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沈一安忽然覺得後腰被環緊,冰涼的手掌拖着她的後頸,按至對方清冷的胸口,耳際氣息溫熱,他的聲音很溫柔,像是經過千萬年冷泉的洗滌,乾淨而令人心安。
「我,一直都在。」
…….臉上粘稠的口水被清理乾淨,他給她擦着長發。
他柔聲道:「眼睛還是睜不開嗎?」
沈一安搖頭:「我怕,睜開眼,你就不是你了。」
你不是江城,不是我哥,而是鬼界的紫瀾君上。
如果你不是江城,我該怎麼面對你,那我是不是究竟還是失去了哥哥。
眼角的淚水一顆接着一顆,完全不受控制。
「本來只要你願意,我可以是任何人,以你願意的任何身份陪在你身邊。」
他伸手替她擦去滾燙的淚。
「為什麼是本來?」
紫瀾寵溺地笑着,揉了揉沈一安的頭髮:「因為,現在,就算你不願意,我也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直到……」「直到什麼?」
紫瀾笑道:「直到你膩了為止…..」「拉勾。
你們這個世界的人,最喜歡言而無信了。」
她摸索着去拉紫瀾的手,觸到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
「哥,你的手好涼。
聽說手涼的人,上輩子都是天使,emmm,那哥你上輩子一定是神仙。」
沈一安跟紫瀾小拇指相扣,她很認真道:「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紫瀾只是笑着,視線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喂,沈一安,你能不能讓你的好哥哥把我放下來,哎喲喂,這河馬嘴裏真的很臭哎。」
是花朝的聲音。
沈一安這才想到,還有個礙事的,斜着眼朝聲音發源地看去。
只見花朝一般身子在人形河馬的深淵巨口裡,一般身子懸在外面,十分滑稽。
她忍不住噗嗤笑出聲,臉上還帶着淚,又哭又笑的。
「哥,我剛剛也這麼丑嗎?」
她很自然地抬頭,對上紫瀾那張俊美又有些蒼白的臉,心裏又慌了一下。
紫瀾道:「小魚兒不醜,很可愛。」
沈一安在跟他視線相對的一剎那,心裏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紫瀾似乎察覺到了沈一安微妙的情緒,將沈一安扶了起來。
「小魚兒想去鬼界,應當不僅僅是想我了吧?」
他總是能窺探她的內心。
沈一安繞着手指:「聽說鬼界的生死簿記錄凡人生死……」「嗯。」
沈一安抿唇,猶豫片刻道:「我想要生死簿。」
紫瀾耐心解釋道:「生死簿決定凡人生死,但是不在我這,它只會出現在生魂殞命之時。
比如,紀鶯韻死時,它便出現了。」
沈一安擰眉,哪出現了?
「一人命魂離體,生死簿所顯不過瞬息之間,若是多人命魂消隕,生死簿所顯時間會久些,這也就是我這次來人界的原因。」
他指向顏家村的方向:「那兒,會有大量凡人死去。」
第82章但我還是一樣喜歡你他指向顏家村的方向:「那兒,會有大量凡人死去。」
沈一安眼前一亮,忍不住偷笑,這就意味着生死簿會出現,她能有足夠的時間更改生死簿。
真是老天幫她。
逆天改命的機會來了。
「哎呀,打我幹嘛?」
沈一安驚呼。
紫瀾的手落到沈一安腦袋上,輕輕敲打了下,像是懲罰犯錯的小朋友。
「生命隕落,小魚兒面露精光,是對生命的褻瀆,我之前……」是怎麼教你的。
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他似乎是忽然想到,現在的沈一安,並不是當初的她。
她全都不記得了。
沈一安一秒入戲,深深嘆了口氣:「我深感痛惜,無奈天道命數總是難以更改的,只能給他們收屍了。」
********「喂,沈一安!
還有那個什麼好哥哥,能不能讓你這人形河馬手下先把我吐出來,我堂堂一隻花妖,都要被這兄弟的口臭熏死了。」
花朝簡直無語,這兄妹,姑且先稱他們為兄妹,堂而皇之在他面前嘮嗑,完全不顧他死活。
紫瀾似乎才想起來這回事,一個眼神過去,人形河馬秒懂。
「hetui——」花朝被人形河馬一口老痰咔了出來。
他身上都是河馬唾液,還夾雜着幾個不成型的,被胃消化了又吐出來的西瓜皮。
花朝忍不住吐了。
沈一安:「花朝?
你還好吧?」
人形河馬:「是吃了不幹凈的肥料?」
花朝:……紫瀾揮袖,一個混沌的洞穴在兩人面前打開。
沈一安:「這是什麼?」
紫瀾:「真正的空間術。」
「沈一安,你去顏家村?
