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終於找到了工作,姜宴歡是有些激動的。
  才傍晚,姜宴歡就來會所報道了。
  「大叔,那我應該做些什麼?有沒有培訓之類的?」姜宴歡是不太了解會所工作的,生怕出錯。
  「叫我張經理就好了,你先去換上工作服,然後我帶你去熟悉一下。」張經理給了姜宴歡一套衣服,指了指一個工作間,「去換吧。」
  姜宴歡聽話的進了工作間,換上了衣服。
  白色襯衣包臂裙,輕薄而不遮體,一雙長腿顯露無疑,她伸手扯了扯有些過短的裙子,輕咬了咬唇。
  等姜宴歡出來,張經理目光在姜宴歡的身上打量了幾眼。
  姜宴歡渾身緊繃,想要逃離。
  可她很需要這份工作,她不能走。
  「不錯。」之後張經理就帶着她去了一間包廂。
  在路上,張經理也擔心姜宴歡太單純容易惹怒客人,不停地給她說著規矩。
  門口,張經理還是有些不太放心:「都記住了嗎?」
  姜宴歡點頭,在張經理推開門的瞬間,她進去了。
  昏暗的燈光,讓姜宴歡回想起了父親第一次安排她去勾引霍沉舟的那天,冷不丁的,姜宴歡心裏一咯噔。
  「哎喲,霍少,顧少,真是不好意思啊,久等了,來我介紹一下,這是我們會所今天來的新人。」張經理說話間還拉扯了一下姜宴歡,「來跟霍少顧少打個招呼。」
  姜宴歡愣在原地。
  腦子裡還在回蕩着張經理剛才的那番話。
  霍少?
  哪個霍少?不會是霍沉舟吧?
  「發什麼呆呢?趕緊的,機靈一點兒知道嗎?在我們會所,客人是最大的,要想辦法哄得客人開心。」張經理壓低了聲音湊在姜宴歡的耳畔說道。
  姜宴歡腦子有些發懵。
  「這新人,多少有點不太懂事啊。」顧少的語氣聽起來有些不爽,他起身走到了姜宴歡的跟前,伸出一根手指抬起了姜宴歡的下巴。
  「叫顧少。」張經理推了推姜宴歡。
  姜宴歡被動地喊了一聲。
  包廂人不多,寥寥幾個,但是大家都在玩得很開心,只有坐在邊上的一抹身影,清冷的姿態,聽見姜宴歡的聲音,頓時目光投了過來。
  「嘖,這清脆的聲音,清純的模樣,看起來……很純啊。」顧少調侃。
  張經理趕緊附和:「是是是,這是宴歡的第一份工作,還得要麻煩霍少跟顧少多多照顧呢。」
  「那是自然,我啊,就喜歡這樣單純的小姑娘呢!」顧少說話間就搭上了姜宴歡的腰。
  完全是出於本能,姜宴歡微微掙扎了一下,想要躲開。
  顧少卻沒察覺,摟着姜宴歡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端起了一杯酒放在了姜宴歡的嘴邊,臉上輕佻地笑着,「會喝酒嗎?」
  姜宴歡搖了搖頭。
  屆時,一隻手伸到了姜宴歡的面前,將顧少的那杯酒拿過去放在了桌上。
  順着那隻手的視線看過去,姜宴歡頓時想要逃走。
  怎麼……怎麼會是霍沉舟!怎麼真的是霍沉舟啊?!
  姜宴歡害怕霍沉舟就像是與生俱來的,哪怕是之前勾引霍沉舟,也是迫不得已,但是仍舊改變不了她心裏害怕霍沉舟的現狀。
  「起來,跟我出去。」霍沉舟抓起了姜宴歡的手就往外面走。
  顧少見狀覺得不對勁,趕緊問道:「哎,這個新人霍少認識嗎?」
  「認識。」丟下這句話,霍沉舟就硬拽着姜宴歡離開了包廂。
  「你放開我,我在工作。」姜宴歡想要掙脫霍沉舟的手,但是力氣壓根沒有霍沉舟大。
  任由着霍沉舟帶着自己到了隔壁的包廂。
  霍沉舟坐在沙發上,點燃了一根煙,看起來好像情緒很穩定,瞥了邊上的姜宴歡一眼:「看來,你是一刻都不安分啊?」
  「我,我只是想要賺點錢。」姜宴歡解釋。
  「賺錢?怎麼,是我們霍家虧待你了嗎?」霍沉舟就跟聽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冷笑:「還是說,你來這兒工作,就是為了勾引富二代?」
  姜宴歡搖頭否認:「我沒有,我真的……」
  霍沉舟壓根不給她解釋的機會,直接就掐滅了煙,欺身而上。
  「你還真是欠收拾啊。」霍沉舟禁錮住姜宴歡的雙手,粗暴地吻住了她,肆虐地吸允,試圖撬開她的貝齒。
  「哥哥……」姜宴歡柔弱的一聲哥哥,霍沉舟眉頭不易察覺地蹙了蹙,他冷眼嘲諷:「怎麼?那天晚上是誰在求着我給?」
  姜宴歡緩緩地鬆懈下來。
  由着霍沉舟攻陷。
  這次的霍沉舟沒有一點的溫柔,他像是在泄憤一般,手指一次又一次地進出,姜宴歡下身的痛感讓她不得不用手肘推開霍沉舟。
  霍沉舟壓着姜宴歡,手指快而有力,整個包廂都能聽得見水的聲音。
  「哥哥不要……」姜宴歡吃不消了。
  「不要?求我啊!」戲謔的聲音傳來,手指卻更快更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