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地球人不騙地球人?

第4章 地球人不騙地球人?(2)

一般人,若是以往,外面哪怕是一聲雞叫,他父親也會立刻醒來,可今天卻毫無動靜,顯然是被對方下了什麼手段!

即便知道來者不善,殷豐還是沒有躲的意思。

穿越之前,他身世坎坷,這一世雙親對他呵護備至,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連累雙親。

當即穿好鞋子下床,又從床下摸出了一把匕首握在手中後,這才推門而出。

藉著月光,他看見半人高的院門外,正有一驢頭探進來,驢背還端坐一人。

正是秦役!

「你那便宜爹娘,已中了我的嫁夢之術,天塌了都不會醒。」

地煞術:嫁夢,即令人黃粱一夢,修到至深之時,甚至可編織夢境,從而印象現實。

秦役不過是粗通皮毛,讓人沉沉入睡,久久不醒罷了。

「嫁夢… …」

聽這名字顯然不是什麼殺伐之術,殷豐暗鬆了一口氣,學着大人的模樣做了個揖。

「道長深夜來訪,所謂何事?」

秦役瞥了這小娃娃一眼,嘴角露出若有若無的笑,隨即輕吐兩字:移景!

地煞術:移景,顧名思義,可以改變周遭環境,幻術爾。

隨着他話音落下,周遭環境一陣變換,兩人已來到了一處燈光大亮的大廳之中。

大廳內,精美的水晶吊燈,真皮沙發,地上鋪着透亮的大理石,乍一看就像是某個五星級酒店的大堂,只是這大堂之中,一騎驢身影,顯得格格不入。

「這是… …」

「很熟悉吧,放心,這不過是幻想而已,你沒有回到地球。」

秦役從毛驢上跳下,大馬金刀的坐在了一張沙發之上,滿臉的享受和回味。

「你…你…你…」

殷豐小手指着秦役,愣是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

「看你這樣子是魂穿嘍,有沒有覺醒什麼特殊的玩意,比如某種神通,或者是什麼奇葩系統之類的?」

「你到底是誰!」

殷豐小腳猛的向前幾步,將手中匕首橫於胸前,臉色不善。

「回答我的問題,這方世界並不是只有你一個穿越者,上個月我剛殺了一個,只是看你還小,有點不忍下手罷了,要不然,傍晚的時候,你就已經死了。」

秦役依靠在沙發上,半眯眼,聲音冰冷。

他並沒有虛言誆騙,在上個月,確實有一名穿越者死在其手,那人身負二龍二虎,隱於鄉野。

望着滿臉漠然的秦役,殷豐腦中忽的閃過一個念頭:「這個人…應該殺了很多人!」

「覺醒了一個商店系統和兩個技能,想要換取其他東西的話,需要用東西交換,有的是用金銀,但大部分都是用一種叫做『本源』的東西,那東西要通過修鍊才能產生。」

「果然,又是系統。」

秦役有些不耐煩了,先前死在他手上的那個穿越者,也是自帶商店系統,所說的和眼前這小子並無太大差別。

至於對方口中所說的「本源」,秦役也不太清楚,這裡畢竟不是現代,信息接觸面太少了。

不過對於修鍊,秦役卻是很感興趣,按照以前看過的那些小說,這些人應該是飛天遁地,移山填海,可自己所見到的,全都不過是那些匪盜一流的,所會的也不過是刀槍劍弩之內的把式。

「閣下既然也是一名穿越者,地球人不為難地球人,不如放我一馬… …」

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殷豐還是說出了這求饒之言。

「抱歉了小弟弟,咱們不是一類人。」

「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

殷豐小臉愈發的陰沉,望向沙發上躺着的秦役,眼神也愈發狠厲。

兩人相距大約六七米,若是將手中匕首擲出,他有信心在【異化】的狀態下,能將對方封喉。

主意已定,殷豐眼中數據流開始不斷湧現。

【發動技能:異化】

隨着一聲悅耳的女聲在他腦海中響起,他的身體也開始發生着變化。

頃刻間,瘦小的身體一下子變得鼓脹起來,雙目通紅,皮下青筋不斷爆起。

這變化說是遲,那是快,電光火石間,他已將手中匕首奮力擲出。

破空之聲驟然在秦役耳邊響起。

他不閃不躲,任然靠在沙發之上,只是口中輕吐「炁禁」二字。

隨即眉心閃動金光,一股無形之炁在他體表形成,匕首就這麼被卡在了脖頸寸許之處,不入分毫。

地煞術:炁禁,乃是以炁為特徵的咒術,可以炁禁金瘡,血即止,又能禁火,禁鬼魅,乃至炁禁白刃,則能砍之不傷,刺之不入也。

秦役將匕首拿在手中把玩,嘴裏嘟囔了一句:「難怪當年孫猴子可以大鬧天宮!」

說完之後,他便將匕首丟了過去,就這麼直勾勾的望着殷豐。

「我下不去手,你自便吧。」

殷豐此時已收了那異化的狀態,臉色慘白,不見一點血色。

良久,他彎腰撿起地上的匕首,雙目血紅的望着端坐在沙發之上的秦役。

「我父母是並不是穿越者,放過他們。」

這句話,讓秦役眼皮抽了一下,起身看着這不過八歲的稚童,心中不免惻隱。

未能盡孝,是他最大的遺憾。

「真是晦氣,算了算了!」

秦役面有不爽之色,但話語卻不似先前那般,袖袍一揮,周遭場景再度變幻,兩人一驢已回到了那山村之中。

「我可以不殺你,但以後你要為我做件事。」

他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讓殷豐有些錯愕。

「真…真的?」

「對!地球人不騙地球人!」

「額…那你要我為你做什麼?」

秦役一拉韁繩,大毛驢緩緩的向村子外走去。

「你叫殷豐是吧,我俗家姓秦,道號通天,你可以叫我通天道人,怎樣,這個道號吊不弔!至於讓你做什麼,等我想好了會再來找你的。」

驢蹄踏地,鈴聲漸遠,徒留殷豐立於原地。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