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限冒險世界第4章 好兄弟,你可以和我一起當變態了…在線免費閱讀

無限冒險世界第5章 被上了一課在線免費閱讀

斬有些慌張,但聽到裏面傳出了薇君的聲音。「誰啊,曉月,你逮住那個惡作劇的人了?」伴隨着往這邊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嗯,快來吧,薇君,你快來看看這個惡作劇的人是誰!」曉月回答薇君

斬此時不敢亂動,任務是引出薇君,現在薇君要出來了,一會春日可能採取不知道什麼措施要帶走薇君,現在自己的任務就是不讓其他人阻礙他,等他帶走薇君之後,就沒自己事了,畢竟都會追他了

斬聽到一個尖銳的口哨,隨即知道指示來了,但不知道什麼意思,應該是趕緊阻攔曉月,於是直接一撲,抱住曉月的腰就往牆上撞。「哎,你………」曉月也是驚慌起來

然後曉月直接攻擊斬的腦袋,斬疼痛的鬆開了手,曉月隨即把斬蹬倒,然後就是一下一下踹着,斬捂住頭部防禦着,曉月的注意力全被斬吸引了

「叫你耍流氓,叫你惡作劇」曉月邊念叨邊踹着。而此時春日一道身影直接進入了房子,剛到門口的薇君還沒反應,就被春日捂住嘴巴,抱着就逃走了,此時曉月還沒注意到

過了一小會,曉月剛想回頭跟薇君說話,發現薇君沒過來,喊了幾聲後,結合種種情況,八成也知道怎麼了,於是直接給斬再來一腳,就用痕迹追蹤消失了

斬起身拍拍灰,剛要走,後背就被人抓住衣服,斬連忙回頭,那人直接給斬腦袋上套上麻袋,然後給斬全身捆起來,就好像被背在他身上了

斬在那人身後就感覺一陣顛簸,顛簸的自己頭暈眼花的,這不會就是那個唐人了吧!現在自己只能聽天由命,看來他也追春日了

一陣路程之後,斬感覺他停了下來,然後就是被扔在地上,轉而就是刀劍碰撞的聲音,斬趕緊扭動着逃跑,雖然看不見,但感覺情況很危險

「我說,你個臭不要臉的,為什麼都阻止我和薇君,你又不是她男友,你就是噁心的男閨蜜吧!」是春日的聲音充滿了調侃

刀劍繼續碰撞,「你個變態,薇君都說了,不想跟你一起,你還糾纏不清,還污衊我,我和她只是朋友!」唐人那一聽就是帥哥的嗓音,讓斬都有些佩服

「呵,我不信,憑你這張臉,不知騙了多少人了!」

「你個死變態,還在胡說八道,我今天就殺了你信不信!」

對話結束,就是激烈的打鬥,斬也爬不出去多遠,許久就被人拎起來扔到一邊,看來還是沒逃過啊…

斬頭上的麻袋被摘下,斬也看清了面前的人的樣貌,薇君正依靠在唐人身上,那個唐人冷着臉看着斬,斬看旁邊,是被砍倒的春日,此時正被曉月綁着

「兩個變態,你們到底要幹什麼!」薇君大聲呵斥着

「不是,我真的………不是……」斬試圖狡辯

但是身上的繩子被鬆開,然後就有人把自己往後拉,拉到一段小距離。「好兄弟,看來這次你真的要和我一起當變態了!」春日的聲音傳來,斬起身看着這個渾身是傷的春日衝著自己笑着說道,狼狽的臉實在令人看的哭笑不得

春日給了斬一把短劍,他則舉着他那把長劍。「小弟,現在咱倆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這是不可避免的一戰,來吧!」

斬此時看着春日情不自禁的留下了淚,春日看到後點了點頭,然後同時目光堅定的看着斬。斬心裏想的是,你要玩生死局別拉上我啊,你個出生,真是禍害人,跟了你倒八輩子血霉

春日直接提劍就上,斬也想跑,但是對方有痕迹追蹤,跑不了了,硬着頭皮上吧,斬真的怕死。春日的劍和唐人的雙劍交合在一起,力量沒有什麼差異

斬也拿劍打算圍攻,卻被薇君一腳踹飛,手中的劍也脫落,隨即曉月就要繩索套上來,斬直接做出了違背祖宗的決定,把腰間的玩偶一扔,那個繩索套住了玩偶,斬隨即上去撿起劍

雖然自己是生活在法治社會的人,沒有動過真刀真槍,但是生死關頭,沒辦法猶豫,於是去幫春日,唐人的雙刀越打越快,春日完全招架不下來,斬直接背後偷襲,沒想到被唐人回身一劍砍到

斬看着身上的一道刀傷,頭腦瞬間暈了起來,開始噁心頭疼,漸漸眼底要一黑,但是理智告訴他,絕對不能在這裡倒下,勉強爬起來,剛要拿劍,劍就被薇君狠狠踩住

薇君從上至下輕蔑的看着斬,斬心想也要完了,隨着傷口的不斷滲血,斬開始躺在地上,只能扭頭看着春日

春日或許是斬剛才給打出了個破綻,漸漸招架起來,但是曉月也去助攻了,隨着曉月漸漸接近春日,斬也意識到要完了,草!不講武德了,我要活!

