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隨着許家老祖出現。

十二天尊隨之籠罩四周,阻絕了龍凌天所有退路。

「死!」許家老祖大手一揮,四周天地之力化作百丈蛟龍,吼落星辰,顛覆乾坤,裹挾着大道之力轟向龍凌天!

「寧兒,多虧有你!若沒有你的消息,這次許家恐怕要血流成河!」許峰來到許寧身邊,笑呵呵道。

許寧一臉淡然地搖頭:「事情未必會輕易結束。」

在原著里,龍凌天最大的兩張底牌是至尊龍血與聖法境強者殘魂。

但這僅僅是表象,身為氣運之子化險為夷,因禍得福這些都是常規操作,就看天道爸爸想如何保他!

許峰眉頭一挑,語氣透着濃濃的詫異:「難不成他還有底牌?」

隨着他話音落下,姚靈兒也朝許寧投來好奇的目光。

她自認對龍凌天十分熟悉,但現在看來,龍凌天根本不信任她,有許多東西都瞞着她!

許寧頷首:「沒錯。」

他話音剛落,異變陡生!

只見朝龍凌天撲去的百丈蛟龍,彷彿撞在一堵無形牆壁上,天穹震蕩,隆隆作響,化為無數齏粉灑落天穹!

「這……」許家老祖眉頭緊皺,察覺到事情不對!

「哈哈哈哈!」

豪邁的大笑聲從天穹傳來,宛如黃鐘大呂響徹整個許府,聲音蘊含無窮神力,震得修為低下者胸口發悶,有甚者更是口噴鮮血!

「許天月,百年未見,你還是老樣子啊!」

言語間,天穹涌盪滾滾魔氣,黑壓壓一片遮天蔽日。

一位身披漆黑甲胄,手握八荒魔戟的中年人,不知何時出現在天穹之間。

「鎮北王,宇文無雙!」

許天月瞳孔縮成芝麻大小,一身寒毛倒豎,擺出如臨大敵的姿態。

不只是他,在場所有人無論身份尊卑,修為高低,皆不由自主地戰慄起來。

宇文世家,曾經玄聖天域第一大世家!

自從女帝清君側上位以來,宇文世家就被驅逐到北境,負責監視北冥神域。

若無女帝召見,不得擅自回京!

本已陷入絕望的龍凌天面露狂喜,朝天穹上的宇文無雙抱拳。

「晚輩見過宇文前輩!」

宇文無雙低頭看了他一眼,眸中露出不加掩飾的欣賞。

「凌天小子,今日我幫你掃平許家,你可願做我弟子!」

龍凌天直勾勾看着許寧與姚靈兒,嘴角勾起猙笑。

「那是自然!」

「宇文無雙,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擅自回到京城,就不怕女帝責問嗎?」

許天月冷哼一聲,身形閃爍間出現在天穹,與宇文無雙遙遙對峙。

「你說那個弒君上位的賊子?她也配?我宇文家已投靠北冥神帝,正好用你許家人的腦袋當投名狀!」

宇文無雙不屑地嗤笑,大手一揮,身後突然出現足足二十名身着黑甲,散發天尊境修為的強者!

「我來時已封鎖了許家的天機,三日之內,外界將無法察覺許家的存在!」

「今日正好一箭雙鵰,收凌天,滅許家!」

他振臂一揮,八荒魔戟裹挾着滔天魔氣,凌空劈下,勢大力沉!許天月不甘示弱,凝聚方圓百里天地之力,至強一擊猛地轟出!

轟!

兩人雖同是聖法境修為,但宇文無雙明顯遠勝許天月!

一擊交手,高下立判!

宇文無雙屹然不動,許天月吐血倒飛!

「兒郎們,隨我殺!」

二十位北境軍天尊,齊齊出手,以多壓少,打得許家十二天尊節節敗退,被單方面碾壓!

看着完全落入下風的許家,四周賓客徹底絕望!

「北境軍要造反!」

「完了,我們死定了!」

「龍凌天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竟有這般恐怖的能量!」

龍凌天露出大仇得報的快意,猙笑着看向許寧與姚靈兒。

「跟我斗,你太嫩了!」

「許寧,今日我便將你挫骨揚灰!」他一步步朝兩人逼來,「姚靈兒,我不會殺你,我要將你煉製成人形鼎爐供我採納!」

望着一臉猙獰的龍凌天,姚靈兒心神狂震,嬌軀劇烈顫抖。

她不由自主地看向許寧,卻見許寧雙手背負,一副運籌帷幄的模樣,嘴角甚至還掛着玩味的笑容。

「莫要怕。」察覺到她的擔心,許寧拍了拍她的脊背,柔聲安慰道。

安慰完姚靈兒,許寧將目光投向皇城的方向,嘴角玩味更甚。

不愧是氣運之子,有天道爸爸做後台,簡直恐怖的一批!

幸好,我早就布置了後手,算算時間差不多也該來了吧……望着步步緊逼的龍凌天,他眸中閃過一抹寒芒。

就在這時,一道清麗溫婉的女聲從天穹傳來。

「呦,真是熱鬧。」

聲音出現的剎那,正在交戰的雙方不由自主地停下手。

許天月長舒口氣,許峰面露狂喜,宇文無雙一臉活見鬼的表情,龍凌天的猙笑僵硬在臉上,來訪賓客們喜悅中夾雜着畏懼……

玄聖女帝……

清君側,滅叛黨,鎮天域。

屍橫遍野,生靈塗炭,無數世家被她所滅,無數疆域因她淪為死域。

對於女帝的恐懼,儼然已經烙印在每一個玄聖天域修士的骨子裡,成為許多人窮極一生都無法遺忘的夢魘。

現在,她來了!

除了許家人,其他人對她的到來都感到無比震驚。

「朕受許寧之約,前來賞花。」

言語間,一股可怕到極致的威勢從天而降,宛如煌煌天威,令人無法直視!

宇文無雙臉色大變,二話不說,一把抓起地上的龍凌天,燃燒精血催動秘法,身形遠遁出現在數十里外。

他身形剛顯現,一股可怕的氣機便將他牢牢鎖定,蘊含無上法則的金日緊隨而來,毀滅的波動席捲一切,直接將宇文無雙轟成齏粉,神魂俱滅!

這股力量沒有因宇文無雙的隕落而停止,反而呈摧枯拉朽之勢,不斷泯滅周遭萬物。

感受着女帝一擊的恐怖威勢,龍凌天滿臉絕望地大喊:「師尊救我!」

衛青衣從養魂戒內出現,她皓齒緊咬,催動所有力量,揮劍斬開一道空間裂縫。

龍凌天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頭扎入裂縫中。

氣運之子道心受損,掠奪鴻蒙紫氣三道,自動轉化為600氣運值

系統提示音響起,許寧長舒口氣,由衷地感慨。

「氣運之子的命真硬,被最終大反派追殺,宇文無雙都死了,他僅僅是道心受損!」

天穹傳來轟隆隆的響聲,女帝揮出一掌,將北境軍二十位天尊盡數鎮壓。

直到這時,許寧終於有機會一睹女帝尊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