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限冒險世界第7章 縱火者在線免費閱讀

無限冒險世界第8章 幻術在線免費閱讀

眼瞅着保命的東西沒了,斬直接拉着半鬼就要狂奔,半鬼就這樣被拖着跑,後面的人直接就開始追了

現在黑兔面具在對面手上,自己手上還有個換字術,也不是什麼攻擊性技能,況且兩個人不可能打過拿着真刀的一群人,三十六計跑為上策

斬和半鬼跑到了又一個路口,前面突然出現一個人阻攔,正是那天要拿捲軸的那個,他雖然胳膊上纏了點繃帶,但他拿着把長劍依然能有着殺傷力,斬見狀連忙拉着半鬼停下來

他笑呵呵看着眼前的兩人「跑啊,怎麼不跑了,跑啊」

斬和半鬼也是前有狼後有虎的,不敢進退,只見那個人從懷裡拿出一瓶東西,斬上次在洞穴里見過,好像喝了這個有增益之類的

斬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面板

「是否要發動技能換字術?」

看到之後,斬迅速的思考了起來,既然那瓶增益的東西屬於技能之類的云云,那麼肯定要阻止他發動!斬這麼一想,面板直接消失了,周圍靜止起來了

轉而代之的是另一個面板出現在斬的面前。這就是發動技能之後的效果?斬還沒想太多就發現無法思考了,看來這個靜止空間限制了思考(技能發動期間只能思考關於技能的事情)

眼前的面板上寫着技能的名字(神奇酸奶),還寫着要換掉哪一個字?

嗯,要換掉讓對面折損最大的字,一番琢磨後,直接選定了「奇」這個字,心意一確定,周圍開始正常起來

那個人哈哈大笑,沒注意到那酸奶已經被改變了,擰開蓋子就往嘴裏倒。此刻後面的紅髮男發現了什麼似的就大聲喊道「別喝!」但為時已晚。看來這個紅髮男不簡單

那個人直接喝下了酸奶,然後拿起劍殺氣飄飄的看着這兩人,彷彿此刻的斬和半鬼成了案板上的羔羊

那人剛走出一步,斬和半鬼嚇的後退一步。不對啊,沒起作用?還是換了一個使技能更nb的字?

那人突然朝這邊笑了起來,斬也是害怕起來,這太嚇人了。沒想到那人直接把刀一扔,然後脫掉自己的褲子,兩隻手上揚拍起手來,邊拍邊說道「你拍一,我拍一,駱駝喜歡阿凡提,你拍二,我拍二,明天就要下榴彈………」

斬瞬間明白起來了,這莫不是改成了「神經酸奶」?來不及多想,斬帶着半鬼,趕緊在這個神經旁邊跑了過去,直接就逃之夭夭,後面的人沒追上,應該是控制那個神經病了吧

好不容易躲過一劫,但也是損失慘重,幸虧自己的技能保住了自己一命,人活着就是萬幸了

「斬,為什麼那個人喝完東西就瘋了?他是不是腦缺啊?」半鬼也是疑問道

「不知道,可能是他想回歸童年吧…」斬敷衍道,不想透露關於自己技能的事

「哦,原來童年的遺憾真就是壓倒人的最後一根鋼筋啊」半鬼說的前不着天后不着地

斬怕他別說的離譜了,就提議去冒險者協會看看說不定他們已經來了呢!

剛進裏面,失望的是人還沒有來,看來是白期待了,但是客服卻把兩人招過去,遞給兩人一封信

:信已收到,看到後請到西鎮光頭李木材廠,脆脆鯊出事了,我力不足,只好先回來想找你們幫助,看到了你們的信所以給你們留下了這封信,速來!

署名:賈赫

不好了,一事接上一事,現在又出事了,斬現在先把半鬼送回旅館,讓半鬼先在這裡等着,勸了好久,半鬼才決定等着斬

斬打算獨自解決這件事,現在錢被那畜牲貓搶了一半,剩下的錢還有2000左右(那個女人一開始給了自己4500),都怪那傻貓

斬去武器店打算挑把武器,經過一番琢磨,看中了一把1200的精緻鐵劍,這個比一般鐵劍較為耐久鋒利,斬把他背在身後,然後去客服那裡要了地圖,雖後就踏上去木材廠的路。走在路上斬知道必須有所武裝才對,雖然自己沒有殺雞的勇氣,但是絕不能任人宰割