直接雙腿一使勁,使全身往前滑動一段距離,然後直接死死抱住薇君的雙腿,然後歪身用勁,直接使薇君失去平衡,薇君直接就要倒下,唐人不出所料直接瞬閃過來,接住薇君,隨即把斬踢走

此時的畫面,唐人正摟住要倒下的薇君,兩人的眼神對着,好像就是我來晚了之類的云云,反正斬站春日這邊,看的也是一陣無語,自己還被踹了一腳,徹底失去抵抗能力了,自己那刀傷實在是疼,砍的也是很深了

春日有了機會,直接把偷襲的曉月拿劍背敲她胳膊,使曉月捂住被打疼的胳膊,怨恨的看着所有人。「喂,唐人,你只管薇君,不管我了嗎?」

「對不起,曉月,我看薇君有危險,我必須先救她,如果有下次,會是你的」唐人一臉正經的對着曉月說,此時的薇君崇拜極了,而曉月看透了什麼似的,也有些悄悄的心理變化

春日直接拿出一個秘卷,然後扔到空中,秘卷隨着風緩緩消散。「來吧,唐人再來最後一回合吧!你我的助攻夥伴都無法騷擾了,實打實的來打吧,輸者死!」

唐人更加鄙夷的看着春日,把薇君安頓好後,拿起劍就上陣了。「小唐加油,打死那個死變態」

唐人雙劍直接交錯,然後上前就要砍去,春日早有預料,往唐人身旁扔出一個飛刀,唐人很輕鬆躲過,隨即要繼續攻擊,春日突然自信一笑,讓所有人詫異了,這是等死嗎?春日放下正要接招的劍,看着唐人,隨着唐人越來越近

唐人雙刀齊下,春日直接消失,唐人撲空,陣腳直接亂了,隨即尋找春日的蹤跡。「小唐,後面」薇君的大喊提示了唐人

唐人雖然反應過來,但是不幸,還是被春日砍中了後背,唐人有些慌張,春日一劍接一劍,砍飛了他手中的一劍,唐人忙要找出節奏,直接後跳,一個大橫劈,春日直接往他腳邊扔出一個飛刀

春日剛才就是憑藉這個飛刀實現瞬移,看來春日神藏不露,沒想到藏了這麼一招,唐人橫劈不出所料撲空,春日直接瞬身在他身邊,一劍穿刺了他的身體,然後拔出劍,鮮血淋漓的劍嘀嗒着血水,唐人還想反擊,春日在他身上又一刺,唐人倒下了,手中的劍也掉落在了地上

春日贏了,斬雖然失去行動但還是為他感到興奮!春日嘆息了一聲,甩了一下劍,將上面的血水甩乾淨,然後收進刀鞘

春日走過唐人的倒下身體,然後走向已經癱坐在地上的薇君,薇君此時正在嗚嗚的哭着,雙手捂住臉,淚水順着他的手掌滴在地上然後消散

春日突然回頭看向正注視着一切的曉月,問道「你不最後的幫忙嗎?不阻止了?」話語沒了平常的狂傲,很是鎮定嚴肅的說道

曉月看了看唐人的屍體和薇君笑了笑「事到如今,我做什麼都是無畏的抵抗了,小薇,對不起,我無能為力了」

春日走到薇君的身前,伸手就要扶起薇君「跟我走吧!薇君,我贏了……」

薇君一把甩開他伸出的手,然後站起身直接給了春日一巴掌「春日,我告訴你,就算你打贏了唐人,我也不會跟你走的,你就是個變態,壞人!我就沒想過跟你走,死變態快滾!」薇君隨即哭哭啼啼,走向唐人的屍體,給唐人的身體綁上繃帶

春日笑了笑,明白了,也許是釋懷了罷。走過斬這來,把斬抗起「你小子真夠重了,還靜添亂!」隨後走向醫院

「六,不是我創造的機會嘛!」斬爭論起來

「哈哈哈,好好,小弟我認可你了,不過從今天起大哥我就狼藉天涯了,就要分開了…」

「啊,你真死心了…」斬已經知道春日想的什麼了,但還是客套的問問

「嗯…死心了,唉,你還受傷了,按理說跟我這種劍神應該無傷速通的…」春日還在自顧自地說著大話

「喂,大哥,那個扔刀閃現的是個什麼技能,沒想到那麼厲害!」

「那個啊,我從飛雷神門學來的最基礎的小招,還是那個唐人是個渣渣,這都弄不死我春日,不對,我讓他了,他才勉強傷我」

春日說著大話扛着斬在月光中越走越遠,路邊的燈光照耀下的影子,映出了一個真正劍士的身影,或許在他被拒絕的那一刻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劍士吧!雖然他也從某些方面不是一個好人,但是他從斬的立場來看,是個男人,徹底成熟的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