第一個消息,竟然是父親已經死於兩年前,一個劫境的隕落,對整個飛雪城而言,都未必是一件小事,她卻是一點消息都沒聽說過。

站在椅子後的姜瑤眨巴眼睛。

她從未見過外公,這死訊對她而言沒有任何衝擊。

比較來說,還是這奢華貴氣的廳堂,那些從未見過的裝飾擺設,甚至不遠處站着的那穿着漂亮衣服的丫鬟,都更能吸引她的注意。

「三哥逃回飛雪城,傷的太重了。」主位上六旬老者端着茶杯,威嚴看着衛白筠,「他臨終前特意交代,不讓你知道這件事,無需你來奔喪。」

「我知道,爹始終都沒原諒我,當年是我辜負了他。」衛白筠一咬嘴唇,臉色發白的緩緩坐下。

「哼!」

聽衛白筠提當年,衛宏闊不悅的冷哼一聲,又斥道:「三哥若是還活着,你以為你進的來衛家的門?以你爹的脾氣,你就算跪死在門外,也休想再進衛家一步!」

衛白筠與野男人私奔還懷上野種這件事,衛家內部反應最大的、對衛白筠表現出最痛恨的,就是衛白筠的父親衛宏昌,將其從家族除名,也是他提議的。

不過衛白筠明白。

性格執拗的父親雖然不肯原諒自己,卻也是在保護自己。

他對自己女兒表現的越狠越絕情,其他族人才不好插手。

將她除名,讓事情自那了結,家族才不好再繼續追究,不然一個小小的姜氏部族,在飛雪城巨頭家族面前,真的是隨便派一隊人馬就能覆滅!當年暗地裡很多事,很多殺機,都是父親暗地裡一手按下去的。

「多謝四叔肯見我。」衛白筠道。

她當年與衛宏闊的叔侄關係並不算好,也明白如今衛宏闊肯見自己,恐怕有看笑話的心思,姜氏部族陷入部族生死戰長達三年,這事兒也不是什麼秘密,衛宏闊肯定聽聞過。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衛白筠是來求人的,只能放低姿態。

不過她相信,以兒子的天賦,一定會被家裡重視的!

「肯見你,那是怕你們母女真在門外長跪不起!衛家當年已經因為你丟了大臉,不能再因為你丟臉了!」衛宏闊道。

啪嗒!

喝了口茶,將茶杯撂在了桌上,衛宏闊冷然道:「說吧!十多年來第一次回家,恐怕不止是來問候一聲吧?」

「四叔您應該聽說過,姜氏三年前與申屠氏開始了生死戰,這三年來,姜氏部族的勇士死的死,逃的逃,已經到了滅族的邊緣……」衛白筠硬着頭皮直說。

「嗯。」衛宏闊應了冷淡的鼻音,後道:「所以呢?你已經被家族除名,那小小姜氏部族並非我們衛家姻親,你想讓家裡幫你們暗中滅掉申屠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