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章

宋遠橋幾人來到張三丰的別院。

經過守門小道童的通傳。

幾人來到屋內,面見張三丰。

「師父,弟子有要事稟報?」宋遠橋恭敬道。

「你們來了」,張三丰對着幾人點頭示意。

隨後說道:「有什麼要緊的事,你們幾個還一塊過來」。

「師父,太乙玄門劍中存在破綻」,宋遠橋沒有啰嗦,直接說出。

張三丰聞言,不由得有些詫異。

「太乙玄門劍存在破綻?」

「遠橋你且說說」。

「是,師傅」,宋遠橋應了一聲。

隨後對莫聲谷說道:「小師弟,你把修正後的劍法演練一遍」。

莫聲谷聞言,便當著張三丰的面開始演練。

張三丰輕撫長須,看着莫聲谷演練劍法。

「嗯,確實存在破綻」,張三丰點點頭說道。

太乙玄門劍本就是他所創,對這套劍法的了解程度,沒人能比得上他。

作為陸地神仙境界的高手,往日里張三丰只是沒有注意到這點小破綻。

如今莫聲谷一番演練,以張三丰的眼光,瞬間就能察覺出來。

「不錯,遠橋,你竟能察覺到太乙玄門劍的破綻,你在劍法上又進了一步啊」。

張三丰對着宋遠橋誇讚道。

他以為是宋遠橋發現劍法之中的破綻。

聞言,宋遠橋有些惶恐的說道:「啟稟師傅,劍法中的破綻並不是弟子發現的」。

「哦?不是你,難道是蓮舟」?張三丰再度想到俞蓮舟。

俞蓮舟是他幾名弟子中天賦最好的,張三丰是把俞蓮舟當做接班人來培養的。

俞蓮舟聞言,也有些羞赧。

「師父,也不是弟子發現的」。

接連兩次猜錯,張三丰也來了興緻。

「不是遠橋,不是蓮舟,難道是聲谷」,張三丰看向莫聲谷。

剛才正是由莫聲谷演練的劍法。

因此張三丰也聯想到了他身上。

莫聲谷看張三丰看向自己,連忙擺擺手說道:「師傅,也不是弟子」。

莫聲谷說完後,張松溪、殷梨亭趕緊接話。

「師傅,也不是我們倆」。

見此情形,張三丰啞然失笑。

「遠橋,說吧,究竟是誰發現了劍法中的破綻」,張三丰問道。

「回師傅,是青玄師叔發現的」。

「青玄師弟?」張三丰有些詫異。

「師傅,確實是青玄師叔發現的」,俞蓮舟也在一旁說道。

「青玄師弟?」,張三丰面帶笑意說道:「這倒是有點出乎我的預料了」。

隨後,宋遠橋便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全部告知了張三丰。

聞言,張三丰輕嘆一聲。

「青玄師弟這次倒是給了我一個驚喜啊」。

隨後,對宋遠橋幾人說道:「既然已經知道劍法尚有破綻了」。

「那你們就抓緊去安排糾正劍法的事情吧」。

「是師傅」,宋遠橋幾人輕聲允諾。

隨後便離開張三丰的別院,找到武當一眾傳功長老。

將糾正後的劍法傳授給眾位傳功長老,在整個武當派開始了糾正太乙玄門劍的行動。

武當門下弟子至少幾千人。

想要一口氣全部糾正過來不現實。

只能分批次逐步進行糾正。

因此,宋遠橋幾人忙前忙後,足足安排了一個時辰,才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

所有事項都安排好後,武當七俠終於有空坐下來喘口氣了。

宋遠橋說道:「幾位師弟辛苦了」。

「嘿嘿,不辛苦,都是為了武當嗎」,莫聲谷輕笑一聲說道。

「話說回來,青玄師叔他還真是深藏不露啊,居然能看出太乙玄門劍的破綻」,俞蓮舟有些咋舌。

「在我的感知中,青玄師叔的修為還是九品啊,難不成青玄師叔他能隱藏自己的修為」,宋遠橋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但隨後,這種想法又被他自己否定了。

這個世界中,確實有高手可以隱藏自己的修為,讓自己看起來和普通人一樣。

但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可以展現假的修為。

武當七俠沉思良久,都沒能想明白。

最後還是歸結到蘇青玄可能在劍法方面頗有研究。

如同殷梨亭一樣,修為略遜一籌,但劍法十分了得。

…………..

武當七俠離開後,張三丰叫來自己的小道童。

「清風,你去把青玄師弟找來,我要和他談一些事情」。

「好的真人」,小道童清風點點頭。

……….

蘇青玄的別院內。

「青玄師叔,掌教真人邀您商談事情」,清風恭敬道。

作為張三丰的道童,實際上跟徒弟也沒有太大區別。

因此清風也是稱呼蘇青玄為師叔。

「是清風啊」,蘇青玄笑着說道。

「師兄他找我有什麼事啊?」

「回師叔,剛剛宋師兄他們找過真人,似乎是說起了太乙玄門劍的事情」,清風說道。

聞言,蘇青玄心中一凜,面上卻是不露聲色。

說道:「清風,你先回去吧,我收拾一番就過去」。

清風走後,蘇青玄的臉色陰晴不定。

「等會師兄要是問起來的話,我該怎麼應對呢」,蘇青玄愁眉苦臉自言自語。

「撒謊?」

「師兄他快一百歲的人了,吃過的鹽比我吃過的飯都多」。

「撒謊的話恐怕直接就被他拆穿了吧」。

「實話實說?」

蘇青玄搖搖頭,實話實說肯定是不可能的。

無論如何都不能暴露系統的存在。

「大不了裝傻充愣,師兄他總不能為難我這個做師弟的吧」。

蘇青玄揉了揉自己的臉頰。

讓自己放鬆下來。

隨後徑直前往張三丰的別院。

……….

「師兄,我來了」。

「青玄,來了,快坐」,張三丰笑着招招手。

蘇青玄坐下後,說道:「師兄,找我來有什麼事要說嗎?」

「你我師兄弟之間就不客套了」,張三丰說道。

「你是不是已經覺醒前世的記憶了」?

張三丰說完,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期待。

蘇青玄的眼中閃過一絲錯愕。

「????」

「覺醒前世的記憶?」

「難不成我和洪洗象一樣,前世也是一位大佬」。

蘇青玄的心中閃過種種想法。

「看來是了,難怪原身天賦平平,修為一般,年紀輕輕,還能成為張三丰這種大佬的師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