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帶着煙草味的外套扔在她身上,霍沉舟語氣生硬:「穿上,出來。」
  姜宴歡愣了一瞬,哆哆嗦嗦將他外套裹在身上,只覺得眼圈格外酸,雙腿也顫抖得厲害。
  但看着包間里那些人的眼神,她一點也不敢耽擱,幾乎是小跑着跟着他走了出去。
  男人一語不發走出會所,拉開車門示意她上車。
  「……謝,謝謝哥哥。」
  姜宴歡吸了吸鼻涕,低頭掩飾着通紅的眼圈上車。
  霍沉舟發動了車子,語氣微涼:「若不是因為你現在名義上是霍家的養女,怕你給家裡丟人現眼,我不會管你的死活。」
  姜宴歡死死咬着唇沒說話,只是低頭將外套裹得更緊。
  霍沉舟倒也沒有再找麻煩,一路沉默着開車。
  很快,車子便停在門口。
  姜宴歡下車,猶豫了一瞬,脫下身上外套遞給他:「哥哥……你的外套。」
  「扔了吧。」
  霍沉舟唇角笑意譏諷:「髒了,我還怎麼穿呢?」
  他冷漠推開她的手,直接走進了大宅。
  姜宴歡的身體僵了僵,被夜風吹得忍不住打了個寒噤,緊抿着唇走進家門。
  客廳里,她父親姜一明正滿臉堆笑站在霍沉舟面前:「少爺回來了?我,我吩咐宴歡去給你送醒酒湯呢,您看見她了嗎?」
  霍沉舟看着他扯了扯唇,笑意卻不達眼底:「姜叔有心了,醒酒湯很不錯,我先上樓了。」
  那就是遇上了?
  姜宴歡恰好走進來,姜一明看着她身上的外套,眼中明顯閃過喜色。
  霍沉舟冷冷看着兩人,直接上了樓。
  姜一明按捺不住激動,等霍沉舟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便迫不及待地拉住姜宴歡:「怎麼樣?他碰你了嗎?」
  姜宴歡無意識握緊了拳,看着父親殷切的眼神,莫名覺得一陣作嘔。
  許久她才道:「他不肯碰我。」
  「不肯碰你?你是按照我說的做的嗎?」
  姜一明眼神狠厲,逼近她冷冷開口:「還是說,你故意敷衍我?我看你是真的不想要那個短命鬼留下的東西了?」
  姜宴歡看着面目猙獰的姜一明,幾欲作嘔。
  她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呢?
  為了算計自己的繼子,用前妻的骨灰和遺物威脅親生女兒!
  可是她不敢跟姜一明撕破臉……
  姜宴歡逼着自己鎮定下來,聲音沙啞:「我去的時候他包廂里有很多人,他總不可能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對我做什麼吧?」
  姜一明愣了愣,揮手將她扔開:「我還以為他是自己去的……媽的,真是背運。」
  他不耐看一眼姜宴歡:「這次就算了,我會再想辦法給你找機會的,上去吧。」
  姜宴歡緊咬着嘴唇,狀似乖順上樓,眼中卻帶着晦暗的光。
  她不想再這樣任由他擺布……何況霍沉舟哪裡有這麼好勾引?
  還不如找機會偷走母親的遺物,遠走高飛!
  看着姜一明在廚房忙活,她悄然握緊了拳。
  姜一明能入贅霍家,靠的就是尚算不錯的皮囊和伏低做小的性格,每天晚上霍夫人到家前,他都要在廚房親手準備夜宵,絕對沒時間上樓!
  姜宴歡深吸一口氣,放輕了腳步走進主卧。
  他既然要用母親的遺物威脅她,東西就一定不會放得太遠,最有可能就是在卧室里!
  她走進房間小心翻找,卻是一無所獲。
  怎麼會這樣……
  姜宴歡擰緊了眉不肯死心,目光落在房間里那隻保險柜上。
  會在這裏面嗎?
  她猶豫着想上前,身後卻忽然傳來冰冷的聲音。
  「你在做什麼?」
  姜宴歡的身體陡然一僵,回頭便看見霍夫人眼神嫌惡看着她。
  她僵硬開口:「阿姨……」
  「誰允許你進我房間?」
  霍夫人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她一眼,似笑非笑:「怎麼?小小年紀不學好,還想偷東西么?」
  姜宴歡只覺得手腳冰涼,握緊了拳強作鎮定開口:「沒有,我,我只是……只是路過。」
  她知道這謊言拙劣,可現在也沒了別的解釋。
  「這麼一說,倒是阿姨誤會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