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慌不擇路的,姜宴歡連忙想從霍沉舟的懷裡起身,卻被霍沉舟死死地捏住了手腕。
  姜宴歡有些吃痛地吸了一口氣。
  「哥哥,你弄痛我了。」姜宴歡故意一副委屈的模樣,有些昏暗的房間里,她看不清楚霍沉的神色。
  卻在霍沉舟身上感受到了那股壓迫的氣息。
  不等姜宴歡反應過來,霍沉舟直接翻身,將姜宴歡給壓在了身下,粗糲而霸道的吻,讓姜宴歡有些不知所措。
  霍沉舟嘴裏的酒氣讓姜宴歡有種醉醉的感覺。
  緩緩地,姜宴歡開始回應起了霍沉舟的吻。
  下一刻。
  霍沉舟的手已經探到了姜宴歡的身下,和之前的兩次一樣,姜宴歡身子輕微顫抖了一下,隨着男人手上的摸索,身下漸漸泛起了濕意。
  「呵……還是那麼賤啊,還沒有怎麼開始撩撥,就有感覺了?」霍沉舟冷嘲熱諷的態度讓姜宴歡一顆心頓時冷了下來,原本有些染上**的雙眸逐漸清醒。
  臉色有些蒼白。
  幾秒鐘後,姜宴歡臉上忽然帶着魅惑的笑意,主動吻了起來,嬌嗔道:「哥哥……想要嘛。」
  聽見姜宴歡的話,霍沉舟明顯有了感覺,下面已經撐起了傘,但是表面上卻沒有任何反應。
  「想要是嗎?」霍沉舟的語氣略帶譏笑,手指在姜宴歡身下的敏感處撩撥着,問道,「是這裡嗎?」
  被刺激到的姜宴歡身體一顫,手不自覺地摟住了霍沉舟的脖子,點頭輕吟:「嗯……」
  聽見這話,霍沉舟手指突然伸入,姜宴歡整個人都僵硬了一下,下身突然間的脹滿,她不由得喘了起來。
  「這就對了嘛,你父親那麼會伺候人,你要是連叫都不會,都說不過去。」嘲諷的語氣讓姜宴歡十分難堪。
  可她卻不得不這麼做。
  她知道,這是很好的一次機會。
  只要霍沉舟碰了她,她就可以離開,眼下只差最後一步。
  姜宴歡緊緊地抱着霍沉舟,嬌滴滴地說道:「哥哥……人家受不了了,可不可以進來?」
  「就這麼想要?」
  說完,霍沉舟的手指用力插入,狠狠地抽了幾下,姜宴歡喘息着,受不住的她挺了挺身體,卻還是死死地抱着霍沉舟。
  「哥哥,還要……」
  「要什麼?」霍沉舟明知故問。
  姜宴歡有些難以啟齒,但是想到了馬上就要達到目的,她羞恥地咬着嘴唇,啟口:「要哥哥進去,要哥哥的那裡進去……」
  話落。
  霍沉舟作勢一隻手開始解褲扣,姜宴歡有些害怕,畢竟白天在溫泉親身感受過了霍沉舟那個地方的粗大,那麼大的東西,會不會撐壞自己……
  「哥哥……輕點,我有點緊張……」姜宴歡字字句句都在引誘着霍沉舟。
  就在姜宴歡以為快要來的時候,霍沉舟卻突然就停下了動作。
  和上次一樣,將手指抽了出來。
  霍沉舟諷刺地笑道:「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會碰你吧?你也不想想自己什麼身份,不過就是我們霍家的一個養女,有什麼資格跟我上床?」
  「哥哥……」姜宴歡失落的神色被昏暗的燈光掩藏,唯諾地喊了一聲,還想要把握住這次的機會,「哥哥我可以什麼都不要的……只要哥哥……」
  姜宴歡說著,主動地覆了上去,想要吻霍沉舟。
  霍沉舟推開了她,冷着一張臉盯着姜宴歡,剛插入過的手指放在了姜宴歡的面前。
  霍沉舟嗤笑,「你憑什麼覺得,我會為了你的身體,給你父親留下把柄?」
  姜宴歡面上撐起一抹苦笑。
  果然。
  又是這樣。
  霍沉舟壓根就是在故意戲弄她!
  她就說嘛,霍沉舟明明都已經知道了她父親的計劃,怎麼可能還會願意碰她?她又怎麼可能有機會成功拿到證據?
  看着站在床邊整理衣服的霍沉舟,姜宴歡嘴角的笑容抽了抽。
  直到霍沉舟離開,姜宴歡一顆心才放了下來。
  再次去了浴室,將自己清洗了一遍,姜宴歡回到床上,抱着被子,眼淚也不爭氣地落了下來。
  ……
  幾天過去,姜宴歡投遞的簡歷一直沒有消息,沒有辦法的她只能去貼有招聘的店裡一家一家問,但是由於沒有任何的工作經驗,都被拒絕了。
  失落的姜宴歡走到了一家會所門前,看見貼有招聘服務生的廣告,她猶豫片刻還是進去了。
  接待姜宴歡的是一個看上去有些年紀的大叔,看見姜宴歡清純的模樣,大叔問道:「知道會所的服務生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嗎?」
  姜宴歡那雙乾淨的眸子盯着大叔。
  「跟別的服務生不一樣嗎?」
  一句反問,大叔有些詫異,她怎麼連這個都不懂?
  但是大叔卻留了小心思:「一樣一樣,反正都是伺候客人的嘛,那你晚上來上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