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哪怕,只是一點。」他要的不多,只要是一點,他都願意放下對她所有的恨意。
「從未。」
冷漠薄情的模樣,一如前世種種。
「這樣啊。」宋凜輕輕嘆息,眼眸晦暗,隱隱勾勒出一絲笑意。
「那,師尊,一路好走。」
宋凜幻化出妖爪,穿破沈一安胸膛,不帶猶豫的抽出。
他輕嗅沾血的手指,輕描淡寫道:
「不愧是上古神器,居然能根據人內心最害怕的東西製造幻境。」要不是他重生歸來,差點就信了呢。
招魂幡見被戳穿,顫顫巍巍地往後挪了挪。
在幽冥地獄的萬年孤寂,它可真是一秒也待不下去了,好不容易遇到命定的新主人,居然還為了這個女人放下自己。
不過,它製造的幻境細節縝密,哪裡出了問題呢?
宋凜下意識看了看躺在祭台上的少女,渾身上下沒有一絲傷口。
幸好,只是幻境。
可是若是她看到了,會怎麼做?
啊啊啊!是上古魔神,是比大反派還可怕的魔頭!沈一安剛睜眼,就被眼前詭異的景象嚇得花枝亂顫。
她連滾帶爬地從祭台上滾下來,死拽着宋凜的袖子,牙齒打顫:「快躲到我身後來,上古魔神你對付不了。」
宋凜看着少女佯裝鎮定,以一個保護者姿態站在他面前的樣子,竟然覺得有些想笑。
但他依舊很配合,乖巧地站在沈一安的身後,垂下眼睫,出神地看着少女如瀑長發下隱隱漏出的瓷白色後頸。
是她身上熟悉的淡香,究竟是發香還是什麼?
「咳咳,我乃青雲仙府沈一安仙尊,你便是魔神計都吧,幽冥地獄都鎮壓不了你了是嗎?」
顯然沈一安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見她凌空祭起驚鴻劍,喝道:
「為四界安寧,今日,我便將你永遠鎮壓在底下。」
魔神看着情況,瞬間明白了個七七八八,顯然沈一安並不知道正是宋凜將他放出來的,而她是修仙之人,必當守護蒼生,若是知道自己徒弟的意圖,他再稍稍添油加醋挑撥離間一番,他還是有機會重回四界的。
「仙尊,快些動手,這魔頭意欲衝破封印為禍人間,先前花言巧語企圖迷惑我。」
魔神:這混小子怎麼預判了我的預判?
「小姑娘,你不知,你這徒弟意欲以你為人祭,以自己為容器復活我。」魔神:只要我夠簡潔,就能在她動手前挑撥成功。
沈一安蹙眉,思忖片刻:「果然巧言令色,企圖迷惑本尊!」原書宋凜都沒有做人祭做容器的,說什麼胡話呢!你是上帝視角,還是我是上帝視角?
驚鴻劍刷地一下飛出,沈一安雙手結印,注入靈力。
同時,背後的宋凜悄悄運用靈力催動招魂幡,瞬間一片耀目的靈光自驚鴻劍迸發而出,在空中結出複雜的符印,湧向魔神殘魂,將那殘魂瞬間包裹成一個粽子,然後那殘魂越來越小,直到最後沒入其中一塊無字碑中,不見蹤跡。
瞬間,四周恢復平靜,包括之前的祟氣一併消失無蹤。
整片森林瞬間靜謐祥和得如同人間樹林。
甚至還不時響起了鳥叫聲。
「仙尊好生厲害,真是讓阿夜敬佩。」
宋凜看向沈一安,微微一笑,清澈乾淨。
沈一安舉着驚鴻劍,半天沒回過神:「我真這麼厲害?」
少年點頭,眉眼彎彎,眼尾一點朱紅,在月光下,令人心悸。
「仙尊說帶我修仙,可當真?」
說實話,沈一安都忘了自己說過這種話,當時只是怕宋凜如鬼道,重蹈覆轍,如今看來,這孩子還是乾淨得很,那收徒是不是很沒有必要?
「呃…….阿夜這麼乖巧可愛,姐姐當然想收你為徒啦,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你知道的,仙門選拔十分嚴苛,而我之前在青雲仙府放過狠話:要收只收入門比試第一名的。」
青雲仙府每五年才招生一次,而且只招15歲以下的,她記得這一年的選拔,是本書女主拿了第一,而宋凜作為主角的陪襯,輸給了女主。
嘿嘿,穩了。到時名正言順拒絕他。
「不過,你放心,姐姐教不了你,可以把你舉薦給我三師兄,你見過的,他修為極高,而且溫文爾雅,定會待你周到。」
宋凜面色肉眼可見地陰沉下來,上一世他並未拔得頭籌不照樣被她搶了過去?
難道上一世的她竟佔有慾爆棚,連自己宣布過只收第一???名為弟子的話,都拋之腦後?
少年甜甜笑道:「我只想拜仙尊為師,姐姐無論是修為,氣度,膽魄,都令阿夜十分欽佩。仙尊放心,阿夜定不會讓仙尊為難,我會憑藉自己實力拿到第一,名正言順成為仙尊的弟子。」
原來這就是歸屬感。
跟為老闆的瑪莎拉蒂添磚加瓦,為老闆的大別墅貢獻綿薄之力不同。
聽聽,聽聽。
宋凜的彩虹屁還在沈一安耳邊回蕩。
「無論是修為,氣度,膽魄…….」
封印上古邪魔,是守護蒼生的壯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