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以你妖身,灌吾神魂,你可願意?」
蒼勁威嚴的聲音在幽冥地獄迴旋,魔神身死萬年,殘魂不消,鎮壓於此,萬年來從未現世,而這次竟被宋凜召喚出來。
他一出聲,巨大的壓迫感使得草木瞬間凋零,烏雲蔽月,偷窺的諸方鬼魅瞬間消散無蹤。
**
「魔神計都居然現世了!!這個人祭不就是凡人嗎?」
「之前不是沒人召喚過,從未有成功,無一不把身家性命丟在這。」
「莫非是這人祭……」
「別說了,快跑吧,再不跑,我的殘魂都要碎了…..」
****
「她似乎很痛苦……」少年低聲自語。
魔神計都驚道:「什麼?」
「她說要帶我入仙途。上一世,她從未對我有過承諾,姑且當做一切都是我一廂情願,可今世,所見不過一日,她待我卻是真切,那我,是不是可以再信她一次?」
魔神計都:「靈妖,快與本尊融合,本尊助你顛覆這不公的世間。」
「大反派,這一次不要入鬼道,不要入…..鬼道,我帶你,入仙途……」
祭台上已然結了一層薄薄的冰層,爬上沈一安的眉梢,長睫,平日**的唇此刻也蒼白如雪,她神魂不穩,依舊在說著夢話。
宋凜大概能猜到,「大反派」說的就是他。
這種時候廢話還那麼多。
少年嘴角揚起一絲若有若無的輕笑。
「我反悔了。」
「什麼?」
還不等魔神有所反應,宋凜手中忽得划出一道白光,凌空斬斷魔神與沈一安相連的靈光。
這就等同於斬斷了滋養魔神殘魄的養分,中斷了魔神附身的儀式。
魔神大怒:「靈妖!你可知反悔的後果?」
宋凜語氣依舊波瀾不驚:「自然知道。」
「就是為了這個女人?小靈妖,我勸你識時務者為俊傑,助本尊顛覆九州,而不是拘泥情愛,更何況,你體內早已被種下噬情花,我勸你莫要動情,情愛這種東西最是虛無,真情少,背叛多。」
「我自是知曉。只是魔神您誤會了,我對她從未有情,只是,不想讓她這麼輕易就死掉。」
他壓根沒在意過噬情花,上一世就不在意,這一次他就更沒有擔心的必要,他這種人,壓根不會生出**。
他只想一點點折磨這個毒婦,生生世世。
宋凜將台上沈一安橫抱而起,背後魔神怒不可遏:
「小小靈妖,居然戲弄本尊。」
魔神冷笑:「呵,要是我告訴你,未來,你遲早因此女而亡,你待如何?」
上古魔神,可知前後。
宋凜低頭,看向懷中柔弱無骨的少女,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他將沈一安放回祭台,恭敬道:「魔神,我確實是真心實意。」
魔神以為他想通了,有些欣慰。「真心實意要拿到招魂幡。」
「但確實沒想過讓您復活。」
「吾之命,不在天,在吾。」
話音未落,魔神殘魄身邊的招魂幡竟無風自揚,一整面三角旗亮起了血紅色的符文。
少年雙手結印,強大的神器往往只會屈服於更為強大的主人。
金色的靈光包圍着黑旗,似乎要將它徹底降服。
「就憑你?也想讓招魂器臣服?你還不夠格。」魔神形態殘缺,也只能動動嘴皮子了,畢竟也不好動手,還要說服這小子繼續儀式,做自己的容器呢。
宋凜笑道:「沒有招魂幡,我一樣可踏平九州,只是有它,會更快。」
他沒自大,前世,他確實做到了,踏平九州。
這一世,有了招魂幡,踏平九州指日可待。
神器比人更會審時度勢。
黑旗在空中獵獵飛揚,發出快意的嗡鳴,奇異的感覺令宋凜周身震蕩。
魔神瞳孔驟縮:「怎麼可能?」
這招魂幡是他從兄長那得來的,若非魔族血脈,絕無可能使招魂幡認主。
而他屠盡魔宮,絕無可能留下兄長血脈。
如今這個卑微的半妖怎麼可能能驅逐招魂幡?
但事實是,招魂幡與宋凜的氣息正在相互融合,那是神器認主的預兆。
就在他握緊招魂幡的瞬間,天地間陡然變色。
宋凜勾起唇角,眸中紅光閃過。
「你在等我?」
招魂幡微微顫動,似乎在回應宋凜。
命運已然出現轉機…….
「修仙或許也不錯。」宋凜看着手中的招魂幡,垂眸片刻,要是他修了鬼道,她會難過的吧。
唇角笑容綻開,揚起意味不明的弧度。
「招魂幡既是魔神法器,亦是鎮壓您的神器。如今封印鬆動…….」
他抬眸看向魔神,魔神瞳孔驀然放大,這小子根本就不是來取招魂幡的,而是想將他重新鎮壓在幽冥地獄。
「你…….」
「跨擦——」
刀劍穿過皮肉的聲音。
宋凜只覺胸口一涼,驚鴻劍已然從背後穿胸而過。
他閉了閉眼:「果然…….」女人的話不能信。
為什麼一次次給他希望,又一次次親手將他的希望掐滅?
宋凜看着胸口沾血的劍刃,他本可永遠活在黑暗之中,可是她的出現像一道光,他本來可以忍受黑暗,如果不曾見過太陽,甚至願意為一點點可能,不斷地孤注一擲。
哪怕萬劫不復。
沈一安雙眸凜冽之極,將劍刃超前推進幾分:「孽徒,居然想放出上古邪神。」
「師尊,你對,我,就從未有過真心嗎?」
他捂着胸口,緩緩跪在地上,用盡渾身力氣去扯她的衣袖,卻被無情甩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