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夜色已深,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難免會引起流言蜚語,我倒無所謂,但對兩位小姐的名聲恐怕不太好。」

「明日再來吧。」

許寧一副為二女考慮的模樣。

如今局勢雖看似平穩,實則暗藏殺機。

龍凌天恐怕已經到了大周皇朝,目前應該在破解那座魔主天墓的禁制,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

一旦讓龍凌天繼承魔主傳承,屆時將會是大麻煩。

除了龍凌天,還有一個氣運之子信息尚且不明。

這個氣運之子也許藏在這些人當中猶未可知。

許寧暫且放過他們,也不單單為了二女,他早就看出那宇文無極眼中的狡黠。此人非殺不可,只是如果現在殺了宇文無極,那這二女恐怕此生再與自己無緣了。

宇文無極露出失望的表情,但也不着急,反正有的是機會。

「那下臣就告辭了!」他沖許寧躬身抱拳,隨即帶着二女退出主殿。

目送三人離去,許寧這才看向姚靈兒。

「靈兒,你先去歇息吧,為夫還有要事。」

姚靈兒不由輕抿朱唇,心裏沒由來地升起一股失落感,但沒有糾纏,輕嗯一聲便離開了。

待大殿內寂靜無人,玄老的身影再度從虛空中顯現。

「少主,已依照您的吩咐將宇文家寶庫打開!」

佔領鎮北王府後,許寧第一時間命人去搜尋宇文世家的家族寶庫。

他滿意地頷首,「不錯!這事辦的很好,待會兒進了寶庫,我重重有賞!」

玄老當即拜倒,「少主,你真的要放過這些宇文家族的餘孽嗎?」

許寧微微一笑,道:「玄老放心,剛才大殿之上的話,我只是戲言。讓他們放鬆警惕而已。如今我們初來乍到,腳跟未立,還需要這些人出力。但我料定這宇文無極老賊必有後手,若他敢妄動,再殺不遲!」

聞言玄老嘿嘿一笑,看向他的目光充滿恭敬,「少主手段高明,思慮甚遠。遠超家主,老朽深感敬佩!」

言語間,兩人已來到一間不起眼的房間。

玄老伸手在牆上一拍,牆壁蕩漾起陣陣漣漪,他躬身彎腰為許寧騰出位置,許寧一步邁入寶庫中。

剛進入寶庫,濃郁的靈力撲面而來,令許寧心曠神怡。

放眼望去,一片廣袤無垠,氣派非凡的大殿映入眼帘,四周奇珍異寶不計其數,神光瀰漫,道蘊流轉。

他邁步行走其中,一一窺察周圍的寶物。

宇文世家身為曾經的玄聖天域第一世家,底蘊深厚遠非許家可比,道寶神兵、神丹秘葯、功法神通可謂應有盡有。

一番找尋下,他將最有價值的寶物盡數收入納戒,旋即來到大殿正**,那裡有一處血潭。

剛一接近,一股磅礴濃郁的血氣裹挾着滾滾靈力,撲面而來,光是吸上一口,便讓他有種修為突破的感覺。

「這是……天材地寶榜排名十七的太虛龍血!傳聞此血極為溫和,想來應該是宇文無雙留着準備突破不朽境用的!」他不禁咋舌道。

這樣的寶物就算女帝都得眼饞,不知宇文無雙是從哪弄來的。

「玄老,為我護法!」他留下這樣一句話,直接褪去衣衫,縱身躍入血潭**。

轟!

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涌遍全身。

彭拜的靈力沖刷着他的四經五脈,丹田彷彿沸騰,瘋狂運轉。

他的皮膚一陣顫抖,漆黑粘稠的雜質順着毛孔噴涌而出,伐骨洗髓!

他的體質不斷增強,修為節節攀升,不多時已從造化境八變突破到九變、巔峰、半步天尊……遠沒有停下來的趨勢,一路直逼天尊境!

太虛龍血是宇文無雙用來突破不朽境的神物,用在他區區一個造化境修士身上,效果顯而易見。

不知過去多久,許寧再次睜開眼。

血潭內已空空如也,而他的氣息已與此方天地融為一體,渾厚無比!

宿主:許寧

身份:許家嫡子

修為:天尊境一重

體質:毫無雜質,凡人上佳

修鍊功法:許家歸元功

氣運值:800

倉庫:道心神印、大道奴典

「不錯,不僅突破到了天尊境,還讓我的體質有了飛升!

話說我的氣運值怎麼多了200?這難道是姚靈兒給我凝聚的?」

許寧咂舌,突然抬手朝前方轟出一拳!

