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限冒險世界第0章 一代腦缺的隕落在線免費閱讀

無限冒險世界第1章 去吧!貓耳龍頭在線免費閱讀

「近日在華北地區迎來大規模的降雨,請各位居民做好防範,謹防暴雨侵襲…………」電視正在播放着天氣預報

一代腦缺此時正躺在地上抱着剛大出血買來的最新少女動漫《龍頭喵喵的奇妙冒險》的龍頭喵喵限定玩偶

「嘿嘿,我的龍頭…龍頭嘿嘿!」腦缺絲毫沒聽到電視里那加急的通告,邊做着美夢邊死死勒住懷中的玩偶,生怕它會跑了似的。無辜的玩偶被這個人弄得死去活來

「距磚家統計預計將來的一周內如果持續降雨,可能會導致大規模的水泛濫,可能是幾十年來最為兇猛的最為…………」

外面的暴雨越來越大,狂風怒號,像毀滅性的災禍一樣。風夾雜着雨拍打着窗戶,像橫衝直撞的猛獸,要突破進來一樣,讓人看了不禁戰慄。而腦缺…

「龍頭嘿嘿…喵喵!我的龍頭!I love you!」

電視唰的一下短路了,屋內的燈也熄滅了,整個大廳暗暗的。腦缺感覺到了光感缺失,起身抱着玩偶,迷迷瞪瞪的走向卧室

「乖,龍頭,跟我去床上睡!…嘿嘿」

路過窗戶,腦缺的耳朵開了靜音一樣,還不忘把窗帘拉上,而外面早已水淹街道,眾人在那「木筏求生」

來到卧室,腦缺一下子趴在上面,抱着玩偶睡了起來,似乎一切外界的打擾,都被他自動隔絕了。他終於能舒舒服服睡個「好覺」了

…………

「我是消防救援隊二隊,重複,我是消防救援隊二隊,我現在正在佳源小區這裡進行洪澇營救,目前情況不太樂觀,我需要總部…………」

水流湍急,救生筏快速的後退,旁邊的路牌打掉了隊長的對講機

「可惡!現在繼續營救,總部那裡暫時不會來了,我們要自力更生了!」

「是!」

…………

這更像是一場災難,華北從來沒有發過這麼大的水,且水位伴隨着暴雨不斷上升,各種呼朋喚友的聲音回蕩在樓體之間,但也漸漸淹沒在大水之中

水位很快的上升,已經差不多到了一樓的水平了,現在是一片嘈雜,整個城市快要被淹沒了,這裡地勢較低,所以導致水泄不通

而腦缺…依然在做着他的美夢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腦缺那時尚的手機鈴聲響了,來電人是「坤影忍者」。雷打不動的,我們的腦缺還在熟睡

此刻門外一個焦急的人,正一遍遍的撥着電話,眼看打不通,轉頭一看樓道不斷漫上來的水,那人一腳把門給悶開了

「疾風!你快出來,水上來了!要淹死人了!」一邊焦急的大喊,一邊跑向卧室

我叫疾風,一個名字很颯的人,就在一分鐘前,我還在睡夢中正追着我最喜歡的動漫角色貓耳龍頭,她跑我追,她越快我越興奮,但是…美夢都被一個叫洛小忍的混蛋打破了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不由分說打在我們的疾風臉上,緊接着又是一個

洛小忍此刻顧不上那麼多了,已經有水漫進房間了,再加上自己比疾風體型小點,自然背不住疾風,雖然疾風也不那麼壯,奈何自己就170(161)

