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覆轍。
他將沈一安放在祭台之上,以血為媒,畫起繁瑣的陣法。
霎時間,一道閃電划過烏壓壓的天際。
「以彼之血軀,獻祭魔神計都,以表我等臣服之誠意。」
他唇角勾笑:「師尊,是你自己要跳下來的。可怪不得徒兒。」
墳冢四周的黑色森林裏頓現諸多黑影,無數雙冒着綠光的眼睛緊緊盯着在祭台下施法的少年。
「是靈妖,居然是靈妖。」
「招魂幡乃上古魔神計都的貼身法器,從未現世,會因為區區一個人修獻祭就出現?」
「可是他是靈妖,別忘了,邪魔若是想復活,他便是合適的容器。」
「你是說,他是想喚醒鎮壓在此的邪魔?」
「噓,小點聲。」
「你還沒看出來嗎?祭台上的那個是人祭,而那靈妖便是容器。」
「人祭的味道能喚醒計都?計都好歹是上古魔神,怎會沉迷凡人的味道?」
……..
宋凜全然沒在意背後鬼祟議論。
頭頂混沌之中,一道道閃電接連而下,披在祭台之上,祭台上的人卻未傷分毫。
這是上古魔神在審判人祭是否夠格。
雷電戛然而止。
如果不合格的話,魔神會發怒直接劈碎祭台。
而沈一安毫髮無傷,顯然是魔神認為祭品合格。
也就在此時,宋凜的眼前出現了兩樣東西,一個是招魂幡;另一個便是魔神殘魄。
這殘魄,現在便要在宋凜身上重生。
這更像是一筆交易,宋凜獲取招魂幡的力量,魔神則藉助宋凜的身軀重回四界。
只不過魔神被鎮壓之時,九州尚無這芸芸眾生,天地初開,大地之上唯有那寥寥幾個神。
而他的蘇醒和重生與宋凜一樣,只是為了復仇,他是為了毀掉神造出的世界!
宋凜則是為了毀掉這個讓他痛苦不堪的世界。
無數道稀碎的靈光從沈一安身上擴散出來,慢慢飄近魔神殘魄。
所謂人祭,是魔神在容器身上重生的媒介,他要靠人祭的血肉,靈魂,修為搭設穩固的橋樑,讓他能夠安穩進入容器。
祭台上的少女長睫微微顫抖,漸漸結上白霜,神魂血肉修為一點點地抽離使她忍不住渾身抽搐。
雖然還未蘇醒,但是巨大的痛苦顯然是她承受不住的。
四周溫度陡然下降,淡紫色月華映照着遍布祟氣的幽冥之地,諸多無字碑在空曠的荒野中散發著冷冽寒光,冷意森然。
宋凜的視線卻一直落在祭台上的沈一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