那我跟你一起。」
花朝顧不得噁心,揉着抽搐的胃部,就要跟着。
聞言,紫瀾冷笑一聲,轉頭看向花朝,眼裡涼意凜然,周圍溫度瞬間降至冰點。
一瞬間,他渾身白光大盛,周遭皆是無形威壓,這威壓遠強於那日道尊所帶來的,但是沈一安似乎很熟悉這股力量,並沒有覺得不適。
只是這一刻,她似乎看到紫瀾的容貌變了。
虛影之中,他姿容絕艷,眉心一點銀色印記,青絲如墨,身姿清瘦挺拔,如芝蘭玉樹,光風霽月,說不出的尊貴雅緻,如詩似畫。
那容貌很是眼熟,似乎在哪見過。
不由沈一安多想,便聽紫瀾冷聲:「離她遠點!」
花朝被這股威壓不斷逼退,毫無反手之力,他努力抵禦着這股威壓,喊道:「憑什麼?
我就要跟她一起。
我喜歡沈一安,第一眼見到就喜歡,你要是喜歡,公平競爭啊!」
紫瀾挑眉,聲音更冷:「你一個剛化形的妖,也配?」
跟本座爭。
話音未落,那小花妖便被這股強大的力量逼退百米,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沈一安完全懵了,這兩人的聲音不斷在她腦子裡回蕩,盤旋。
喜歡?
那個小花妖?
喜歡她?
還有她哥,紫瀾,的話,是什麼意思?
她神魂不知,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走吧,小魚兒。」
紫瀾溫柔的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隨着他輕柔嗓音,周遭威壓瞬間消散,叢林散去,四周場景更換。
他們到了顏家村。
「花朝他?」
沈一安見通過空間術來到顏家村的只有她和紫瀾二人,便忍不住問道。
紫瀾輕聲道:「別擔心,我只是困住他,他只要好生待着,便沒有危險。」
如是,沈一安便不再說什麼。
顏家村跟她上次來時完全不一樣。
若是說上次來,這裡還是風和日麗的田園風光,那麼這次,這個村子彷彿籠罩在黑暗之中。
雖說,本就是日暮傾斜,傍晚時分,但是天邊卻沒有一絲霞光。
頭頂天空雲層密集,灰濛濛的,十分暗沉,往日熱鬧的村子,家家戶戶都是大門緊閉,一片死寂。
「這裡發生了什麼?」
「是魔氣。」
紫瀾沉吟片刻,道:「成魔者分兩種,天生魔軀或因慾念而生。
這個村子,怕是因前者,而有這麼強大的魔氣。」
沈一安拽拽紫瀾的袖子:「那我們是不是來早了?」
本來只是想替他們收屍的,別到最後還要給自己收屍。
「嗯?」
紫瀾側目看了沈一安一眼,沈一安訥訥閉了嘴,好的,不褻瀆生命。
「你有沒有聽到,好像有人在哭?」
沈一安擰眉,只覺得好像有個角落傳來低聲抽泣的聲音,似乎不止一個人在哭,壓抑着,小心翼翼地哭泣。
紫瀾:「去看看。」
沈一安揪着紫瀾的袖子:「哥,你走慢點,我都跟不上了。」
她這麼說著,果然覺得對方的步子放慢了,但是由於他身高過於高了些,儘管已經放慢了步子,沈一安還是邁着急促的小碎步,方才能跟上。
「哥,其實一直很想問你。」
「怎麼支支吾吾的,不像你的性子?」
「我想問,我們……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是親兄妹嗎?」
「啪嗒」紫瀾忽然停住,沈一安撞上了他的背。
「啊嗚,疼。」
「就,就問這個?」
沈一安揉揉鼻子,含糊道:「總要一個一個問。」
「我們之間,從很久以前,命運便緊密相連,我無法解釋我們的關係,但,你是我願用性命相護之人。
雖無血緣……」沈一安垂眸,喃喃道:「我就知道,你不是我親哥哥。」
無論在哪個世界,她都無法擁有親情。
她仰起頭,燦爛地笑了:「但我還是一樣喜歡你,比喜歡親哥哥,還喜歡。」
雖然不是親情,但這份情感卻貨真價實,真摯無比。
「喜歡?
嗎?」
紫瀾一怔,似乎很震驚沈一安的話,蒼白的臉上浮現淡淡的紅。
「第二個問題,你真是紫瀾嗎?
紫瀾是紫月的親哥哥,不是我們這種拼接的,她怎麼可能認不出你,怎麼可能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