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機械之軀

第5章 最後的晚餐

當夜,秦寒沒有在淑蘭坊消遣,而是回到了落腳客棧。

如果不是後面來了一百多個大顧客,僅憑秦寒一人售賣,那麼短的時間內,絕對不可能零售完十萬份電影。

【可用生命超兩年,激活特性抽取功能……】

【系統功能全部加載完畢……】

提示早已出現,之前在賣片,抽取特性,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什麼狀況,所以秦寒一直沒理會。現在有了時間,秦寒自然第一時間來抽取特性。

「抽取特性!」

「扣除兩年生命,抽取成功」

「獲得特性:機械」

【機械:可為身體設定工作內容】

「卧槽!發了!」

腦子接收完詳細信息之後,秦寒瞬間跳了起來。

這個機械特性,完全就是一個神技!

如果把機械特性換一個說法,那就是「腦子會了,身體就會了。」而且還可以為身體設定「工作時間」,隨意支配。

「什麼是機械之軀,這就是機械之軀啊!」

「以後學習什麼技能,只需要注意身體素質跟不跟得上了。」

……

激動的絮絮叨叨了許久,秦寒回神,查看自己的系統信息和命元。

特性系統

主人:秦寒

特性:投影、機械

命元:25/86/ 1.295.4.6734

剩餘命元突破一年大關,接近兩年,秦寒很滿意。

如果按消費水平估算,一剎那相當於穿越前的一元。

短短兩天不到的時間就賺了八千八百多萬!

這是在穿越之前,秦寒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最大的一次幻想,無外乎第一次買彩票中的五百萬了。

「果然,站在風口,擺好姿勢豬都能飛。」

「嗯?呸呸呸。我這是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

第二天秦寒睡了個自然醒,直到日上三竿才緩緩醒來。

「這樣下去,營養跟不上啊。」

搖了搖頭,秦寒梳洗完畢之後準備下樓吃點東西。

「張老闆你好,在下錦繡閣管事王凌。」

「張老闆你好,在下金美院管事廣珍」

「張老闆你好,在下燕春樓管事單晗」

……

剛剛下樓就被一群人圍着。

心裏說不慌,是假的,但經過昨天下午的鍛煉,秦寒還是繃住了表情。

「各位管事的來意在下清楚,請各位稍等,先容我先吃個飯。」

晾人是一種談判手段,秦寒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效果,但還是用出了這個從影視小說之中學來的技巧。

「我在聚豐酒樓擺了一桌,張老闆能否賞臉,我們可以邊吃邊聊。」

「我們燕春樓的頭牌非常仰慕張老闆的才華,張老闆能否移步?我們可以在燕春樓邊吃邊聊。」

……

順着話,各式各樣的邀請冒出,秦寒真的是小刀扎屁股,開了眼了。

這樣繼續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秦寒先讓眾人安靜,再開口說道:「各位的盛情邀請,在下心領了。但我實在是分身乏術,無法兼顧所有人。」

「大家看這樣行不行,我們定個時間,一起商討。時間方面,我建議就在今晚戌時五刻,地點呢也順便定在這悅來客棧。」

兩句話說完,秦寒就不再出聲,而是強硬的看着這群管事。

一群管事也不是省油的燈,見秦寒已經下定決心,他們之中也沒人做出頭鳥,於是一個個的很快達成一致,應允下來。

「張老闆,是我們唐突了,今晚我金美院定當奉上厚禮,賠禮道歉。」

一個被眾人簇擁着的中年男子率先開口,說完,他拱了拱手,也不再多留,轉身離去。

「張老闆,是我等心急了些,今晚我春香樓定當準時備禮參會。」

「張老闆……」

很快,一眾管事離去,僅有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胖子,還在原地。

對此人,秦寒有些印象,是那錦繡閣管事,名叫王凌。

「呵呵,人都走了,那我也就直說了吧。」

王凌上前,拍了拍秦寒的肩,眯着眼笑道。

「平西侯府二十六世子看上了你投影木牌的製作方法,世子許諾了你管事的職位,到時候我們就是同僚了。」

兩人都沒說話,沉默了一會兒。

「沒了?」

「怎麼?這還不夠?」

「今後上頭有人,做事就方便多了,年輕人,不要太貪,玄都的水,可是很深的。」

王凌的依舊笑着,只是那個眼睛,快要眯成縫了。

秦寒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良久,秦寒毫無情緒的說道:「給我一晚上的時間考慮。」

