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鬼患、邪祀

第7章 屍佛

「鬧鬼!」

秦役腳步一頓,望着少女,臉上有些訝然。

被他這麼一看,少女臉頰微微發燙,正想要開口道明原委,驢背上的那老漢卻是搶先答道:

「回道長的話,的確是鬧鬼,而且不止是一個村子。」

秦役來到這方世界一年,小妖倒是見過兩三隻,無非是什麼黃皮子或者狗妖狼妖之類的,卻從未見過鬼物,當即來了興緻。

「來你且和我仔細說說這鬼患,對了,還不知老丈姓名。」

「小老兒姓魏,村裡人都叫我魏老狗,我這女娃還未有名字,我父女二人是決明山腳魏坑村土生土長的人。」

那老漢連連點頭,急忙道出了姓名,而後卻是沉吟了好一會兒,這才緩緩說道:「這鬼患是從兩年前開始的,之前本村供奉了一位黑毛大王,雖然日子清苦,但有了這黑毛大王的庇護,確實沒什麼妖魔鬼怪滋事,也算安生。可是就在兩年前,黑毛大王突然失蹤了,之後村裡便來了一個大鬼,每天夜裡都會出沒,勾魂殺人,那些被殺之人,全都是村中青壯,大半個月後,村裡的青壯不是死了就是逃了,只剩下老弱,村中沒了青壯以後,這大鬼倒也不來勾魂了,跑去禍害旁邊的幾個村子了,小老二戰戰兢兢的過了一年多,本以為一切無事,可就在前幾天,村裡又開始死人了,一晚上死了七八個,全都是少男少女,其中就包括我那個年幼的孩兒,我那婆娘一下子沒抗住,就這麼去了。」

說到最後,魏老狗眼角含淚,少女也是眼眶泛紅。

「黑毛大王是什麼?」秦役摸了摸下巴,有些不解。

「是村裡的一條黑狗,不知為何成了精,成精之後,並未禍害鄉里,只是讓我等為其塑身,日日上香,一月供奉一次瓜果。」魏老狗有些遲疑,左顧右盼的一陣,低聲說道。

他這態度讓秦役先是疑惑,但很快就恍然,眼下這個朝廷,對這種擅自求供的山精統稱為邪祀,對此有極其嚴苛的律法,若是被發現了,供奉之人輕則流放,重則滅族。

至於那些山野精怪,其實也有善惡之分,生吞血食,啖人生魂之妖,周身妖氣腥而濁,食民香火,潛心修心之妖,周身妖氣清而純。

不過,山精野怪,多為第三者。

那便是既噬人啖魂又食民香火,享受供奉。

想來這黑大王應該屬於第二種。

「聽老丈的語氣,你也是剛逃出來不久,這麼說你這村子距離這裡不遠嘍。」

「不遠,大概六七十里吧…道長,您這是… …」

魏老狗有些滿臉驚訝。

秦役笑而不語,只是點了點頭。

他確實是對這大鬼很感興趣,若是能將這鬼患除去,行善不說,也省的身邊跟着兩個拖油瓶。

在那魏老狗父女千恩萬謝中,三人開始掉頭向東。

只是他們沒有注意到,距離他們身後百步左右的兩個漢子,同樣是掉頭向東… …

三人的腳程並不快,走到黃昏之時,也只堪堪行了二十里不到。

地煞術之中,倒是有那麼兩種騰雲駕霧的神通,喚作御風和招雲。

御風不能帶人飛行,招雲雖可,但卻極為消耗眉中星光。

夜幕將近,三人並未找到棲身之所,索性在官道旁燃起火堆,湊合了一晚。

身懷地煞術的秦役,可以不飲不食,餐風飲露,但魏老狗父女不行,早上那半塊餅子,已是秦役身上僅有的食物,無奈之下,他只得施展地煞術里的聚獸之術,喚來一隻野兔,供那魏老狗父女充饑了。

秦役則是閉目打坐,旁若無人的運行導引神通。

一呼一吸之間,秦役五臟六腑都會產生一股熱流,這熱流走遍他的四肢百骸,最終匯聚到眉心之中。

秦役這半吊子的道士怎知,此乃道家追求的五氣朝元!

