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限冒險世界第5章 被上了一課在線免費閱讀

無限冒險世界第 6章 魔術貓在線免費閱讀

「哎呦呦,疼!」斬咿咿呀呀的叫着,醫生正給斬的身上上着酒精消毒,斬使勁的抓着旁邊的床單,就像生孩子一樣,難受極了

春日看着疼得跟個狗似的斬,噗噗嗤嗤的笑着,然後隨後春日的傷口也被消毒,春日直接一滴不爭氣的淚水留了下來,然後整張臉乍一看像鬼面,細看猙獰血條還閃現,臉上都成痛苦面具了

斬也不疼了,反過來嘲笑,沒想到醫生繼續關愛斬…兩人一陣包紮,斬掙來的錢都給醫藥費了,自己胸前還有一道大刀傷

出來之後,跟春日告別的時候到了。「小弟,下次見面的時候,希望你能像我當上獨當一面的劍士了,對了,告訴我個名字吧,我想記住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韋……咳咳,是這個」斬直接給春日展示自己的面板

「好的,隴斬,後會有期」春日的身影離去,斬慶幸他終於走了

告別春日後,買了身新衣服穿上,之前破破爛爛的衣服直接就給路邊的流浪漢了,流浪漢收到後樂呵呵的,斬也很滿足,結果流浪漢跳起來就給斬一個逼兜,然後邊跑邊罵「傻逼,大撒比……」

斬「…………………」

捂住被打疼的臉,斬無奈搖搖頭,整理整理衣服,準備返回,但是突然感覺少了些什麼…難道…靠,玩偶沒辣!不玩啦!

於是直接撒開步子就往昨天戰鬥的地方跑去,氣喘呼呼的到了,結果除了昨天留下的血跡就現場什麼都沒有了,這可怎麼辦呢 ?不會是薇君撿走了吧!都被繩子拴住了,應該是

邁開步子去薇君家,雖然知道這種情況去必然被打,但玩偶就是命啊,絕對不能丟!就算打死我,我也要玩偶

剛到薇君家,就看到曉月也在往這邊走,斬直接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直接衝到曉月那裡,曉月看斬又出現了,還衝向自己,直接就要一腳,斬趕忙後退

「別誤會,這位小姐,我只是想問問我的那個玩偶去哪了,我真的很需要那個玩偶」斬一臉渴求對着曉月說,雖然曉月一點也不相信斬,但看那真誠的眼神只能嘆了口氣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昨天你們走後,薇君送唐人去醫院了,我則回收繩子,等我找到的時候只有被解開的繩子,那個套住的玩偶好像就沒了一樣」曉月的臉上的表情並不像說謊,看來還是沒了

「不過我有痕迹追蹤我試試吧,說不定可以追到拿到玩偶的人」曉月話鋒一轉隨即說道

「啊!真的嗎?那拜託你了」

曉月拿出破損的繩索,然後摸了摸,然後直接消失在了斬的眼前,看來這個能力也是很厲害啊!直接追蹤啊!不一會曉月傳送過來

「我到了那裡,是這裡的冒險者協會門口,裏面的人太多,我無法過度追蹤,我把位置給你吧!」曉月然後拿出地圖畫了個然後交給斬

「好」

斬告別曉月往冒險者協會走去,一路上暢通無阻。來到門口,和西鎮的冒險者協會差不多,於是走了進去,裏面都是些冒險者在座談

斬的目光打量在每個人的身上,可是沒有一個可疑的人,這怎麼辦呢?難道是痕迹追蹤錯了?正思考着,一個東西從上面掉了下來,當看清後斬不禁驚訝起來

龍頭玩偶大大的眼睛和斬不知所措的眼睛對在一塊,然後就在這延遲之際,一個黑色鉤繩快速飛下,然後捲住玩偶,隨後玩偶被帶了上去

抬頭望去,只見在二樓圍欄旁坐着一個穿着現代服飾的人,和春日那種布匹襯衣不同,斬一眼就能認出來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看來…又是和斬,賈赫他們穿越而來的。

