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個方位傳來:「小五,莫要分心,你神魂離開太久,趕緊用凝魂術穩住魂體,待我處理好私事,為你入魂本體。」
「好,掌門舅舅,你自己當心。」
沈一安剛喊出口,便見掌門所在位置瞬間借出黑色陣法,那陣法以掌門為中心,由八方鬼修鉗制,明顯是專門為抓他而設。
「無恥閻羅!」
掌門冷聲,「這陣法準備很久了吧?」
堵小琴誠實道:「自姐姐死時,我便都在為今日做準備。
我早已掐好時日,知你閉關,知你定是遣一縷神魂而來。
謝玉生,你還是一如既往地自負!
一縷神魂,就敢赴鴻門?」
而這陣法就是針對神魂所制。
那黑漆漆的陣法中燃起了黑色的火焰,順着陣法的脈絡,延伸至中間掌門站着的位置。
不時便傳來「滋滋」的燃燒聲。
這是鬼界毀人神魂的禁忌陣法,以忘川水做引,施陣者自己也撈不到什麼好處,目的就是魚死網破。
「小姨,不要傷害他。」
樂安見掌門神色痛苦,勉強聚力對抗陣法,終究還是忍不住心疼了。
雖然本來她已經信了堵小琴的話,稍微痛恨了掌門一小會,但是親眼看着自己爹爹受苦,終究還是不忍心的。
「樂安,別去。」
沈一安伸手抓住樂安,但是她兩隻手都已經變得透明,關鍵時刻,賀子明把樂安拉了回來。
宋凜眼眶發紅地看着沈一安。
*******堵小琴見樂安還在替掌門求情,恨鐵不成鋼道:「樂安,他親手殺了你娘親,害得你一個人孤零零得長大,難道你不該為你娘親報仇嗎?」
樂安揪着衣角:「可是,他要是死了,樂安不僅沒有娘親,也沒有爹爹了。」
堵小琴沉默了,掌門也沉默了。
掌門從開始來,就沒有過多解釋過當年的事,沈一安一直覺得,堵小琴說的八成就是事實,因為掌門即位前,青雲仙府對妖的態度更為惡劣,怎麼可能還允許他娶妖生子?
在這種情況下,道尊怎麼可能將掌門之位傳給他?
除非,殺妻證道……..堵小琴:「對不起樂安,姐姐的仇我必須報!」
樂安不管不顧地哭着,從來沒有人會真的問她想要什麼,她什麼也決定不了,她甚至不敢當面喊掌門爹爹,只敢背地裡喊喊。
現在她一夜之間有了小姨,而她的小姨卻讓她報仇,不管她想不想,有沒有這個仇恨。
她阻止不了什麼,便只能接受着什麼。
「阿夜?」
沈一安看到宋凜手中多了劍,是他許久沒有喚出的靈劍。
那把劍殺氣極重,雖然被他悉數壓了下去,但是這滋味還是讓沈一安本能覺得不好受。
「你想殺人?」
宋凜搖頭:「我想破陣。」
而破陣必須殺了護陣之人,即是始終在陣法東北角的阿沸。
「堵小琴籌謀半生設下的陣法,還有這阿沸少說元嬰期修為,阿夜,莫要衝動,你本就傷的不輕。」
沈一安還沒說完,就被他按進了懷裡。
「掌門不能死,只有他能救你。」
宋凜的聲音很輕,溫熱的吐息灑在她的耳際,暖暖的,痒痒的。
他托着她的後頸,抱得極緊,緊到沈一安都覺得他想勒死她,她剛要抗議,那個懷抱又突然鬆了。
宋凜提着劍破陣去了。
背影決絕得像是去送死。
沈一安很認真地評估了下在場各位的實力。
然後居然有些不合時宜地犯困,她乾脆席地而坐,準備等死。
第72章真的是他?
