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ic小說 > 都市 > 快穿絕美白蓮線上教學 > 這好吃啊不過餃子(十三)

快穿絕美白蓮線上教學 這好吃啊不過餃子(十三)

作者:搞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10:44:07

-

“有什麼好生氣的”莫之陽湊過去,親了一下老色批的臉頰,是我也好嗎”一波誇老色批順帶誇一下自己。

“小白蓮們聽聽,這纔是哄人的最佳方式!誇了對麵也不貶低自己。”係統趕緊叫小白蓮們記下這個知識點。你誇彆人,但不能以貶低自己的形式來。捧人也不必把自己踩低。

“正是因為如此,我纔會著急忙慌的回來與你定親。我拒絕了那些大人的好意,說家中已有未婚妻。糟糠之妻不可棄,那些人纔沒說什麼。”秦野也是應付了好久,才把那群人的心思按下去。

“壞了,我成糟糠之妻了。”莫之陽戳戳老色批的胸口,“等過幾日我便隨你一起回京城。莫之陽何嘗不知道京城那群人對老色批虎視眈眈的。看來接下來是一場老攻保衛戰了。

“那就勞煩夫人了。”相擁一起看月色,到了夜深纔回去。定親算是定下了,莫之陽跟秦野一起回京城接受官職,當然是以正妻的名頭去的。至於許冉,聽說是兩日前動身的去汪縣,至於娶冇娶雲蘿,也不是很在意。等到了京城,莫之陽到了皇帝給賜下的府邸,才覺得頭疼。因為是新府,所以很多事情要打理很多事情要收拾。老色批又要忙著前朝的事情,裡裡外外的都是莫之陽掌管。不過也還好,到了中秋節前也就安定下來。正想著能兩個人過個舒心的中秋,老色批因被授予從五品的官職。按理說這樣的官職中秋宴時根本輪不上。可這一次陛下下了旨意,不僅要老色批去還要莫之陽一起去。這就奇怪了。

“宿主,怎麼回事啊”係統有些意外。這皇帝到底想乾哈啊這是。

“老色批不是說之前有個什麼公主對他念念不忘嗎估計皇帝是想搞搞我,否則老色批去就行了為什麼還要我”莫之陽攥著聖旨,冷笑道,“我猜測是老皇帝想看看我這個山野村夫,能不能登大雅之堂。”

“有貓餅!”係統吐槽。

上一個那麼試探我家宿主的,墳頭草兩米高了。

“既然要看就看唄。”莫之陽現在要煩惱一下該穿什麼衣服。老色批可以穿朝服,那我呢一無誥命二無官職,穿什麼呢。這就是第一個羞辱了,嘖,真麻煩。

“老色批保衛戰打響了!”實秦野何嘗不知道這是皇帝有意為之。這些日子,皇帝陛下可是一直在試探。試探自己對靜和公主的看法,能有什麼看法是公主身份顯赫,也就冇了。那一句句暗示,是個人都聽得出來。偏偏秦野隻能當做聽不見,就這樣糊弄過好多次,今兒看這架勢,是糊弄不過去了。晚飯的時候,兩個人還說到這件事。

“明兒叫裁縫給我做幾身衣裳吧,唉。”說到這裡,莫之陽還裝模作樣的歎口氣,一副愁容。就是要老色批看的心疼。

“陽陽陽。”果然,秦野飯都吃不下了。放下碗筷叫下人都出去,才站起來走到陽陽身後,將人攬入懷裡,“是我的錯。”知道官場中皆是如此,可到底連累了陽陽。

“這不是你的錯。”莫之陽握住老色批的手放到心口,“我能與你廝守便是最大的幸事,其他的都不重要。有什麼事情,我們要一起麵對,你說是不是”

“是!”秦野半蹲下來,挽著陽陽的手親了親,“你知道的,我那麼做都是為了能和你在一起。所以不管宴席上,陛下說什麼做什麼你都不要管,一切交給我好嗎”

“好。”莫之陽其實也是怕,怕狗皇帝用自己威脅老色批,讓老色批就範。

“你知道的,若是不能和你廝守,我也不會獨活。”所以要給老色批打個預防針,看狗皇帝怎麼挑撥。

“我亦然。”兩個人算是說好了。莫之陽穿著新作的衣裳,低調奢華卻又不張揚,級的官員,赴宴也是穿朝服,可手裡攥了一朵山茶花,也是粉白色的。

“我家陽陽,當真是好看。”秦野不管看這張臉,多看一眼便多愛一份。這個人還好是我的,否則我會瘋的。莫之陽:“信柏賢弟也好看。”秦野莞爾,牽起陽陽上馬車進宮赴宴。這一次家宴,秦野是吊車尾的官職,自然冇辦法坐的那麼靠前,隻能帶著陽陽坐在尾席。

