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容意又看向手上的玉鐲,這才是原書里女主的真正金手指,好在她穿來那天保住了,直接上手搶了回來,並未讓許盈得了去。

這段時間她一直都沒有滴血認主,主要原因就是書里有介紹,女主因為認主這個手鐲,失血過多,還神魂受損。

若不是她師父尋松真君及時發現,給她吃了顆極品的潤神丹,她怕是要成傻子。

所以容意因為這段劇情,一直都沒敢認主。

可過陣子就要去歷練了,玉鐲空間有可以種植靈草的極品葯田,這比她直接存進玉盒裡好多了。

還是個保命利器,藏東西的好地方。

容意再三糾結後,才把鎚子喊了出來,讓他看着,如果自己昏迷了趕緊去找師父救人。

鎚子一臉的莫名其妙,認主個鐲子怎麼搞得比認它這個神器還謹慎。

「請問一個人會不會因為沒有做過的事情而受到懲罰?」

容意也莫名其妙下意識回答:「不會。」

「那挨罵呢?」

「當然也不會,幹嘛問這個?」

「那太感謝了,我出去玩了,您繼續。」

話落一溜煙消失在了容意眼前。

容意:……

「你個鎚子!」

生氣的罵了一句這個不靠譜的,容意一咬牙還是用靈氣劃開了手指,鮮血流出她閉上眼睛,視死如歸的滴落在玉鐲上。

另一隻手上已經捏着一張傳訊符籙,一有不對她立馬給師父傳訊。

血滴落的瞬間,容意沒有被吸血的感覺,連忙睜開看眼睛一瞧,鐲子散發淡淡的光芒,一道虛幻的靈識從裡頭飄了出來。

玉鐲化成一道光沒入了她的眉心,進入了她的識海。

容意看着那道靈識,怔愣了下下意識喊了一聲:「娘親。」

靈識正是原主記憶里母妃的模樣,即使當年她只有五六歲,但是娘親的模樣是刻畫在她的記憶里的。

女子一臉憐愛的看着她:「娘的小包子,還是踏上了修仙這一路啊。」

明明是很溫情的一幕,卻因為這小包子的稱呼,還有女子那有些興奮的目光,讓容意嘴角瞬間抽動了下。

女子上前,伸手溫和的想要捏一捏自己的女兒,奈何她只是一道靈識摸不到,捏不着,甚至很快就會消散了。

「小包子,娘其他話就不多說了,既然你選擇了這條路,那就勇敢好好走下去,只有不斷的強大,才能護住你自己。

這玉蘭空間鐲就傳給你了,裡頭有傳承,你自己摸索。娘這道靈識就要消散了,沒事不要想娘,娘很好,有緣分咱們會再見的。」

話落,她越發的透明,容意有心想問些什麼,對方卻消失在了眼前。

「對了,小包子,有回凡人界替娘把你那便宜爹給往死里揍一頓。」

空氣中飄來了一句怨氣十足的話,讓容意半天回不來神。

「娘。」

她試探性的喊了一句。

「哎,說了不要想我。」

容意:……

「再見,小包子,我真的,散……」

容意又試探性的喊了兩聲,真的沒回應了,她心裏有絲絲的酸澀感,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留下的。

可剛剛看那女子,她真的心生親切,有原主小時候的記憶,容意是羨慕的,因為前世的她是個孤兒。

這會她也明白了,為何原書里女主滴血認主,會出現那麼大的狀況,這鐲子是她家祖傳的,還有她娘的靈識守護。

滴血認主那個若不是她,她娘定然是會給對方一個教訓的。

容意想到此,意識觸發識海里的由玉鐲幻化而成的一朵玉蘭花,她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空氣中濃郁的靈氣讓容意整個人舒服極了,像是泡在靈泉里一樣,入目是一大片的葯田,後面是一座小山,山上有靈泉自上而下,流入小溪,小溪貫穿靈田滋養着這一片土地。

山腳下是一座木屋,容意意念一動身影出現在門前,她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三個房間,一間卧室,一間書房,還有一間修鍊室,而正廳里擺放着一個高高的案桌,案桌上掛着幾幅畫。

其中有一副正是她娘親,另外三幅畫各畫著一個女子,容貌與她娘有各有幾分相似。

容意看着地上的蒲團,直接跪下了三個響頭。

得此機緣,是先輩的傳承,這頭她磕得真心實意,此後她是容意,容意也是她。

案桌上有兩塊玉簡,容意取了一塊起來貼在額頭,她娘的聲音又傳了進她腦子裡。

「小包子,也不知道來的是不是你,不過裡頭除了靈泉跟靈田,什麼都沒有,咱們講究一個江山得自己打。

你努力,還有,如果掛了或者丟了這傳承,會被反噬哦,不得好死那種哦。」

容意:……

丟是不可能丟的,死也不可能丟的。

她想到原主的結局,打了個哆嗦,這真的是親娘?

可惜今日沒來得及問那龍紋戒指是何作用,只能等以後了,或者找機會問問鎚子知不知道。

被許盈奪走的兩件東西,容意覺得要拿回來不是件容易的是,畢竟對方是有女主光環的。

容意又拿起另外一塊玉簡,繁複的各種咒文瞬間湧入她的腦海里,容意看了一下猶如看天書,一臉懵逼。

不懂,完全看不懂。

又研究了下,還是不懂她就先扔一邊了,修鍊了大半個晚上才出去。

鬼混回來的鎚子,見容意沒事,嘿嘿賠笑了兩聲。

「丫頭,看我給你帶了什麼?」

它討好的把兩隻靈雞給扔在地上,容意瞪了它一眼:「是你想吃還是我想吃?」

「你想吃。」

容意抬手一巴掌上前,把霧氣拍散。

「滾。」

這個鎚子,明明是靈體卻整天就惦記着吃。

卷王容意正打算起身練劍,一道身影飛奔了進來。

「小師妹,我回來了。」

陸泠溪的聲音響起,一整個人把剛起來的容意撲倒在床上,伸手就在她臉上捏了一把。

「胖了,胖了好。」

「三師姐,咱們能不能先起來再說話。」

這種調戲娘家婦女的姿勢,很容易被人誤會噠。

陸泠溪拉她起來,上下其手,容意怕癢咯咯咯笑個不停。

「三師姐饒命,饒命。」

陸泠溪很滿意她長出來的肉肉,大發慈悲放過了她,獻寶的把手裡的玉牌遞給她。

「咱們小師妹真爭氣,這麼快就到了鍊氣期六層,也不枉我辛苦這一場給你搞來的秘境名額。」

容意看着那快玉牌,激動的抱住了陸泠溪,在她臉上吧唧了一口。

「謝謝三師姐,你真的太好了。」

陸泠溪笑彎了眼,有個小師妹寵着真的感覺好好,見她這麼開心,她比自己得了機緣還開心。

「走吧,大師兄他們還有其他峰的師兄師弟師妹都回了,如今都聚集在主殿,師父讓我過來帶你去一趟。」

容意連忙給自己甩了個清潔術法,整理了下衣服跟頭髮,歡快的挽着陸泠溪的手跟着她去了主殿。

還未靠近主殿,就在門口遇見了前來的冷游之。

師姐妹倆連忙行禮:「見過小師叔。」

陸泠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這個小師叔。

而容意也不太想見到這位,主要是第一次見面那尷尬到極致的社死場面,她每見他一次,就想起一回。

真的好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