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後相府嫡女支棱起來了第4章 慕王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後相府嫡女支棱起來了第5章 決心在線免費閱讀

翌日,中秋。

臨水院。

相府照例在中秋這日在老太太處擺宴,大房二房的人難得齊聚。

大房除了林婉卿和林婉容兩個嫡女之外,還有青姨娘所出的一個庶女林婉萍和庶子林子墨。

二房正是與林相宋光宗一母同胞的林耀祖。

二房夫人早年染病去世,有兩個姨娘育有一子一女,名喚林子硯和林婉晚。

老太太近兩年身體不爽利,因此免了各房的晨昏定性。

老太太是個看重子嗣的人,為了林光宗能夠學有所成,光宗耀祖,林家入不敷出,日子過得甚是艱難。如今身為丞相的林光宗讓林家在整個京城中處於高門之中的佼佼者,老太太有足夠炫耀的資本。

林婉卿卻是對這個祖母沒有什麼感情,老太太最看重的是小一輩中的林子墨和林子硯,對家中的女兒倒是少有言語和關照。

只他這個庶弟卻不是什麼念書的好料子,從小一到讀書的時候就只顧吃喝玩耍,學業上一無所成,林相當初不知道說了多少好話給國子監祭酒那個老頑固,才把他的好兒子給送進去。

上輩子林子墨好像娶了戶部侍郎的嫡次女。但林子墨那個性子,秦樓楚館他一向是常客,萬不會成婚之後就老實了。

那林家女兒也是個有脾氣的,婚後二人把相府鬧得雞飛狗跳。

王氏入宮時時常一副無能為力的模樣,說起林子墨之後惱地恨不得尋人給其一個痛快。

倒是二房的林子硯,上一世聽說進士及第,跟着七皇子李瑾在翰林院做事。

出乎林婉卿的意料,這個哥哥沒有選擇與林相一道,走一條平步青雲的道路。

「今天是林府的家宴,大家不用拘束。」老太太坐在主位,開口道。

林相林光宗掃了一眼眾人,「都坐下吧。」

宴席上講究食不言寢不語,但中秋節應該是一家團聚的日子,大房二房幾個小輩之間推杯換盞。說著說著就說到了林婉卿。

按理來說林婉卿還在病中,今日是可以不來的。但是林婉卿知道,即便她不出現,有人卻是會親自找上門來,不如掌握主動權。

她今日特地穿了一身素雅卻又略顯正式的月白色青花小襖,上半身多套了兩身厚重的衣物,只帶一根銀簪,把病態盡顯到極致,卻又一副極力掩飾病容的狀態。

林相把目光移到林婉卿臉上,多日不見,他這個女兒還是這副樣子,竟是一點也不見好,反倒比剛落水時更虛弱了。

林相微不可察地皺了兩下眉,「婉卿身子近兩日可是好上了許多,今日家宴,吹到風了可不好。」

「謝父親關心,女兒身體雖然有恙,但中秋家宴,女兒該來的。」說罷,拿起帕子輕輕咳了兩聲。

這便是還未好的意思。

「聖上早前便下旨我林家須有一女入宮,你須得儘快養好身子,不能耽誤了進宮的日子。」林相沉聲對林婉卿道。

終於說出來了。

他這個父親,多年來對後院少有管束,王氏在大房乃至整個相府隻手遮天。

對她們這些女兒,林相和老太太地態度是一樣的,女子早晚是要嫁人的,重要的是所嫁之人對林家有用。

還有什麼人比嫁給天家對相府更有裨益?

