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勇大人,他就是姜寒峰的兒子姜玄,今年十五歲。」姜景盛連忙向申屠勇介紹。

「我知道。」申屠勇點頭。

作為姜氏部族第一強者唯一的兒子,姜玄一出生就備受關注,名聲在外,幼時曾有天才之名,不過這種名聲僅僅持續了三年。

姜玄五歲「引氣」成功,被贊虎父無犬子!

六歲時因舉起三百斤銅鼎,又被贊天生神力。

七歲時練成《追風刀》前三式,被認為是是姜氏部族百年一遇的天才人物,其天賦甚至要超越其父親姜寒峰。

《追風刀》是姜氏部族第一刀法,也是黑潭山十大部族所有武技中,排名前三的絕學,在姜氏部族已經傳承上千年之久,此刀法共有九式,每多學成一式,威力都將提升數倍,稱得上恐怖。

部族第一強者的姜寒峰六歲練成第一式,八歲時練成第三式,二十歲時練成第六式,直至三年多前失蹤前,姜寒峰共練成八式,就已經是先天境內近乎無敵的存在。

與之相比。

姜玄七歲練成前三式,比父親姜寒峰還早一年,其天賦之高,名聲甚至都傳到了飛雪城。

申屠部族還因此與姜氏部族討論過,姜玄與申屠族長之女申屠玉的婚事,兩族一度有聯姻打算。

可讓誰都沒想到的是,姜玄之後的修鍊速度,一落千丈,天才跌落塵埃,他從那時起變的平庸,一直到今日。

「你爹姜寒峰,是個值得敬佩的勇士!也是你們姜氏部族唯一的男人!」

虎背熊腰的申屠勇,看着知道自己胸口高的姜玄,咧嘴道,「至於你,真不知道你爹是怎麼是生出你這種廢物的,聽說你是幼時修鍊急功近利傷了根基,才淪為平庸,我看啊,都是借口!」

「你爹是個部族的天驕人物。」

「你娘來自城裡大族,天賦也是極高。」

「怎麼就生出了你這個沒有的東西?」

「難道是……」申屠勇說著眼珠子一轉,嘿笑道,「你不會不是你爹的種吧?你不會是你娘偷漢子生的野種吧?哈哈哈哈,兄弟們,你們說對不對?」申屠勇一副破案了的口氣。

「原來如此。」

「哈哈哈哈哈。」

擂台下南邊那幾十名申屠部族的勇士全都附和大笑了起來,申屠勇是申屠部族排名前十的先天強者,很有地位,那幾十名申屠部族勇士,大部分都是後天境,有幾名先天境,也都是申屠勇的生死兄弟。

人群里的衛白筠臉色先煞白,又漲紅了,氣的險些失控。

殺人不過頭點地!

這般侮辱,要比殺了衛白筠還讓她難受。

關鍵是,她還無法自證清白。

兒子如今確實是天賦平庸。

衛白筠差點拔劍出來,卻被一旁中年婦人按住了,不能讓她衝動,部族生死戰期間禁止私鬥,她若敢動手,按照皇朝律,是死罪。

主城監察使可就在北邊高台上坐着呢,冷漠的望着一切。

「哈哈哈哈哈!」申屠勇還在大笑。

「該死的東西!」姜玄望着申屠勇說了句,緊接着便看向北邊高台,抱拳拱手鄭重道:「監察使大人,姜氏部族姜玄,申請出戰!」

「出戰?」

「他瘋了?」

「十五歲,不夠年紀吧,還沒到十六歲呢。」

申屠部族的勇士們議論着,姜氏部族的女人們也是一片驚聲,都以為姜玄是見母親妹妹受辱一時衝動,才衝上擂台的,他竟然要出戰?

「他不是才十五歲嘛?」擂台南邊,同是先天強者的『申屠岩』一臉玩味道,「姜寒峰那般驚艷,失蹤前一直鎮壓我等,黑潭山各部族無人敢觸其鋒芒,怎麼他這唯一的兒子,如此莽撞?天賦平庸,還性格衝動,真是笑話。」

「莫不是被阿勇說中了,真是衛白筠偷漢子生的?」一旁也是先天境的『申屠茂石』怪笑道。

「誰知道呢。」申屠岩聳肩,部族生死戰大局已定,申屠岩的語氣很輕鬆。

……

「姜玄!你還不滾下去?出來搗什麼亂?就憑你這毛都沒長齊的半大小子,也配代表姜氏部族出戰?」五長老薑景盛朝姜玄呵斥道。

他心裏有些焦急。

雖然姜玄年紀不夠,但就怕監察使「特別准許」,這會毀掉他對申屠部族的承諾。

主城監察使權力非常大。

對部族而言,就是一言九鼎的存在。

「我不配?難道你這叛徒配?」姜玄目光朝姜景盛一橫,冷冽的眼神又讓姜景盛一驚。

不過後天通脈境,眼神怎麼會有如此氣勢?

後天四境:引氣、鍛體、通脈、丹元。

姜玄連後天境界都沒有修滿,而他姜景盛,可是先天強者!