剎那間,狂暴的氣息猛然傾瀉,四周的空間劇烈顫抖,彷彿要撕裂一般。

「這種一念之間彷彿能撕裂天地的感覺,當真讓人上癮,怪不得小說里修士都喜歡追逐力量!」

他喃喃自語着,從倉庫內取出道心神印與大道奴典。

道心神印,一枚約莫手指大小的印記,通體呈琉璃色,其上神光璀璨。

大道奴典,一卷散發荒古氣息的捲軸,拿在手中竟令他有種心悸感。

他拿起道心神印,將之煉化,融入神海,頓時感到精神一振,彷彿突破了某種天地桎梏。

旋即他又翻起大道奴典,仔細察覺起來。

大道奴典上的文字並非通用文字,而是上古象文,無比玄奧,幸虧有系統翻譯,他才能看懂。

越是往下看,他就越是心驚。

大道奴典修鍊成後,可強行在別人神魂上留下屬於他的奴印。

不僅如此,大道奴典還可以在丹藥神兵上種下烙印,可以在使用者身上留下奴印!

被種下奴印者,將會保留自身心智、記憶,並對他完全服從!

此奴印外人根本無法發現,在不觸發的情況下就連本人都無法察覺。

「大道奴典當真恐怖!」

他深吸口氣,照着大道奴典的運功法門修鍊起來。

半夜過去,他才堪堪將大道奴典參悟。

此時正值寅時,黎明尚未破曉,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

他砸吧砸吧嘴,決定趁這段時間試試大道奴印的威能。

離開寶庫,他一路來到姚靈兒的房間,發現佳人早已醒來。

姚靈兒穿着一襲單薄的衣裙,其內豐盈妙曼的嬌軀依稀可見。

雖只有二八芳華,卻是跌宕起伏,一對柳腰盈盈一握,豐翹的蜜桃臀幾乎被床榻壓成一團,吹彈可破的嬌軀泛着盈盈光澤,頗為動人。

許寧前世雖也見過不少美女,但像姚靈兒這樣的清純古典美人還是頭一回見。

尤其是想到她屬於自己,就隱隱有種興奮感。

眼前的少女是自己的女人!

渾身上下,每一寸玉肌都是屬於自己的!

佔有慾從他心中升起。

「夫君,你怎麼來了?」

望着突然出現的她,姚靈兒俏臉微微一紅,兩人雖有夫妻之名,卻無夫妻之實,面對許寧她還是很羞澀的。

「靈兒,你既已是我的人,我就傳你一門許家秘術。」

許寧微笑道:「來,將你的神魂對我敞開。」

姚靈兒俏臉微微一紅,雖有幾分疑惑卻沒說什麼,輕嗯一聲,緩緩閉上美眸,將神識向他敞開。

他臉上笑容不變,掌心神光交織,凝聚起一枚大道奴印,按在姚靈兒眉心,將奴印烙在神魂上。

後者嬌軀一顫,剎那間,兩人彷彿冥冥之中多了一抹聯繫。

許寧詫異地發現,大道奴印遠比他想像的要霸道。

現在的他不僅能夠感知姚靈兒的位置,甚至連對方的心思都能察覺,可在一念之間決定對方的生死!

「靈兒,來,躺上去,為夫要好好寵愛你。」他指着房間內的床榻開口。

姚靈兒俏臉攀上兩抹嬌羞,一直紅透耳根,美眸浮現水霧,含羞待放。

她驚訝地發現,面對許寧提出的「過分要求」,她竟生不出厭惡,反而甜蜜蜜的,感到無比幸福。

「嗯。」她柔聲道,很自覺地爬到床榻上……

一夜無眠。

鎮北王府,一處別院內

宇文無極端坐正**,四周坐滿宇文世家高層。

「京城之事,我已派眼線查明,正是許寧此子向女帝泄露情報,害無雙老祖慘遭女帝毒手!」

「如今他卻換了一副嘴臉,想要收復我等為己所用,你們說能答應嗎!」

眾人齊聲呵道:「不能!」

「許寧此子欺人太甚,滅我老祖,霸佔我王府!」

「既往不咎是假,緩兵之計,蠶食分化才是真!」

「此子不除,天理難容!」

宇文無極深吸口氣,雙手背負,語氣鏘鏘有力。

「我宇文世家並非沒有機會,只要能挾持許寧就能脫困逃往北冥神域,只要能逃到北冥神域,北冥女帝定會救下我等!」

他將目光投向身旁兩位女子。

「霜兒,柔兒,我宇文家未來如何,就看你們這次成敗與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