清虛老道在數月前占卜天相,言當今天下北有匈奴不斷侵擾大夏周邊民眾,南有古越國力日漸強盛,虎視眈眈。大夏皇帝雖有真龍庇護,但終究難以與天命為敵。

好在玄帝在位期間勵精圖治,子民安樂,上天有所感應,特為其降下了一名天女,助大夏重回太祖時強盛的天下。

只這天女有天命庇護,唯恐有小人圖之,因此不能具體判斷其身份。只能大致推測其方位和年齡。

因天女一定貴不可言,且有天明庇護。

最終天女被定在京中三位大臣之女中。

這其中就有林相。

林家適齡的女兒只有林婉卿和林婉容二人。

林婉卿自小體弱多病,林婉容便默認成為了進宮可能成為天女的人選。

事實上林婉卿一定會是天女。

上輩子進宮的三人只有她收到了皇帝的「青睞」。天女是誰只在清虛老道一人的嘴裏,而清虛老道背後的人乃是太子李琦。

林相乃是太子為帝之路上最大的助力。

好一個林光宗。

「我自是希望這身子能夠儘快恢復。」林婉卿露出幾分擔憂之色,「只是父親,連孫太醫都言我這一時間並無醫治之法。」

「但,」林婉卿捂嘴,「咳,咳」,

「我這副殘軀,自是願意入宮為聖上分憂······」

林婉卿說完這句話,彷彿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咳地更厲害了。

「且慢。」

一聲清亮的聲音自院外傳來。

來人正是七皇子慕王李瑾。

李瑾先對上座地老太太行了禮,「今日中秋,本王多有打擾。」

老太太的面上有一絲不自然,她雖不說,確是支持林婉卿入宮的。

一個女兒換相府頂天的富貴,值了。

況且,天家可不是想進就能進的,多少人求都求不來呢,萬沒有她這個做祖母的推辭的。

慕王此番這個時日來,心裏不知打什麼算盤。

雖這般作想,林老太太面上還是起來恭敬回禮,不出一點差錯。

林府其他人也被李瑾的到來離開了停在林婉卿的目光上。

眾人一道朝李瑾回禮。

林光宗招呼李瑾在次位落座。

李瑾將目光率先對上了林婉卿,一怔。

林婉卿此人李瑾小時候在宮宴中見過幾次,那時候她還是個只會跟在別人身後的小蘿蔔頭。

一眨眼長成了大姑娘。

只是這姑娘看起來混的不咋滴,一臉的慘白虛弱。

前兩日秋月來找李瑾的時候只說清虛道長與太子之間關係密切,且不日林府就要擇一女入宮。

李瑾當然明白林婉卿的意思。

清虛年初突然在京中有了名號,沒多久玄帝就將其宣召進宮,很快便成為了國師。

自玄帝封了清虛為國師,更加沉迷煉丹,一心求道,不理朝政,只追求所謂的長生之術。

清虛的來歷李瑾一開始就覺得與太子有關。

雖然皇子眾多,但有野心與膽量的只太子一人。

林相之女主動派人透露這個消息,不見得是有心與他結盟,倒像是與林相意見有悖,不願入宮。

他不介意給太子添一把火。

「我今日前來,是想與丞相商,我與婉卿的婚事。」李瑾淡然開口,好像說的是明日要吃什麼早膳一般簡單。

聞言,滿屋的人無一不震驚。

林婉卿只一瞬間怔愣,便明白慕王什麼意思。

現今若沒有一個婚事在她身上,哪怕她就是病到只有一月可活,林相也會把她送入宮。

她只要入了宮成了天女,林府的名聲有了,她的作用便也用完了。

若活着,在宮裡死後老皇帝到死,林府落得一個好名聲,皆大歡喜。

若死了,只需隨便追加一個謚號葬了,便也是林府的榮耀。

林光宗是最先鎮定的,「王爺抬愛,只是小女如今身子久病不好。」林光宗頓了一下,似是十分為難,「況且,小女已定下了入宮的差事。」

「退一萬步講,小女也是有意入宮的,只怕······」

「我願意。」

林婉卿出聲,「我同意嫁給王爺。」她看向李瑾,

這個上一世幫助許家平反,與小舅舅一起戰鬥到最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