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呼吸法,本身是一種能讓人自身保持最佳修鍊狀態的法門,也可以進一步激發人的修鍊潛力,你可以認為呼吸法是提升了你的天賦,但實際上,呼吸法只是將你本就擁有卻沒有用到的隱藏天賦,激發出來。」乾皇簡單解釋了一下。

「竟然還有這種法門?激發隱藏天賦?讓悟性提升數倍?」姜玄震撼了。

「人與人是不同的,究竟能提升多少,因人而異,有些人可能只提升幾成悟性,有些人則能提升數倍。」乾皇道。

其實這些都是她的推演結果,在推演結果里,甚至有提升數十倍的情況出現,不過這種情況出現的可能性極低,她也不奢望會出現在姜玄身上,也就沒提。

「哪怕只是提升幾成,也是不可思議的。」

姜玄瞪大眼睛,「有時候領悟武技,可能就差那一點,悟性只要稍微再高一點,就領悟了,悟性提升幾成,恐怕就已經是庸才與天才的差距,還可能提升幾倍?這怎麼可能?我怎麼沒聽說過有呼吸法?前輩你以前也沒跟我講過有這種法門……」

這八年,乾皇向姜玄講過許多修鍊常識。

因此姜玄雖然是部落少年,卻很有見識。

「你一定要刨根問底嗎?」飄渺的聲音露出了些許沒好氣的情緒。

「也不是……」

「你學不學吧?」

「學!我學!請前輩教我!」

「教你可以,老規矩,我們先約法三章。」

「前輩您說。」

「不可跟任何人談起呼吸法,不可外傳,必須認真修鍊,修鍊呼吸法過程中遇到任何問題,一定要跟我說……」

……

一個時辰後。

乾皇已然將《如意呼吸法》完全傳授給了姜玄。

兩人結束了傳音。

「蓉兒,我知道你很疑惑,想問什麼就問吧。」乾皇看了一眼紫裙侍女道,而後款款走向北側的長案。她高處不勝寒太久了,身邊任何人都不敢跟她閑聊,哪怕是最親近的侍女,除非她先開口。

「陛下。」侍女蓉兒隨着乾皇腳步,「您既然如此看重這小傢伙,何不將其接來皇都……」

「接來?接來做什麼?再多一個看我一眼後,就再也不敢抬頭跟我說話的人嗎?」乾皇連說著,「而且以他天賦,完全不夠做我的弟子,差的太多了,別說十五歲的半步先天,就算是十五歲的神魔,也只是勉強夠做我的記名弟子。」

侍女蓉兒當然知道姜玄天賦有多差。

放在一個小小部落里,姜玄可能算是有天賦,可放在擁有億萬里疆土的整個大乾皇朝而言,姜玄可以說是無比平庸。

「那陛下您還將才創造出的呼吸法傳給他……」侍女蓉兒問。

「總要有第一個修鍊呼吸法的人,為什麼不能是他?」

乾皇道走到走到長案後坐下,「呼吸法將來要傳給萬民,必須慎之又慎,雖然在我的推演中,呼吸法並無弊病,可以直接傳下去,但推演結果也並非絕對,總要有一批人先行修鍊,好把可能存在的弊病問題找出來。」

「小傢伙與我有緣……我雖不能在他身邊指點他,但他只要每次如實向我說明修鍊情況,就算呼吸法修行真出了什麼問題,我也能及時糾正。」

乾皇說著頓了頓,「就是……」

「陛下您是擔心,他修鍊了呼吸法,都無法成為神魔?」侍女蓉兒接話道。

「嗯。」

乾皇點頭,「凡人想要成為神魔,猶如跨過天塹,那是生命層次的提升,他若不能成為神魔,就無法繼續觀察神魔修鍊呼吸法的情況……」

「陛下您何不找一批天賦足夠高的凡人?」

「天賦越高,呼吸法的作用便越小。」乾皇解釋道,「這方世界人的修鍊天賦,存在天賦上限,我!便是那個上限!沒有人的天賦可以超過我!天賦接近我的人,其隱藏天賦必然是微乎其微,加上隱藏天賦,也不如我,天賦越差,其可能存在的隱藏天賦便越多。」