「小子,你知道攪亂部族生死戰,是什麼後果嗎?」申屠勇也朝姜玄道,「你這種廢物,我若對你出手,別人會說我以大欺小,殺了你,也是髒了我的手,還不滾下去?」

申屠勇明顯也是擔心監察使會「特別准許」。

這不是輸贏的問題。

而是這第十場,如果沒人打,那姜氏部族今天就將因為無人出戰,而被監察使判輸!整個部族都輸給申屠部族!全部資產全部人口都將歸申屠部族所有,可如果今天第十場打了,無論結果如何,今日十場就將打滿,今天是七月初九,是每個月連續三天生死戰的最後一天。

下一場生死戰,可就是一個月後八月初七的上午了。

也就是說,只要監察使同意姜玄打第十場,哪怕他會因此死的很慘,整個姜氏部族都將因此被「續命」一個月!

這一個月極為重要。

不止衛白筠有帶著兒女逃命的計劃,族裡很多女勇士也有,可都被五長老的突然背叛打亂了。

「小玄……」

衛白筠一手拉着女兒,一手捂着嘴,眼淚撲簌簌的落下來,她想起了兒子之前的話,她一下子明白了,兒子這是要用自己的命,來為自己與他妹爭取逃亡的時間。

也是在為全族的女人們爭取時間。

他是姜氏部族第一強者姜寒峰的兒子,他寧可戰死於擂台,也不做懦夫!

衛白筠極為心痛,卻又為兒子感到驕傲。

兒子的選擇她沒辦法阻止。

他是個勇士。

是個真正的男人!

「玄弟弟……」一直反握着刀藏在身後的姜青紅,怔怔的望着擂台上,淚珠從絕美的臉頰上無聲滑落。

對於這個小几歲的「弟弟」,她以前只覺得他性格要比同齡人沉穩一些,沒什麼特別的。姜青紅不僅容姿極美,修行天賦也極高,哪怕因為是女孩只能被分到極少的修鍊資源,如今她也已經是後天丹元境的大高手。

「小玄是真正的男人。」

「他明明可以活下來的,只要他忍一忍,他還不滿十六歲,哪怕是最糟糕的結果,也只是改姓申屠,可他竟然選擇……」

「他是個英雄。」

「他要是能活下來就好了。」

女人們都明白了姜玄要做什麼,很多都為姜玄掉了眼淚,誰又能想到,在姜氏部族生死存亡的最後時刻,站出來為整個部族續命的,竟是一個半大孩子。

「玄哥哥要死了嗎?」

有年僅五歲的小女孩,見周圍的娘親、姨姨、姑姑都在哭,懵懂的問。

小女孩的母親連忙捂了一下女兒的嘴,讓她別再說出來。

「你,十五歲?」監察使雷鴻終於開口,神情漠然不怒自威。

「是,大人。」姜玄拱手。

「大人!」申屠勇連忙朝雷鴻開口,「這小子是上來搗亂的!他還未成年,沒有資格參加部族生死戰!姜氏部族已無人可出戰!已經完全敗給我們申屠部族!請大人明斷!」

「監察使大人。」

姜玄卻接着朝北方高台道,「據我所知,實際上大夏皇朝規定的成年之齡,是十五歲,所謂十六歲成人,只是我們黑潭山一帶的傳統,對吧?」

雷鴻頓時面露驚訝。

他沒想到在這種愚昧野蠻落後的部族裡,竟然還真有人會仔細研究大乾皇朝的律法。

大乾皇朝疆域億萬里,億萬里是「虛指」,實際上究竟多大,不是雷鴻這個境界的人能知曉的,別說是他,就算是那高高在上的神魔,窮其一生,恐怕也無法遊歷完整個大乾皇朝疆土。

黑潭山地處偏遠,說它距離大乾皇都有億萬里之遙,也不為過。

如此大的疆域,如飛雪城那種主城,至少也有百萬座以上,飛雪城以下還有諸多郡城、縣城,以及數量龐大的擁有自治權的部族部落領地、貴族領地。

統治的疆域太大,那有些事,就很難做到統一。

就比如,究竟幾歲算成年?

這天下的部族部落多如繁星,十里都能不同音,何況億萬里,不同地區有不同的風土人情、傳統、以及信仰。

有的部族十六歲成人,有的部落十四歲就會被安排婚事,有的部族需要十八歲獵殺一頭妖獸,才算是成年。黑潭山一帶,都是默認十六歲成年的,哪怕是在飛雪城裡,也是如此。

皇朝律法在這方面,選擇尊重地方傳統習俗,不強求!但如果真要較真來說,大乾皇朝官方定的成人之齡,還真就是十五歲!

有些事不提還好。

可真要提了,部族傳統與皇朝律法產生了衝突,對雷鴻而言,自然是要遵循皇朝律法。

「准你出戰。」雷鴻沒有廢話。

……

片刻後。

擂台被清理了一番,二長老的屍體被清理了下去,五長老也跳了下去,與那些申屠部族勇士站在一起。

擂台上,申屠勇一臉晦氣的望着姜玄。

他沒想到事情會走到這一步,什麼十五歲成人,聽都沒聽過,不過監察使雷鴻說什麼就是什麼,他是不敢質疑的。

「小子!你既然誠心找死,就別怪我以大欺小!你放心,等你死後,我會好好疼疼你娘與你妹的。」申屠勇拎起刀舔了舔嘴角,一副要迅速將姜玄處決的模樣,「你既然想當英雄,我成全你。」

台下申屠岩、申屠茂石也都火很大,就因為姜玄攪局,這事兒又被拖了一個月。

「快殺了他,別廢話。」申屠岩不耐煩的催了一句。

衛白筠捂住了女兒的眼睛,自己也撇過頭去,流着淚不忍看接下來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