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一陣嘖嘖聲響起,霍沉舟身旁的男人朝她啐了一口:「還真是不要臉。」
  「跟她那個跪舔霍夫人的狗腿子爹一樣唄,厚顏無恥!」
  「穿成這樣跑出來,還挺放得開的,一會是不是要直接脫光了坐上來勾咱們霍少啊?」
  那些話刀一樣戳在姜宴歡心裏,讓她臉色更白。
  圈子裡沒人不知道霍沉舟因為當年那件事有多恨她,討好霍沉舟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就是羞辱欺凌她。
  她先前能躲,可今天,她不得不自己送上門來。
  霍沉舟垂眸看着她,唇角的嘲弄更深,漫不經心拿起酒杯:「噢?那你想怎麼勾引?」
  姜宴歡被那雙黑眸看着,只覺得自己像個小丑。
  她顫抖着起身跨坐在男人腿上,雙膝跪在他大腿邊,手慢慢按在男人胸口,隔着他襯衣輕挑慢攏,試圖勾起他的**。
  霍沉舟眼神更加譏誚:「就這點本事?」
  姜宴歡身體顫抖得更厲害,湊過去問上他帶着清淺胡茬的下頜,再一點點下移,落在他凸起的喉結上。
  「還真是沒用。」
  霍沉舟嗤笑,直接掐着她脖子將她扔在旁邊沙發上,看向身旁的男人:「小四,讓你叫來的女人給她示範一下,該怎麼勾男人。」
  被他叫住的男人邪笑一聲,拍了怕懷中女人的腦袋。
  那女人識趣媚笑,蹲下身嫻熟解開他的褲扣,直接開始吞吐。
  姜宴歡的臉色更白了。
  要在這麼多人面前,做這種事情?
  「不行?」
  霍沉舟理了理衣衫,語氣疏冷含戾:「那就趕緊滾。」
  包間里的人都感覺到他心情不快,有人上來想要拉走姜宴歡。
  「我可以!」
  她推開那人,強忍着羞憤起來,慢慢蹲在地上。
  她身上的衣服本就又短又緊,白皙的軟肉被水手服勒出挺翹的輪廓,透過胸口看過去,幾乎一覽無餘。
  眼下蹲在地上,那短裙再遮掩不住風光,隱約能看見一抹黑色在兩條纖細腿間,勾勒出迷人的弧線。
  可她的手剛要按在他褲鏈上,霍沉舟便掐住了她手腕。
  「你要是泄憤傷了我,我可就得不償失了。」
  他眼神揶揄,揚起下頜看向旁邊的酒瓶:「去,對着那個做,讓我看看你有幾分本事。」
  對着一隻酒瓶,做那樣羞恥的事情?!
  姜宴歡腦子一片空白臉上毫無血色,胸口也是起起伏伏。
  霍沉舟不想要她,他只是想羞辱她,把她踩到泥濘里!
  她本能想逃走,霍沉舟卻道:「做不到,我就只能當你居心不良,送你去陳董那裡了。」
  姜宴歡的手發著顫,頂着慘白的臉僵硬接過酒瓶,輕輕含住,顫抖着伸出丁香小舌,在瓶口輕輕舔舐。
  包廂里,眾人又是一陣起鬨,甚至有人拿出手機,對準姜宴歡的臉開始錄像。
  姜宴歡的手已經抖得握不住酒瓶,卻還是生澀又僵硬的將酒瓶含得更深,幾乎抵到喉嚨。
  她嘴角流出涎液,襯得殷紅的唇更顯誘人。
  旁邊的人早已看得有了反應,可是霍沉舟一臉冷漠。
  直到她被噎得眼圈通紅,他終於起身,奪過酒瓶掐住了她下頜,細細端詳。
  是終於對她有了興趣嗎?
  姜宴歡鬆了口氣,正想說話,霍沉舟卻將她扔開,神情戲謔:「技術太差,實在是沒什麼意思,滾吧。」
  姜宴歡臉色一白:「可是我……」
  「要我再說第二遍?」
  霍沉舟揚起下頜看着她冷笑:「惹我不高興,你只會死得更快。」
  姜宴歡僵硬站在原地沒動,旁邊淫笑着開口:「霍少看不上,不如送給我玩玩吧?這女人反正都這麼賤了,總要讓她嘗嘗男人的滋味吧?」
  霍沉舟扯了扯唇:「隨意。」
  姜宴歡臉色一白,下意識後退:「不要……」
  「裝什麼貞潔烈女?霍少看不上你,我樂意讓你伺候,是你的福氣了!」
  那男人舔了舔唇,直接扯住了她的頭髮,將她拽向洗手間。
  姜宴歡被按在洗手台上,那隻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摸索着就要扯掉她的裙子。
  「放開我!」
  姜宴歡掙扎得更加厲害,不住踢打着那男人,臉上卻挨了重重一耳光:「少給臉不要臉!」
  她只覺得頭腦昏沉,朦朦朧朧看見他解下皮帶靠近,心裏一片凄然。
  而外面的人更加興奮,洗手間的門是磨砂玻璃,隱約能看見裏面交纏在一起的人影。
  「看着身材不錯啊,等宋少玩夠了,我也想嘗嘗看這女人。」
  「還是霍少眼光高,這麼水靈的送上門來都不要。」
  霍沉舟握着酒杯,眼中看不出情緒。
  旁邊卻有人遲疑道:「霍哥,這畢竟是您名義上的妹妹,這麼個鬧法被人知道了……有點不合適吧?」
  霍沉舟眸子又暗了一寸,摩挲着酒杯一語不發。
  而洗手間里,姜宴歡身上的裙子已經被撕碎。
  姜宴歡心裏冷得發疼。
  被這樣對待,她的人生也算是徹底毀了,外面那些人怕是要徹底把她當成下賤的玩物,她的名聲從現在開始,就髒得再也洗不幹凈!」
  可此時,洗手間的門忽然被踹開。
  骨節碎裂的聲音響起,緊接着是熟悉的冷硬聲音:「拖下去,今天的事情,一個字也不許提。」
  霍沉舟……?
  姜宴歡獃獃躺在沙發上看着他捏斷宋明手腕,將他扔給身後的保鏢,滿臉不敢置信。
  他怎麼會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