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陸遇寧也知道自己的出場方式過於怪異,不過這麼多年,這樣的目光隔三差五都會見到,也不稀奇。

她頂着眾人驚詫的目光走上台階,隨意抹了把臉,「此處可是太子府?」

二皇子愣愣點頭,「是。」

「那走吧。」她說著就要進去,語氣和行動都格外自然。

二皇子狐疑,「你……真的是雲神醫?」

陸遇寧擺擺手,「顯而易見,難道我不像嗎?」

這下不只是二皇子,連周圍人也欲言又止,從頭到尾就沒有一處像的地方好嗎!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皇兄的病,二皇子懶得糾結,帶去給父皇母后看自有分曉。

「雲神醫,這邊請。」嚴總管掛心主子的病,很快就恢復了太子府總管的鎮定。

陸遇寧頷首,「嗯。」

一行人簇擁着如同「乞丐」樣的「神醫」朝裏面走去,二皇子始終半信半疑,看着比他大不了多少,真有絕世醫術嗎,這副樣子也算是平生罕見了。

行至中途,眾人就清晰地聽見殿內傳來男人冷厲的責問聲。

「為何宸兒開始吐血?你不是說這三天保證無礙的嗎!」

「臣等無能……陛下,如果神醫一刻之內無法趕到,殿下怕是……」

「儘是些廢物!」

「陛下息怒……」

「動不動就請朕息怒恕罪,有這功夫,倒不如多想想解決之法。」

陸遇寧眉頭微挑,早就聽說昭錦帝愛子如命,果真如此。

她神色淡然,倒是二皇子聽見吐血二字,心焦如焚,率先跑了進去。

「父皇,神醫來了,來了!!」

霎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門口,皇后從榻前起身,「神醫何在?」

眾人翹首之際,陸遇寧蓬頭垢面,衣衫襤褸,淡定地從門外踱步進來,行了個江湖禮。

「在下神醫谷雲寧,拜見陛下,娘娘。」

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一群太醫看着來人,俱是難以置信,這就是能救他們於水火的「神醫」?

不會是二殿下從路邊抓來的丐兒吧……

皇后和昭錦帝也有些詫異,一則是因為這比較怪異的造型,二則是驚訝於鼎鼎大名的雲神醫居然是個未及桃李的少女。

「神醫,你這是?」

陸遇寧看着自己渾身的狼狽模樣,露出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這就說來話長了,先讓我看看太子殿下吧。」

皇后雖然心內焦急,可還是關切地問道,「可需要去換身衣裳?」

看着還只是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這濕噠噠的,可別傷了身體。

「無礙。」這裡暖和的不像話,陸遇寧倒沒感到冷。

「既如此,就麻煩神醫先看看宸兒,翠玉,去給神醫準備梳洗之物。」

「是,娘娘。」翠玉領命下去。

皇后領着陸遇寧向裡間走去,床榻外的帷幔緩緩掀開。

這下子,陸遇寧也終於看清了傳聞中龍章鳳姿的太子殿下的真面目。

榻上之人有着一張堪稱鬼斧神工的精緻臉龐,鼻樑高挺,面色帶着久病的蒼白,脆弱如同琉璃,卻無法掩蓋身上的尊貴氣質,那無血色的薄唇,更是讓俊美中夾雜着憑空而生的保護欲,讓人情不自禁去呵護他……

呵護……?

陸遇寧陡然回神,她肯定是被可兒帶魔怔了,男色禍人。

她走近,正打算坐下來,突然看了看床上不染纖塵的俊美太子,和在泥地里打過滾的狼狽自己,輕輕擰了擰眉。

這坐在他身側,怎麼有種玷污美男子的錯覺。

看着她凝重的面色,皇后心裏小一咯噔,「神醫,可是有何處不妥?」

二皇子也踮腳緊張道,「是不是皇兄……」

昭錦帝雖然沒說話,可緊皺的眉頭也彰顯着他的擔憂。

「無事。」

陸遇寧看着幾人的神色頗為感慨,說是天家父子無真情,看來也不盡然。

她輕輕坐在床側,將手搭在謝昶宸的手腕上,隨即眼眸微閃。

嗯?

好涼。

寢殿內炭火燒的極旺,可這太子卻冰得不像活人。

陸遇寧隨意地擼起袖子,伸出帶着泥污的手,解開謝昶宸的衣領,白皙的胸膛處遍布黑紫的網狀紋路,已向心脈處侵襲大半,襯得他俊美的面容格外妖冶。

居然是「九幽噬魂」,怪不得……

她看診的時候,一家四口都屏息凝神,生怕驚擾了什麼。

片刻後,二皇子忍不住小小聲問道,「神醫,皇兄如何?」

陸遇寧收回手,「我相信御醫們已經儘力了,太子殿下的毒自胎體而來,能撐到現在已是不易,再晚一刻的確神仙難救。」

聞言,皇后臉色煞白,身子搖搖欲墜,昭錦帝急忙將她攬進懷中,「錦兒……」

她美眸垂淚,「都是我的錯,如果當初沒有……」

昭錦帝打斷她,語氣沉重,「不,這都是朕的責任,是朕的疏忽,才讓你和宸兒受這麼大的罪……」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互相攬下責任,畫面是很深情,不過陸遇寧有些頭大。

「額……陛下,娘娘,其實有我在,太子殿下性命無虞,不必如此擔憂。」

「真的?!」

皇后、昭錦帝、二皇子、公主四人異口同聲,難掩興奮之情。

「自然,神醫谷之人從不說謊。」

皇后極力壓下心中的激動,「那需要準備些什麼嗎?」

陸遇寧沉吟,「先打一盆水來吧。」

「去準備。」

「是。」嚴總管動作迅速,很快就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盆清水進來。

陸遇寧簡單地凈了下手,正準備拿東西時,突然頓了下,「陛下,娘娘,麻煩各位稍微退後一點。」

眾人不明所以,可還是聽話地往後退了幾步。

下一瞬,幾人就見到她的脖頸處鑽出一條體色斑斕的小蛇,周身閃爍着炫彩之光,三角蛇頭有條金色條紋若隱若現。

昭錦帝眼眸閃過一抹深色,高大身軀將妻女遮擋大半。

果然是神醫毒仙,此蛇絕非凡物。

小蛇緩緩盤踞在她的肩頭,蛇頭高高揚起,金色眸子里充斥着獸類的冷血。

陸遇寧一把將它薅在手中,「小金,幹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