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第二天清早,她還沒清醒管家便將她叫醒:「小姐,少爺要出發去溫泉酒店了,夫人吩咐說讓她帶上您一起去玩。」
  姜宴歡一陣疑惑,為什麼讓她去溫泉酒店?
  她應了一聲,換好衣服下樓,就看見霍夫人跟霍沉舟正在吃早餐,而父親在廚房忙活。
  見她下樓,霍夫人語氣疏離:「這次讓沉舟帶你出去,也算是讓你見見世面,相看相看,沉舟的合作夥伴大多都是才俊,也配得上你,你可不要不識抬舉。」
  姜宴歡不知是什麼狀況,卻還是低眉順眼點頭:「好的阿姨。」
  霍沉舟從始至終沒抬頭,只是看着財經雜誌一語不發。
  臨上車,姜一明才趁着沒人拉住她。
  「今天霍沉舟跟幾個合作夥伴要去溫泉酒店談生意,我哄着你阿姨,說是給你相看個好人家才讓你跟着去,到時候你把這個東西放在他酒水裡,就一定能得手。」
  姜一明將一袋藥粉塞給她,聲音冷厲:「好好把握機會,不然你也知道後果。另外,她可是想把你嫁給那個章總的,你也不想以後只能伺候一個老男人吧?」
  姜宴歡握着那袋藥粉,手心冒汗。
  給霍沉舟下藥?
  以那個男人的脾氣,他恐怕會生生折磨死她!
  可看着姜一明威脅的顏色,她也知道別無選擇……
  「我知道了。」
  姜宴歡僵硬點了點頭,走出別墅心情忐忑上了車。
  霍沉舟一路冷着臉沒說話,她也不敢出聲。
  等到了溫泉酒店,她便去更衣室換了衣服。
  霍家給她準備的是一套露背的系帶泳衣,似乎是小了一碼,穿在身上格外的緊繃。
  她將紙包裝在防水袋裡,若無其事走了出去。
  霍沉舟正跟合作夥伴一起泡在泳池裡,肌肉勻稱的上身分外漂亮,寬肩蜂腰,胸肌和腹肌輪廓分明,實在惹眼。
  「咦,這就是霍總那位妹妹?」
  他的一位合作夥伴注意到姜宴歡,忍不住笑道:「霍總真有福氣,妹妹長得實在漂亮。」
  霍沉舟也扯了扯唇,笑意卻不達眼底,看着她淡聲道:「你隨意玩。」
  姜宴歡咬了咬唇:「哥,我想去泡牛奶浴,但那邊人太多了,我有點害怕……」
  霍沉舟擰眉,明顯是不耐煩。
  可他的合作夥伴卻道:「既然是這樣,我們就陪小姑娘一起去好了。」
  霍沉舟默了一瞬,還是點了頭。
  一群人走向牛奶浴,姜宴歡坐到霍沉舟身側,看起來乖巧又安分。
  看着霍沉舟在跟人聊天,她抿了抿唇,手慢慢探向他大腿。
  霍沉舟感受到那一樣的癢意,目光轉向她,眼底一片警告的冷色。
  姜宴歡卻篤定他不會叫破自己的小動作,手上的動作更加放肆。
  她輕輕揉着他泳褲那處隆起,手一點點上移,在他結實堅硬的腹肌上撫摸挑逗。
  男人額前青筋似乎跳了跳,眼神更冷,壓低聲音湊近她開口:「姜宴歡,別太過分。」
  「怎麼了哥哥?」
  姜宴歡故意裝傻:「你臉色好像不太好,是不舒服嗎?」
  一邊說著,她指尖已經順着他泳褲邊緣滑入,不輕不重撩撥那兩團有些溫熱的軟肉。
  霍沉舟的手握得親近猙獰,推開她就要起身。
  可姜宴歡的手卻忽然完全伸入,直接握住那已經有些堅硬的灼熱。
  好大……
  握住那一瞬,姜宴歡的腦袋都是一空。
  她從小學鋼琴,老師一直誇她有一雙天生適合做鋼琴家的手,肌肉均停,手指修長。
  可她差一點都要握不住霍沉舟那裡……
  霍沉舟呼吸也是一滯,臉色更加僵硬。
  「霍總,您這是怎麼了?」
  牛奶浴池中全是乳白的鮮奶,沒人看得見池中那曖昧的動作,看見霍沉舟遲遲不說話,有人忍不住開口詢問:「是身體不太舒服?
  「無事,剛剛不過有點走神。」
  霍沉舟忍住悸動:「您繼續說。」
  那人沒察覺異常,也就繼續跟霍沉舟接着剛剛的話題聊了起來。
  還能這麼鎮定嗎?
  姜宴歡唇角微微一彎,狀似緊張的摸着手指:「我的戒指好像丟了……」
  霍沉舟冷漠看她一眼:「自己去找。」
  姜宴歡乖巧點頭,低頭潛入水中,摸索着再次握住了他的灼熱。
  這一次,她直接隔着泳褲吻了上去。
  霍沉舟的身體明顯變得緊繃,拳頭捏得青筋暴起。
  姜宴歡輕輕伸出舌頭,隔着布料含住那已經昂揚升起的灼熱頂端,繞着它舔舐挑逗。
  感覺着泳褲下那堅硬越發大,她笑得更加得意。
  還以為他真的不行,原來是口嫌體正直。
  「找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