沈一安是被窸窸窣窣的聲音吵醒的。
入目是一片油菜花地,陽光很好,風很和煦,她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這裡是哪。
「小崽子跑挺快?」
「快追!」
…….沈一安順着聲音看去,一群穿着仙門道服的人正在四處搜尋着什麼。
憑着在修真界多年的機敏,她靈活一滾,滾進了油菜花田,鵝黃色的裙子完美地與大片的油菜花融為一體。
「先前明明看到那小子往這個方向跑了,怎麼找不到了?」
「今天還差最後一顆妖丹,一定再抓只妖。」
……..沈一安還沒反應過來仙門的人究竟幹什麼,就發現不遠處的菜花田裡,一個小糰子撅着臀,縮着脖子,恨不得把自己埋進地里。
她不自覺地又滾了兩圈,翻到了那孩子旁邊,拍了拍那小孩。
小孩嚇得抖成篩子,就要喊出聲,她一把捂住小孩的嘴。
「噓,別出聲。」
小孩轉過臉,她才發現,這孩子居然是宋凜。
她這感情又是回到了宋凜小時候。
小宋凜對沈一安有防備,小小的身子不停地扭動着,想要掙脫。
「你這小孩,看着怪瘦,怎麼力氣還挺大?」
沈一安沒辦法,心念一轉,又幻化成顏沁雪的模樣:「這下認識了吧?」
那小孩被捂住嘴,點頭如搗蒜,表示認識了,不會再吱哇亂叫了。
沈一安試着鬆開手,卻被那小孩一個熊抱,直接撲到了地上。
「姐姐,我好想你。」
小胳膊纏着沈一安的脖子,勒的她喘不過氣。
沈一安心道:小宋凜現在喜歡勒她脖子,感情是從小的習慣。
這麼想着,沈一安挑了挑眉,想到了什麼:「小夜夜,其實姐姐不長這樣,你想不想看看姐姐真實的模樣?」
宋凜蹭得沈一安一臉的眼淚鼻涕,聞言,終於鬆開她,懵懂地盯着她。
沈一安一邊給小宋凜擦着臉上的眼淚,一邊認真解釋道:「其實,姐姐的名字叫……」她的手忽然從宋凜臉上穿過,抓到一片虛無。
她恢復到了神魂的狀態,是宋凜看不到聽不着的狀態。
沈一安:?????
不帶這麼坑人的吧!
「小宋凜?
你還聽得到我說話嗎?」
沈一安伸手在小宋凜面前晃了晃,但是他明顯看不見,只是着急地四處尋找着沈一安的痕迹。
她依稀聽系統說過,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氣運,尤其是主角,配角所做的許多事,無意中都會給主角鋪路。
配角要是想取得跟主角一樣的成績,就得付出數倍的努力。
在沈一安上一次到宋凜小時候,就是無意中給顏沁雪平添氣運值,這一次,她想告訴宋凜其實那個人就是自己,但是顯然,原女主是天選之女,她不能撼動原女主的氣運。
如果一開始沈一安就是用自己的身份救了宋凜,也就不存在影響原女主氣運的問題。
她嘆了口氣,現在後的悔,都是當時腦子進的水。
想什麼撮合原女主和崽崽呢。
******「在那!」
「快追!」
……..「阿夜,快跑!
別找了!」
沈一安心裏着急,大聲喊着,但是小宋凜完全聽不到,還在油菜花里到處找着沈一安。
「姐姐?
姐姐,你怎麼又不見了?」
沈一安:………然後,剛從妖王宮殿逃出來的小宋凜就被仙門中人提溜着塞進了籠子。
沈一安心念一動,神魂便飄了過去。
籠子里關了許許多多的妖。
大部分都是一些年幼的妖,因為年紀大的,法力也高強,難抓。
九州之上,仙門眾多,看這些人的服飾,像是小門小派,並且是沈一安沒有見過的小仙門。
一路上,聽着外面的修士談天,沈一安大概摸清楚。
這些修士來自於玄天劍宗,是一個剛成立不久的小宗門,但是幕後金主似乎賊有錢,自成立後,發展迅速。
短短几個月,就已經在民間樹立了威信,穿梭在各個村落,城郊,庇佑遭受妖魔鬼怪煩擾的百姓。
而現在,據說就是玄天劍宗的一個很有威信力的長老想出一個法子,用一千隻妖的妖丹煉製一種藥水,說是這種藥水能夠去除妖生來自帶的妖性。
他呼籲,除妖的終點應當是除惡,而不是除命。
沈一安咂嘴,真是個大好人啊。
「我看籠子滿了,再有妖,就塞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