「姜玄天賦十分平庸,正因如此,他才有可能有更多隱藏天賦,可能是自身已展現出天賦的幾成,也可能是幾倍,就是……哪怕他天賦提升幾倍,也很難成為神魔。」

其實乾皇也沒強求什麼的心態。

她將呼吸法傳給姜玄,更多是因為姜玄如今的狀況,她隨手為之罷了,關於呼吸法的檢驗問題,她早就有一個計劃,姜玄是計劃以外臨時加的一人。乾皇本不在意凡人的生生死死,如今的她,更多的是以俯瞰眾生的姿態看待這個世界。

不過姜玄,終究還是有些不同。

兩人相識八年。

姜玄是她唯一的「朋友」。

「確實,他哪怕天賦提升幾倍,也很難成為神魔。」侍女蓉兒想着道,「但如果他天賦能提升幾十倍,甚至上百倍,就算身邊沒有太多修鍊資源,成為神魔也不困難。」

「他若真能那般提升,那說明他本身就是一個萬年一遇的曠世奇才,只是因為這方世界的修鍊法門整體存在缺陷,他才無法將自己天賦都運用上。」

乾皇說著搖搖頭,「大乾子民億萬萬,他能以上古傳音石與我交談,本就是離奇之事,他還剛好是那個萬年一遇的天才者?能夠助我完善呼吸法?這麼巧的事,可能嗎?」

「確實……不太可能。」侍女蓉兒認同道。

「是絕無可能。」乾皇道。

……

七月十二,姜氏部族土城後山,正午。

衛白筠將食盒放下,又收走空的食盒,凝望了一眼遠處石頭前盤膝閉目運功療傷的兒子,沒有打擾,轉身而去。

兩個時辰後。

「這呼吸法不僅僅能讓我頭腦變得清明、思維變得敏銳,甚至連我經脈傷勢,都在加速痊癒,如今傷勢已經好了大半,它激發的絕不僅僅是悟性。」姜玄睜開眼睛,長出了一口氣,「最多再有半日,我便能將呼吸法初步修成。」

「好餓。」

摸了摸肚子,姜玄起身走到更換過的食盒前,又原地盤膝坐下,打開食盒,看着食盒裏面量大管飽的精美菜肴,姜玄露出了笑容。

他知道,這些菜肴都是娘親手做的。

姜玄閉關療傷已經三天。

兩天前的上午,衛白筠第一次給姜玄送吃的,母子倆有過一番交談,姜玄編了一個七歲時遇到神秘老頭傳授自己功法的故事,將自己隱藏境界半步先天的事糊弄了過去,之後便以閉關療傷的名義繼續修鍊《如意呼吸法》。

衛白筠也沒對兒子刨根問底,畢竟兒子療傷要緊。

姜玄從食盒裡先拿起一塊糕點塞到嘴裏,而後又從裏面拿出了一張字條:吾兒,為娘帶瑤兒進城一趟,去你外公家……

認真看完字條。

「去求外公?」姜玄微微蹙眉。

飛雪城衛家,早已將衛白筠除名,姜玄知道,母親這次前去,恐怕不會有什麼結果,別說請衛家發動關係干預部族生死戰了,就算只是求一些修鍊資源,恐怕都很難。

「當年衛家早早就給娘定下了一門婚事,是與一個貴族領的公子,娘卻選擇了爹,還在成婚以前就先懷上了我……」姜玄很早之前就聽族內的叔叔伯伯講過爹娘的愛情故事。

因此姜玄很清楚,衛家將這件事視為奇恥大辱!