木材廠離鎮子不算遠,走了十幾分鐘的路,到了光頭李木材廠,這個木材廠怎麼有股熟悉的感覺

剛到門口還沒進去,裏面就跑出來幾個身上滿是黑灰的工人,兩人都背着一些燒焦的木頭,跑了出來,將木頭扔在一邊,斬有些納悶

進去後,裏面的人個個灰頭土臉的,都在四處奔跑忙活着

斬拉住了一個正在搬燒焦木頭的工人詢問到「大哥,裏面出什麼事了,怎麼你們人人都跟火堆里打滾了似的」

「裏面燒了一場大火,雖然及時滅了,但是有人困在木材倉庫里了!」

斬心想原來就是這件事,看來脆脆鯊被困了,作為一直出生入死的兄弟,斬不想讓他出什麼事,於是一路跟着進出的人群,找到了出事的地方

這個木材倉庫門口被很多燒成焦炭的木頭擋住了,工人們正在把這些燒焦的木頭搬走以便營救裏面的人

斬在人群里發現了幫忙的賈赫,連忙上前招呼着「喂喂,赫子,我來了」

賈赫也認出了賈赫,抹了一下臉上的灰,然後說道「本來我和脆脆鯊搬東西搬的好好的,沒想到突然就着火了,這裡就塌了,脆脆鯊沒能及時出來就被困了」

「好,情況我了解了,我也幫忙」斬也幫忙搬着木頭,邊搬邊祈禱着脆脆鯊不要出事

斬搬着木頭將他送到外面,剛把木頭送到了外面,突然目光一撇,好似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但又不是特別熟悉,只是瞟了那個人一眼那人就消失了人群里

於是打算繼續搬木頭,剛到那堵塞的地方,就聽到有人大喊「不好了,又着火了」

人群跟着聲音去火災的地方,斬也打算跟着去,但是在一旁又瞅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斬越看越感到熟悉,於是就朝那個人方向偷偷摸了過去,湊近後偷偷躲在了一堆木頭後面偷偷看到

直覺告訴斬這個人有鬼。果然那個人看附近沒人,直接從手中噴出一團火焰點燃了旁邊的木頭,斬看到這個場景確定是他了,直接就追了上去

那個人也有察覺急忙就跑,斬直接就拚命的追,那個人應該覺得跑不過斬,直接回頭就要發動技能,斬於此同時出現了面板

「是否發動換字術?」斬不假思索直接確定

「技能的名字(火焰術),請問換掉哪個字?」斬直接選擇第二個字

那個人直接發動技能,沒想到直接召喚出了一隻火雞,給那個人嚇了一跳,剛要跑,斬瞅准機會,拿着腰間的劍,帶着劍鞘就砸了過去,那個人直接重心不穩倒地

斬趕忙追上,撿起劍,抽出劍,寒光四射,架在他的脖子上。「跑啊,還跑,你放火,你個壞蛋,讓我看看你是誰」

那個人也被嚇的不敢動了,斬把他頭上的安全帽摘下,然後抹掉了他臉上的黑灰,看到這張臉,斬震驚一下。這不就是脆脆鯊的同學小胖仔

斬從他身上起來,把刀收起來,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他拍拍身上的土,然後一臉不知所措的看着斬,似乎帶着一些慚愧

「對不起,疾風哥,我不應該殺人放火,可是我別無選擇啊!有個人他逼迫我,我不放火他就把我姐殺了,我真的是被逼上來的啊!」

斬看着平日里歡笑的小胖仔,今天竟然如此可憐,他跪在地上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道歉

斬自然不能寬容「胖仔,你知道嗎?洛小忍剛才就在那個木材廠里,他因為你困在了裏面,你如今道歉有什麼用!」

「真的對不起,疾風哥,我沒想到小忍也在裏面,不過我真的是被逼的,我姐還在他們手上」平日里經常和斬,小忍一起聚餐的好朋友,如今也走上了歪路,斬雖然無奈,但也無能為力

「行了,胖仔別道歉了,現在應該做的事是救他們出來!」

「好,疾風哥,指使我的那個人似乎有辦法,他好像有着空間轉移的能力,我姐就是瞬間轉移到他身邊的,咱們快去找他吧!」

「行,先把人救了,你再回去木材廠自首」

走在去找人的路上,胖仔不禁問道「疾風哥,沒想到你和小忍也過來了,看來那個大水上的傳送門是真的傳到另一個世界的路口」

「對,經過我幾天的觀察,很多其他世界的人也來了,姑且現在可以分為外來人和本地人,現在不管在這個世界看到誰也不足為奇」

「疾風哥,其實我那個技能只是想放點火嚇嚇你,你別在意,真不是想要傷害你,不過為什麼出了只火雞,我也是很詫異,難道是你的技能」

「我知道你的本心不是壞的,那個也不是我的技能拉,應該是你遭天譴了吧」

斬輕鬆的帥說著,打算安慰安慰他,胖仔還是有些沮喪的樣子

「疾風哥,既然是我遭天譴了,那你說,我做什麼才算好事?還是………我再做點惡也沒事?」

話音落下,一把短刀**了斬的身體,斬感到眼前一晃「胖仔……你……」

斬顫顫巍巍的後退,剛想握劍就被胖仔踹倒,胖仔陰笑的看着斬,步步逼近

「對不起了,疾風哥,為了我姐,我什麼都做的出來,真的對不起,他讓我滅口的,不能留活口的,疾風一路走好!」胖仔舉起手中的刀就要插向斬的心臟

就在快要插中的一瞬間,一個人出現踢飛了胖仔和胖仔纏鬥起來,斬越來越疼,這次的傷口好像撕開了上次沒好透的傷口,斬感覺血正不斷的從自己身體內流出,感覺快要死了…………

斬迷迷糊糊的看向正在打鬥的兩人,視線已經模糊看不清是誰救的自己了,看來自己真是命大,還是太容易相信人了,斬兩眼一黑,什麼都看不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