就在秦役吐納之時,距離他們三五百步的一個小坡上,牛大和牛二趴地上,心中是叫苦不迭。

夏夜多蚊蟲,更要防備毒蛇。

好在兩人乾糧清水準備的倒是不少,只得咬牙堅持。

一夜的時間很快過去,天光漸亮,三人一驢又再度上路。

有了昨夜那隻兔子入腹,魏老狗父女的臉色也好了不少,少女行走不免快了幾分。

正午時分,三人終於下了官道,順着狹窄村路又走了幾里,終於來到了那訣明山的山腳下。

驕陽似火,可這訣明山的山腳卻被一大片灰霧遮蔽,從這灰霧的邊邊角角,隱約可見到一些房舍。

三人距離灰霧還有五六百丈的距離,就覺得一股森森陰氣撲面而來,秦役還好,那魏老狗父女都是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這…這霧氣我們走的時候還沒有的。」

魏老狗有些驚懼,如此不合常理的景象,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大鬼的手段。

秦役沒有答話,只是看着身前這片里許大小的灰霧,默不作聲。

眼前這玩意涉及到了他的知識盲區!

這一年來,他只是行走於鄉野之中,對於這方世界的認知,還是很淺薄的。

秦役也意識到了這點,正是如此,他才想着去那台州府城看一看。

至於眼前這片籠罩村子的灰霧,秦役的處理很簡單!

「你二人在此即可。」

說罷,也不管魏老狗父女是何反應,大步向前走去,直到距離這灰霧十幾步後,這才停下。

也不見他掐訣念咒,只是對着眼前這灰霧輕輕嘬起嘴吹了一口氣。

一縷微風拂面而過。

緊接着,呼呼風聲在秦役耳邊響起。

一股莫名的狂風驟起,猶如一條無形利劍,將眼前灰霧硬生生的扯開。

這灰霧也甚是詭異,竟如凝實一般,雖被一分為二,卻沒有要散開的跡象。

「果然有鬼!」

秦役冷哼一聲,隨即神色肅然,單掌輕抬,隨後由掌變指,朝天一指。

「風來!」

一股比先前更為暴虐,狂躁的風自他周身而起,急速旋轉之後,左右一分,化作兩道風龍,朝灰霧捲去。

詭異的灰霧如棉花一般,頃刻間就被這兩條風龍吹散。

狂風所過處,房舍搖晃,樹木東倒西歪,稍輕的一些東西被狂風卷上高空,而後又重重落下。

風聲漸息。

地煞術:借風!

秦役也是初使,一時間沒有掌控好,竟將這不大的村子毀了大半。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為這村子裏一個活人都沒有!

魏老狗父女遙遙望着這一幕,動也沒動一下,臉上滿是恐懼。

也不知這父女二人是恐懼秦役這手御風的神通,還是那遍地的乾屍!

望着一地的狼藉,還有那一具具乾癟的屍體,秦役面色鐵青。

他知道,來晚了一步!

遍地的乾屍,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就連那些家養的牲畜,也同樣化作乾屍。

這些只是表象,在秦役眼中,村子中迷茫着一縷縷黑氣。

黑氣連接着每一具乾屍的眉心,似乎在輸送着什麼。

對此異象,秦役只是略一愣怔,但馬上就反應過來。

這是通幽賦予他的神通。

七十二地煞術,包羅萬象,張百忍在傳授秦役之時,唯獨對這一門神通有過特殊的叮囑。

言及此神通為七十二術之首,可聯通十殿,如今十殿敵我未明,千萬不要貿然施展,習得此術之後,無需施展雙目就可見神窺鬼,堪破虛妄。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