在大城豪族眼中,所謂部族部落,不過是一群野蠻人罷了,哪怕是部族第一強者,也不例外。

「也好。」

姜玄想着眉頭漸漸舒展,「娘雖然會吃閉門羹,但至少帶着小妹先離開了,一個月後我若沒有活着走下擂台,娘與小妹也不至於遭逢不幸。」

他明白娘之所以帶小妹一同離開,也一定是抱着這個心思。

將姜瑤安頓在外面,這樣無論一個月後怎樣,姜瑤至少都是安全的。

至於姜玄自己……

他已經選擇了不離開,這一點兩天前他跟母親談過,而且,其實他現在想走,也沒機會了,他已經出過手,還殺了申屠部族族長的親弟弟,無論是監察使那邊,還是申屠部族那邊,都會派人盯着他,就不允許他突然消失。

吃過東西後,姜玄再次進入修鍊狀態。

轉眼深夜。

「成了!」姜玄猛的睜開眼睛,眼底閃過精光。

初步修成《如意呼吸法》,並無異象,也無任何獨特氣息波動,唯一的變化,在於姜玄的呼吸節奏,發生了永久性的改變,並且這種改變,是其他人無法察覺的。

不同人的呼吸節奏本就存在差異。

隨着獨特的呼吸節奏,體內先天靈力以奇妙的方式運轉,相互配合,連續幾天幾夜一直沒睡覺的姜玄,只感覺頭腦前所未有的清晰,甚至連感知能力都有了直接的提升。

「奇石前輩說過,呼吸法剛練成時,悟性就會有一次直接的提升,之後隨着時間推移,更多隱藏天賦會被激發出來,直至所有隱藏天賦都被激發,也不知道我初步提升了多少悟性。」

姜玄迫不及待的從懷裡掏出了一本獸皮書。

正是黑潭山排名前三的武技絕學《追風刀》!若僅論刀法威力,它當為黑潭山第一刀法!但修鍊難度過大,以姜寒峰天賦,也只練成了前八式,第九式始終無法領悟。

「爹靠《追風刀》前八式便無敵於黑潭山一帶,也不知我現在練成一式,需要多久。」

姜玄將獸皮書翻開,認真看起了第四式『環刀式』的圖譜。

馬上開練!

……

正午。

姜氏部族土城外,馬獸隊伍奔騰,黃沙翻滾,氣勢驚人。

申屠烈親率申屠部族上百名高大壯碩的彪悍勇士而來,迅速逼近土城大門,土城城牆上姜氏部族的巡邏守衛,全都露出驚慌之色,姜氏部族男人死絕了,這些守衛也是女人,個個貌美,雖然也身披獸皮甲手持利刃,但無論是身形還是氣息,都遠不能跟申屠部族的男人們相比。

「生死戰期間,申屠部族想幹什麼?!」

「監察使大人因事還在土城,他們還敢屠城不成?」

體形足有兩丈的赤紅馬首全力衝刺,申屠烈突然氣息一震,騰身衝起,兇悍無比的揮起長槍,長槍被他甩的彎曲,帶着可怕的氣息化作凶虐的殘影。

轟——

一節城牆竟被一擊崩塌!出現了數丈寬的缺口,巨大的轟鳴響徹土城。

「姜玄!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我本想善待你,沒想到你竟不知死活,敢殺我弟弟!毛都沒長齊便出來逞英雄,下一場生死戰,我申屠烈將親自出手!你洗乾淨脖子等着被殺吧!」申屠烈怒聲高喝。

土城裡所有人都聽到了他的聲音。

到處都出現了驚慌的聲音。

「完了完了,申屠烈盯着小玄了,小玄想偷偷跑都難!」

「怎麼辦?小玄守不住部族,要不咱們也跑吧?」

「申屠烈成名已久,是如今黑潭山第一先天勇士!竟對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如此下戰書!好不要臉!」

「除非寒峰叔突然回來,否則,部族完了。」

「快去通知小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