此刻他正在上面擺弄着玩偶,斬越看越氣,竟然還捏龍頭的小臉!不行忍不了了,斬直接衝上二樓然後就要衝向那個人,但自己也不傻,想到對方能用出繩索,必然是有些許實力的

於是稍稍冷靜一下,然後慢慢走過去,走近一看,這個人看起來有着一頭長髮,還是個女的,斬打算不用強的,慢慢交流

「內個,這位小姐,我想問你一件事?」斬禮貌的開口

那人朝斬看了一眼,斬沒看清他的臉,視角問題加上他的頭髮擋住了「說吧,你想問些什麼?」

斬在他對面坐下,盯着他說「是本地嗎?」

斬看清了他的臉,長相有些冷,看着就生人勿近的樣子,有種錯覺怎麼和龍頭差長的有些像…

「什麼本地…我知道了…換一個地方談…」她明白了斬的意思,斬跟着她來到一家餐館坐下,象徵似的隨便點了幾個菜,開始聊了起來

「你也是從別的地方穿越而來的?」她發問道

「是的,我從一個叫T市的地方來的,我途中也碰到過從別的地方來的人」

「我從天空之鎮來的,我也是不知道怎麼就過來了,然後發現了冒險者協會,就在那裡坐下」她冷冷的說,斬感到她有些警覺性

「天空之鎮啊,我也遇到過來自那裡的人,他們好像是大學生,不過因為遊戲名的原因,我無法跟你描述他們」

「嗯,我想你也想到了,這個世界貌似是多個宇宙的碰撞混合在一起的,比如我們的語言就可以證明,那我猜你那裡的國家是不是也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是,那如果這樣的話,可能我們的宇宙都是相同的,就是有些國家名稱不同罷了,某種意義上,我們也是一個國家的人」

「對,不過這個世界經過我的觀察,排除了碰撞進來的是平行宇宙的想法,這個世界是實名登記,還有這個世界死亡是終極,如果那樣的話多個「你」是無法實名的,如果實名了,多個名稱的「你」那麼,這裡的本地人怎麼看?這個世界登錄進來的肯定是獨一無二的,當然不排除其他打破世界規則的能力」

她說完這一大段話後,拿起身旁的玩偶捏了起來,斬雖然不爽但是還是忍住了,畢竟她的話很有說服力,應該是一個思路清晰的人,看來先前的提防是對的

「嗯,我找你其實不止認出我們這些外來人的事,其實就是那個玩偶……」斬伸手指了指她正捏着的玩偶。「那個玩偶是我帶來的,我一直尋找,湊巧找到了你,請你還給我吧」

「哦?沒想到是你的,其實我撿這個玩偶是因為她長的很像我的妹妹,她也來到這個世界了,不過我暫時沒找到她…既然是你的還給你吧」她遞給斬玩偶,斬接過捏了捏放在旁邊

「唉,我也理解這種心情,祝你能找到妹妹」斬已經漠然把她當成好人,殊不知單純的斬要被上了第一課

「菜,都涼了,你快吃吧,我想你還沒吃飯吧,我做了點任務,有點錢,請你了…」她淡然說道

斬一想到自己的的錢都花治病上了,就想哭,但是耐不住飢餓,大口大口的吃着菜,對面的她看斬吃的這麼狼吞虎咽,給斬叫了一杯水

「慢慢喝,別噎着」她把水遞過來,很是關懷的語氣,但是斬聽出了一絲不對勁

端起來就喝了,然後繼續吃,又吃了幾口,感覺有點頭暈,難道是自己吃撐暈了?不對吧,抬頭看看她,突然看她沖自己笑着,然後就聽到了她張嘴要說話,斬的眼睛已經要閉上了,不好中計了!從她的嘴型看出來是「快睡吧…」

斬倒在了桌子之上,一陣睡眠之後,是下午了,起身,看到店家已經給自己放到後廚的床上躺着了。斬掙扎着起身,看看龍頭玩偶到底丟沒丟

還好沒丟,這可是命啊!但是斬發現玩偶上面的礦工帽沒了,那代表鑽石也沒了…靠!這個賤人!就知道騙我!問題肯定出在水上!

斬正要無能狂怒呢,手中的玩偶後面掉下一封信,斬消了一點氣,撕開信閱讀着

:對不起,雖然你看起來不是壞人,但是在陌生的世界我無法相信任何人,只能那樣做了,如果之後你還能遇到我,那我肯定會誠懇道歉的,你的鑽石我收下了,這個東西對我有很大的用途,我知道你肯定很生氣,但是我給你留了一些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東西,足夠你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你確實很單純,但是我要提醒你單純在陌生的世界是被扼殺的關鍵 署名:……

斬看到之後不知道是難受還是生氣,反正就是越想越不對勁,但是自己也是夠純,被人騙了鑽石!看來以後要警覺一些了,看看留給我一些什麼了吧

一些這個世界的貨幣,足夠花一段時間的數量。還有兩張寫着爆炸的符紙,看來應該是爆炸符,還有一個捲軸,斬用手划去捲軸上面的保護層,捲軸的內容呈現在斬的面前

出現了提示框,「恭喜玩家疾•隴斬,使用未知捲軸覺醒能力,換字術,在別人發動技能的時候可以換掉對方技能的一個字,改為一個合理的字,從而改變其技能,目前扣字術等級為LV1級,最高可升級至五級,無法覺醒,所屬秘卷群組,規則系。無法對特殊技能產生作用」

「這…為什麼感覺有些作用,又沒有些作用的牛馬技能?」

不管了,有了技能在手自然底氣足了,她已經付完了飯錢,斬出了餐館,在道路上自信的站着,想着下一步要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