“坐尾席也好,上麵的人看不到,可以放心吃。”莫之陽握緊老色批的手開玩笑道。老色批聞言也是笑了。宮宴的流程也就是那麼幾個,就是入座後皇帝講幾句客套話,然後敬酒。上歌舞,大家吃好喝好後再看歌舞。後老皇帝再敬酒,再吃好喝好看歌舞,然後老皇帝溜了。大概就是這個流程。但是這個流程走到一半就出了麼蛾子。

“哪位是新科狀元秦卿的原配夫人呐。”正低頭乾飯的莫之陽聽到這話,心裡無奈搖頭:果然,該來的還是來了。但問這話的是皇後,也就是說皇帝不想摻和也不方便摻和。既然如此那這件事就有可週旋的餘地了莫之陽可不想給老色批舌人,繞過桌子走過去,不卑不亢的行了禮,“回稟皇後孃娘,草民正是秦大人之原配正妻!“特地強調正妻,看你氣不氣。後還冇生氣,躲在身後的那個丫鬟打扮的女子倒是先生氣了。不忿的一跺腳,眼眶都紅了。

“抬起頭讓本宮瞧瞧。”皇後孃娘倒是氣度怡然。覺得這個山野村夫有趣,第一次上殿,居然能如此鎮定禮數週全

“是,皇後孃娘。”莫之陽抬起頭,就樣貌來說有幾分自信但是不多。小白花的長相,那是我見猶憐能吸引人的憐惜,但是傾國傾城不至於。眾人一看長相,說得上是清秀。可是眉宇間的羸弱,總叫人過目不忘。狀元朗原喜歡這一款

“確實不錯。”皇後孃娘點點頭,隨即跟陛下說道,“陛下,臣安跟這位狀元夫人很有緣分呢,一看就覺得歡喜。"

“臣妾想讓他陪臣妾到後殿說說話。”

“準了。”莫之陽看向老色批,朝他搖搖頭安撫彆緊張,隨即站起身跟著皇後孃娘一起出去。

“陽陽。”秦野怎麼可能不緊張,攥緊手裡的山茶花。但是陽陽剛出去,秦野就被皇帝叫了出去。在座的混跡官場都是人精,這帝後是打算把兩人拆開,逐個擊破。當初這個狀元爺為了這個正妻,那是什麼都不要了。就連左丞相家的嫡出千金,都敢拒絕。後來又乾脆婉拒了靜和公主。也不知這兩人能不能走的長久。莫之陽隨著皇後一直來到後殿,目光一直落在前麵的那個侍女身上。看到侍女腳上的厚底繡鞋,還是蜀繡做的。來這位就是那位傳說中,皇帝和皇後親生的靜和公主了。

“你叫莫之陽是嗎”到了殿中,兩位在上麵喝茶。莫之陽不徐不緩的撩起衣袍跪下行禮,

“我家宿主皇上都當過,一個皇後有什麼了不起的”係統不屑。

“你與秦卿如何相識的”皇後笑問道。

“回稟皇後孃娘,是夫君對我一見鐘情,然後到我莫家提親。提親也在前幾月,在老家拜了天地纔回京的。”莫之陽此時無比慶幸當初和夫子和父母們拜天地了,拜天地也就是領證了,要想分開那就得出休書。和公主嫁過來就是做妾,堂堂一個公主怎麼可能做妾

一聽兩人拜了天地,靜和公主臉色一變,“什麼你們,你們拜了天地”

“是。”拜了天地那可就不太好拆散了。拜過天地可是告知天地神明的。

“母後!”靜和公主委屈的紅了眼眶。怎麼可能怎樣呢他們居然拜天地了。

“彆鬨。”皇後沉穩,安撫好公主繼續問莫之陽,莫之陽依舊不卑不亢,拱手回答道,回娘孃的話,提過。”

“提過秦卿怎麼說的”這下輪到靜和公主著急,想知道心上人對她的想法。莫之陽:“夫君說多謝公主厚愛,實在是無福消受,也叫草民莫要擔心,他不會與草民和離的。他也說,若是誰要將我們二人拆散,這官不做也罷”

“不,不可能的!”靜和公主掩麵輕泣。怎麼可能這樣,秦卿如此俊美博學的一個人,怎麼會喜歡這個鄉野村夫。

“誰人能放得下富貴誰能放著皇親國戚駙駙馬爺不做,隻當個從五品的官兒呢”皇後勾唇淺笑,“莫之陽你覺得呢”

“草民覺得,有些東西比起榮華富貴更要緊,比起權勢官位更重要。”莫之陽說完叩首,“草民鬥膽一言,請皇後孃娘明鑒。係統搬來小板凳和瓜子:我家宿主又要忽悠人了。

“你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