「呵……你是想靠今晚那些人的東家來保你?」

「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

「明天早上,我還會來。」

說完,王凌輕蔑的一笑,轉身帶着護衛離去。

看着王凌的背影消失,秦寒的臉瞬間陰沉下來。

他沒想到,這種巧取豪奪的事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發酵就讓他碰上。

「小二,上菜!」

……

吃過午飯,秦寒就離開客棧,往玄都最大的武館而去。

當務之急是要搞清楚這個世界的力量上限,如果高得離譜,那玄秦帝國的侯府,絕對是他現在無法撼動的龐然大物,很可能隨便派個護衛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玄靈武館】

玄都第一大武館,僅僅從大門牌面來看,比秦寒見過的靈錄衙還要氣派十倍!

步入玄靈武館,秦寒沒有任何拖拉,直接說明來意。

一為問詢,二為習武。

在付出一千命元的費用之後,一個今日值休的教習在值休室解答了秦寒的疑惑。

首先是道源之地,有仙!距今最早的記錄,是在萬年之前,玄秦帝國立國之初。

但萬年以來,仙道不顯,氣血武道昌隆。

如今玄秦帝國武道境界最高者為當朝太師,境界為武道大宗師。

氣血武道境可分為後天、先天、宗師、大宗師。

後天境巔峰,可敵無境界百人軍陣。

先天境巔峰,可敵後天境百人軍陣。

宗師境巔峰,如無宗師牽制,即便千人先天軍陣,也然無用。

大宗師境,不細分小境界,一拳一掌,皆有護體罡氣,氣血不絕,罡氣不散,即便是宗師也不能破。

玄靈武館教授的功法最高可到後天境巔峰,更高的先天境功法也有,教授的條件是拜館主為師。

這一點,秦寒完全不考慮,因為在玄秦帝國,拜師之後,生殺予奪,皆在師傅一念之間,官府完全不管。

且不說玄靈館主收不收他,如今秦寒有着機械之軀,只要有功法,都能練出結果,完全沒必要去賭師傅的品性。

人在異界,秦寒真的做不到僅靠一個名義,就交出身家性命!

在了解完超凡力量的情況之後,秦寒又買了一本可提升生靈氣血的樁功《日月樁》。

離開玄靈武館之後,秦寒又去了玄都第二大,第三大武館。

關於超凡力量的說明,三家武館相差不多,功法方面都是只教習後天境功法。

「平西侯府,後天境護衛絕對不缺,說不定還有先天武者壓陣。」

「即便找我麻煩,大概率是後天武者,先天武者也有可能。」

心中做出判斷,秦寒沉着臉,直接往玄秦最出名的訟師所而去。

【正信訟師所】

玄都最出名的律師事務所。

力量不止是暴力,還可以是律法!

在支付了一萬剎那一個時辰的諮詢費之後,秦寒見到了專攻刑事的訟師焦永年。

「焦先生,我有一技術,現在被權貴之子盯上了,現在要我奉上,如何才能保住我的技術?」

雙方於靜室之中剛剛落座,秦寒就直接詢問起來,至於訟師會不會保密,秦寒完全沒問。

如果真的有權貴想查,一訟師還能寧死不招?

