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r>兩人一前一後走着,背後磨磨唧唧的少年忽然嘆了口氣。
沈一安翻了個白眼:「小朋友,你事很多哎。」
她一轉身,就看到少年手裡拿着四界俊男美女圖冊,認真翻閱。
沈一安:????
「哪來的?
你有錢買?
偷的?」
少年自顧自翻着,樂呵呵道:「這畫冊有意思,我喜歡。」
「喂,不許偷東西。」
沈一安腦殼很疼。
「沒偷,當著老闆面拿的。」
沈一安嘖嘖:「就給你了?
喲,長得好看還挺吃香?」
她話音未落,便傳來書攤老闆的嘶吼。
「搶東西了!
還打人!
就是他,快抓住他!」
書攤老闆頂着一張鼻青眼腫的臉,吆喝着幾個膀粗腰圓的漢子拿着棍棒,追了上來。
少年聽到背後的叫喊,有些不耐煩,將圖冊揣進胸口,擼起了袖子準備干架:「嘰嘰歪歪吵死了。」
「啊喂,你搶東西打人還有理了?」
「我又沒傷人性命!」
「打人也不行!」
「我只是輕輕愛撫了一下他。」
「好的,那請你繼續愛撫,我先走了。」
少年見沈一安走了,瞬間也沒了大幹一場的興趣,涼涼道:「既然沈一安不喜歡打架,那今日便宜你們了!」
******沈一安:「剛剛在藥店是沒聽錯吧,這對小情侶是要殉情?」
山林間的一處小屋,有些簡陋但很乾凈,似乎小情侶在此處住了一段時日,院子外的大鐵鍋咕嘟咕嘟冒着熱氣。
少年:「一大包老鼠藥都倒進去,等着收屍就行。」
他咽了口唾沫,試探地問道:「等他們死了,可以給我吃嗎?」
沈一安:?????
「你作為一個花妖,不去吃肥料,跑來吃人?
真噁心,我不給你取名字了。」
等進了鬼界就把他甩掉。
少年嘴角抽搐,掙扎片刻,道:「妖吃人精魂,不是很正常?
而且我已經忍着不吃活人了。
好了,你說不吃就不吃,你幫我取了什麼名字?」
沈一安:「花朝。
起於花下,初見朝陽。
不客氣,我就是這麼有文化。」
「花朝?」
花朝一邊念着,唇角勾起,頭頂綁發的紅繩旁,緩慢長出綠色小葉,他被她身上誘人的氣息吸引着,目光再次移至她身上散發著金色光圈的內丹。
他忍不住靠近沈一安,咽了口唾沫,壓制內心的慾望,道:「這個名字很好聽,我很喜歡。」
沈一安:「那你要怎麼謝我?」
少年脫口而出:「我會忍住不吃你的。」
他雖然很着迷她身上的氣息,但是吃了就聞不到這麼香甜的味道了,也看不到這麼好看的眼睛了。
沒辦法,忍忍吧。
沈一安露出職業假笑:「好的,謝謝你。」
要不是看你還有些卵用,老娘早就送你去做肥料了。
第80章捨不得「這女子本是一家大戶,豆蔻年華時,撿回了這男子,日久生情相愛了。
可是這男子只是他們家中侍衛,門不當戶不對,因此兩人便私奔了。
不過似乎是女方家人追來了,兩人知道世間之大,再沒有她倆容身之處,就決定共赴鴻蒙。」
花朝言簡意賅,介紹了下劇情。
沈一安瞪大了眼:「你怎麼知道?
你會看相?」
花朝收回指尖的透明小傘,是蒲公英的一株小傘,輕飄飄自小屋內飛出。
他狐疑地看向沈一安:「你們仙門的修士都這麼廢物?
不會隔空取音?」
沈一安撇嘴:「我們仙門中人,不屑偷聽牆角。」
這麼說著,那兩人從屋裡走了出來,你儂我儂,如膠似漆,畫面逐漸變得少兒不宜。
「女的挺好看,男的半邊臉都是刀痕舊疤。」
*******院亭內石桌旁,兩人面前擺好燒糊了的粥。
女子神色有些嬌羞:「這粥賣相不好,阿苑莫要嫌棄。」
阿苑柔聲道:「小姐第一次為阿苑下廚,阿苑怎會嫌棄。」
兩人又是你儂我儂了一陣,便喝下了色澤很離譜的粥糊糊。
「阿苑,遇見你,是老天對我最大的眷顧。」
女子唇角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