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頭頂忽然傳來男人嘶啞微涼的聲音,緊接着,她被拽着胳膊拉了起來。
  姜宴歡狀似無辜:「還沒有……」
  「那恐怕就是落在了房間。」
  霍沉舟揚着下頜看她,眼神不辨喜怒:「我陪你去找。」
  說完,他便直接將姜宴歡拽出了泳池。
  姜宴歡猜測他是動情,終於鬆了口氣。
  等回到房間,她想辦法給他下了葯,也就算完成任務了吧?
  她乖順跟着他回房,一到房間,霍沉舟便反鎖了門,重重將她扔到床上。
  「很喜歡玩?」
  男人欺身壓下,滾燙的胸膛緊貼着她的柔軟:「姜宴歡,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
  「那……哥哥想怎麼懲罰我?」
  姜宴歡的手在他胸口畫圈,眼波流轉間勾魂攝魄。
  霍沉舟看着她,目光晦暗,忽然掐着她的腰將她按到自己腿上,狠狠一巴掌朝着她臀部扇去。
  啪的一聲響,她臀肉上落下一道通紅掌印。
  姜宴歡眸子一縮,臉瞬間通紅,怎麼也想不到霍沉舟竟然會……打她屁股!
  「做哥哥的懲罰妹妹,也就只能是這樣了。」
  霍沉舟冷笑,又是一巴掌拍下去:「滿意了?」
  「你,你放開我!」
  姜宴歡緊咬着唇想掙扎,霍沉舟卻直接解開了她下裙的帶子。
  她挺翹的臀暴露在她面前,男人粗糲的大手再次拍下:「是你要我懲罰,現在又逃什麼?」
  姜宴歡滿臉羞憤,可身體的反應卻異常奇怪,腿間竟然又有些濕潤。
  她眼圈通紅,正要開口,外面卻忽然傳來敲門聲。
  「沉舟,你在裏面嗎?」
  姜宴歡心裏一緊。
  這聲音是霍沉舟的未婚妻盧寧兒……
  她怎麼會來!
  姜宴歡有些許的慌亂,趕緊整理了一下儀容,擔心被盧寧兒察覺到什麼。
  霍沉舟視線落在了門口,走過去開了門,順帶讓開了一條小道,盧寧兒剛進門就瞥見了姜宴歡。
  頓時蹙眉,眼底儘是不悅和對姜宴歡的厭惡。
  「你怎麼在這裡?」
  盧寧兒絲毫沒有半分的客氣,那眼眸中滿是譏諷,沒等姜宴歡回答,便看向霍沉舟隨意說道:「沉舟你不是來談合作的嗎?他們都在等你。」
  霍沉舟勾了勾唇:「宴歡的戒指弄丟了,我來陪她找。」
  說是解釋,但是霍沉舟那隨意的態度讓盧寧兒不爽,她打量了一下姜宴歡,眼底的憤怒重了幾分。
  姜宴歡不經意地抖了一下,垂着眸子。
  盧寧兒更加不屑,惡劣的語氣滿嘲諷:『「她的戒指有這麼珍貴嗎?丟了就丟了,犯得着找?」
  「盧小姐,我……」姜宴歡想要說些什麼,盧寧兒卻不想聽,滿臉厭惡的打斷了她的話:「打住,我不想聽,不就是一枚戒指嗎?耽誤了沉舟談生意,損失多大你清楚嗎?」
  那呵斥的聲音貫穿房間,姜宴歡不敢插話了。
  看着姜宴歡這副唯唯諾諾的樣子,盧寧兒那張精緻的小臉上浮起了一抹狐疑還帶一絲挑釁的神色:「還是說,你的目的不是找戒指這麼簡單?」
  「盧小姐你……你這話什麼意思?」
  姜宴歡生怕被盧寧兒發現自己勾引霍沉舟的事情,她努力讓自己平復心情,不讓盧寧兒察覺。
  撐起笑容,姜宴歡恢復平穩表情:「盧小姐不是說客戶在等哥哥嗎?盧小姐陪哥哥去談合作吧,不用管我了,我自己找吧,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
  像是刻意說的最後一句話,盧寧兒皺起眉頭。
  「不過就是霍家的一個養女,能買什麼貴重的首飾?」盧寧兒一臉瞧不上姜宴歡,「你可真的是跟你那個舔狗爹一樣,骨子裡都透着輕賤!」
  這話,讓姜宴歡心裏咯噔了一下。
  輕賤。
  心裏突然有些發酸,要不是為了能拿回母親的遺物,她怎麼可能這麼作踐自己?
  姜宴歡看着高高在上的盧寧兒,拳頭緊握,努力的壓抑着情緒。
  盧寧兒注意到她眼裡的不甘,露出一絲冷笑。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且不說我是霍家未來的少奶奶,哪怕我盧家大小姐的身份也比你高貴,而你只不過是一個養女。」
  「我看,你倒不像是要找戒指,我進來的時候,你好像在整理衣服吧?你該不會是想要跟你爸一樣不要臉勾引沉舟?」
  盧寧兒眼底閃過一抹狠厲,死死地盯着姜宴歡,似乎要從姜宴歡的臉上看出異樣。
  「我……我們真的是在找戒指……」
  姜宴歡自覺說不過盧寧兒,她向邊上依靠在門邊抽煙儼然一副看熱鬧模樣的霍沉舟投去了求助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