身材清瘦,面頰凹陷的焦永年並未第一時間回答,等拿出筆與紙記錄好之後,他才胸有成竹的說道:「玄秦律令,一百二十七條:巧取豪奪者,主謀劓(yì)刑,從犯黥(qíng)刑。」

「不知是哪家權貴之子?」

「平西侯府。」

啪~

記錄的筆停下記錄,放在了桌子上。

見此,秦寒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但因早有準備,也不是很意外。

兩人都沒說話,現場沉默了下來。

許久。

「張老闆,如果是六品以下官員,我皆能保你無憂。」

「但這從三品的大員,我即是按律令保下你,那你也徹底和侯府撕破臉皮,到那時……哎。」

說完,焦永年嘆息了一聲。

這是**裸的現實,即便訟狀能贏。

那贏了之後呢?絕對會受到打擊報復,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而能夠無視後果的人,也很少用到訟師。

焦永年說的情況,秦寒十分的認同。

道理很簡單,在平西侯府眼中,秦寒不過一螻蟻草民。

而當人被螞蟻叮了一口時,往往下意識的就選擇捏死。

打不過,那就加入。

嫁入平西侯府秦寒也考慮過,但略微思索之後,他就絕了這個心思。因為平西侯府要的是技術,而所謂的技術是特性投影。

即便選擇與平西侯府虛與委蛇,那就變成了千日防賊。暴露出沒有技術,只有他個人力量進行投影的事情,估計也是遲早的事情。

到那時,秦寒思索的就不是保財,而是怎麼保住系統這個秘密了。

平西侯府的目的與秦寒天然對立,要解決這個問題,要麼平西侯府退步,要麼秦寒放棄保守系統的秘密。

秦寒當前無權無勢,如何能讓平西侯府退步?至於系統的秘密,秦寒自然也是不會說出來的。

至此,秦寒就沒了加入平西侯府的心思。

暴力,律法,當前皆是無用。秦寒只能想其它的辦法擺脫平西侯府。

借勢,這是秦寒當前能夠想到的唯二辦法了,另一個,自然是跑路。

「焦先生,我初來玄都,對這些權貴也不怎麼了解。」

「我想問一下,如果我自薦,你覺得我應該加入哪一家門下。」

聽到這明顯超出訟師職業範疇的問題,焦永年一愣,然後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寒,胸有思量的說道:

「聽聞有三。」

「第一,大公主。大公主不拘小節,英武不凡,深得當朝陛下喜愛。但大公主喜好勇力,多選武力超群之輩。」

「第二,大皇子。大皇子剛毅勇武,信人有賢,深得大臣支持,百姓愛戴。」

「第三,武安公獨子。武安世子為人坦蕩,洒脫不羈,但風流成性,好打抱不平。」

說完,焦永年便不再吭聲,抬起茶杯,慢悠悠的品茗。

沒想到真的得到答案,秦寒飽含深意的看了一眼焦永年,然後思量起來。

大公主,喜好勇力,這不就是母老虎嗎?

這一點,秦寒並不是很在意,但是,他不在意,夫人在意啊。

一山不容兩個母老虎。

選擇大公主,不妥。

大皇子,性格好,有能力,口碑也不差,但即便如此,都還沒被定為太子,投靠之後,容易捲入權力鬥爭。

選擇大皇子,三思。

武安世子,性格不錯?風流成性?打抱不平?

還真是天無絕人之路!

秦寒雙眼放光,還有最後一個疑惑。

「焦先生,敢問這武安公是幾品大員?」

焦永年錯愕的抬起頭,他沒想到秦寒沒選擇他特意放在第一位的大公主,也沒選擇前途無量的大皇子,而是選擇了一個紈絝子弟。

「罷了罷了,不過萍水相逢。」

心中嘆息一句,焦永年答道:「國公,從一品。」

「多謝焦先生,焦先生當為玄秦第一訟師!」

起身拱手感謝之後,秦寒不再逗留,他要趁着太陽還未落山,上門自薦。

去晚了,他怕武安世子就去淑蘭坊了。

到時候且不說找不找得到人,他總不能去打斷武安世子辦事吧。

要知道,這可是有氣血武道世界,等武安世子辦完事,黃花菜都涼了。

除非武安世子不能修鍊,毫無修為。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