洛小忍越扇越起勁,貌似還帶着點私人恩怨…一隻手猛然抓住了小忍的手,止住了即將要扇下來的逼兜

「死忍者別扇了,又怎麼了?是想找我去玩你新的紙牌遊戲,還是一塊去打工啊!」疾風被如此激烈的方式打斷美夢,自然有些不爽

「別瞎說了,疾風,來不及解釋了,你看外面!」

小忍一把拉開窗帘,疾風看到了已經幾乎要抹平一切的水位,直接從床上跳起來,一把小忍扔在自己背後,就趟着水飛奔而出

突然又折返回來,拿起床上的龍頭玩偶,然後繼續跑

「喂,死忍者,怎麼現在才告訴我啊!你是不是看番過頭了,想着體驗一把生死逃亡?新的番劇唄!」疾風直接捲起來了

「還不是你個傻子,我給你打了多少電話了!你也不看看!」小忍回饋道

「等等我手機呢?」

「別拿了快跑吧!」

疾風一看都七樓了,水都淹到五樓了,早已淹沒自己的樓層了,只能更加拚命的跑,樓層一層一層加着

…轉眼來到了12層

「我艹,累死我了!」疾風扶着牆大口喘着粗氣,旁邊的小忍已經趟在那了

小忍往旁邊下面一看,測算一下距離,覺得水用不了十分鐘就能上來了,但這種情況也無可奈何,突然他有了一個好點子,一個有億點點邪惡的點子

「喂,疾風,你這娃娃我看你很喜歡呢」小忍裝成一無所知的問疾風

「可不是唄,我攢了半個月呢!你問這個幹嘛!」疾風喘着粗氣說道

「你知道什麼叫激勵嗎?」小忍賣着關子說道

「什麼?」疾風聽的一臉疑惑

小忍人狠話不多,直接一下子把身上的卡包和玩偶捆在一起,然後使勁往上一拋,玩偶直接落到了14層那裡

「我!!!………」疾風頓時兩眼通紅,像打了針亢奮一樣,直接就要蓄力猛衝,直接開啟了人體潛能

小忍則趁機跳到疾風背上,免費享受着爬樓機器,疾風爬的很快,幾乎聽不到腳步聲,就到了14層,也就是天台。然後一把甩下背上的小忍,心疼的抱住玩偶,然後傻樂

小忍則打開天台的門,招呼疾風快上來,整棟樓也就疾風傻了吧唧的不走了,應該發現不對勁的都早走了,疾風這個腦缺!

疾風來到天台,來到邊上,扶着牆邊看着下面的濤濤洪水,這才意識到自己晚一步就和死神喝茶了

「現在你知道了吧!你都差點死了!」小忍沒好氣的說道

疾風和小忍兩人聊了一下現在的情況,不明所以的疾風了解了一些狀況。但也是無奈的嘆氣,把娃娃放到一邊,自己則無奈的望着天空,滴滴答答的雨點打在身上,一種豁達或是一種來自於無可奈何的流放。

「疾風,認識你,我也足夠了,雖然你經常欺負我,經常坑我,經常逗我……但是你這個兄弟總是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幫我,現在如今災難來了,我們是如此渺小,如果沒有獲救的可能,那麼你我兄弟二人玩上最後一次的紙牌遊戲吧!」小忍掏出了隨身攜帶的紙牌

「哎呀,你還是沉迷紙牌啊,遺言說完了,還搶了些我的詞,算了,兄弟的話都在不言中,來吧!最後一把牌了!」

狂風暴雨中,兩人打出的牌,打出一張,少一張,你來我往的出着牌,輸贏已經不重要了,似乎已經要迎來了結局,當水漫到天台上的時候,兩人直接站起來出牌,當牌出手即被風吹走

當水漫到膝蓋的時候,兩人依然不慌,繼續我行我素的出着牌,伴隨着牌一張張減少,貌似兩人也迎來了終極

「喂,我還有兩張牌哦,你就五張牌了小忍,不過我可以兩張牌組合給你來一個必殺!看我的黑龍騎士!」疾風有些激情的說道

「呵,我直接黑暗五騎士,出來吧!黑騎士王!」小忍手中的牌,剛拿出來就被刮跑了

「哈哈哈,我們都沒牌了,算上血量,你輸了!」

此刻天台上的是兩個腦缺,而不是一個。水很快漫到了腰部,兩人依然樂此不疲

「哈哈,我還有最後一張藏牌,那就是…那就是…那是什麼?!」小忍發現了什麼,手中要掏牌的動作慢了一步,轉而指向遠方

只見遠方撕裂了一個漩渦,像在中間開了一道傳送門,那裡吸附着周邊的一切,很強的吸力在拉攏着所有。那些洪水也被吸了進去,疾風和小忍也被那吸力往那裡吸

疾風趕忙抓住旁邊的旗杆,但身體還在被拖拽向那道奇怪的傳送門。疾風突然看到眼前一個東西也被吸了過去,當和那個東西對上眼…

萌萌的貓耳龍頭玩偶大大的眼和疾風那驚恐的眼一對上,疾風也不抓了索性直接不抓了,直接抱住玩偶。玩偶身旁死,做鬼也風流

正要赴死的時候,一個繩套直接套在疾風的脖子上,然後疾風就被狠狠勒住,疾風只能一手抱着玩偶一手抓着繩套,防止自己被勒死

「洛……小……忍,我………日你親娘!」迷糊不清的話語但也依然能聽到絕望的聲音

「死疾風,我不抓着你,你早死了!還在乎那破玩偶,我呸!」

傳送門依然在瘋狂的吸附着,很快小忍抓住的鐵杆也斷了,和疾風一起砸在一起,兩人直接砸向了另一棟樓

「哎呦,疼死我了!」

「………………」

「疾風!疾風!!你怎麼了?!」

疾風此時都口吐白沫了,快要被小忍折騰死了,現在已經不省人事,但還是死死的抱着玩偶

「這腦缺,都這樣了,還放不下那玩偶,什麼龍頭龍頭的,有那麼好嗎?比什麼大寶差遠了!」小忍也沒時間吐槽,自己身上斷了幾根骨頭,行動都困難,這裡雖然是個大樓的背面,但也挺不了多長時間

「一時半會,應該塌不了吧!」小忍感嘆道

話音剛落,倚着的大樓直接踏了,疾風和小忍被無情的吸附進去,伴隨着浩大的水流與雜碎的石塊和各種雜物,陷入了一段悠長的旅行

疾風這時醒來了,感覺一陣窒息,再一看,自己和小忍已經在一個黑的通道內順着水流前進着,自己看着旁邊暈厥的小忍,和環中的玩偶,再死死的摟住了一番,閉上了眼睛

「難道…我一代梟雄最無敵的神王就隕落於此了嗎?我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