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沈一安忽然覺得後腰被環緊,冰涼的手掌拖着她的後頸,按至對方清冷的胸口,耳際氣息溫熱,他的聲音很溫柔,像是經過千萬年冷泉的洗滌,乾淨而令人心安。
「我,一直都在。」
…….臉上粘稠的口水被清理乾淨,他給她擦着長發。
他柔聲道:「眼睛還是睜不開嗎?」
沈一安搖頭:「我怕,睜開眼,你就不是你了。」
你不是江城,不是我哥,而是鬼界的紫瀾君上。
如果你不是江城,我該怎麼面對你,那我是不是究竟還是失去了哥哥。
眼角的淚水一顆接着一顆,完全不受控制。
「本來只要你願意,我可以是任何人,以你願意的任何身份陪在你身邊。」
他伸手替她擦去滾燙的淚。
「為什麼是本來?」
紫瀾寵溺地笑着,揉了揉沈一安的頭髮:「因為,現在,就算你不願意,我也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直到……」「直到什麼?」
紫瀾笑道:「直到你膩了為止…..」「拉勾。
你們這個世界的人,最喜歡言而無信了。」
她摸索着去拉紫瀾的手,觸到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
「哥,你的手好涼。
聽說手涼的人,上輩子都是天使,emmm,那哥你上輩子一定是神仙。」
沈一安跟紫瀾小拇指相扣,她很認真道:「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紫瀾只是笑着,視線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喂,沈一安,你能不能讓你的好哥哥把我放下來,哎喲喂,這河馬嘴裏真的很臭哎。」
是花朝的聲音。
沈一安這才想到,還有個礙事的,斜着眼朝聲音發源地看去。
只見花朝一般身子在人形河馬的深淵巨口裡,一般身子懸在外面,十分滑稽。
她忍不住噗嗤笑出聲,臉上還帶着淚,又哭又笑的。
「哥,我剛剛也這麼丑嗎?」
她很自然地抬頭,對上紫瀾那張俊美又有些蒼白的臉,心裏又慌了一下。
紫瀾道:「小魚兒不醜,很可愛。」
沈一安在跟他視線相對的一剎那,心裏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紫瀾似乎察覺到了沈一安微妙的情緒,將沈一安扶了起來。
「小魚兒想去鬼界,應當不僅僅是想我了吧?」
他總是能窺探她的內心。
沈一安繞着手指:「聽說鬼界的生死簿記錄凡人生死……」「嗯。」
沈一安抿唇,猶豫片刻道:「我想要生死簿。」
紫瀾耐心解釋道:「生死簿決定凡人生死,但是不在我這,它只會出現在生魂殞命之時。
比如,紀鶯韻死時,它便出現了。」
沈一安擰眉,哪出現了?
「一人命魂離體,生死簿所顯不過瞬息之間,若是多人命魂消隕,生死簿所顯時間會久些,這也就是我這次來人界的原因。」
他指向顏家村的方向:「那兒,會有大量凡人死去。」
第82章但我還是一樣喜歡你他指向顏家村的方向:「那兒,會有大量凡人死去。」
沈一安眼前一亮,忍不住偷笑,這就意味着生死簿會出現,她能有足夠的時間更改生死簿。
真是老天幫她。
逆天改命的機會來了。
「哎呀,打我幹嘛?」
沈一安驚呼。
紫瀾的手落到沈一安腦袋上,輕輕敲打了下,像是懲罰犯錯的小朋友。
「生命隕落,小魚兒面露精光,是對生命的褻瀆,我之前……」是怎麼教你的。
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他似乎是忽然想到,現在的沈一安,並不是當初的她。
她全都不記得了。
沈一安一秒入戲,深深嘆了口氣:「我深感痛惜,無奈天道命數總是難以更改的,只能給他們收屍了。」
********「喂,沈一安!
還有那個什麼好哥哥,能不能讓你這人形河馬手下先把我吐出來,我堂堂一隻花妖,都要被這兄弟的口臭熏死了。」
花朝簡直無語,這兄妹,姑且先稱他們為兄妹,堂而皇之在他面前嘮嗑,完全不顧他死活。
紫瀾似乎才想起來這回事,一個眼神過去,人形河馬秒懂。
「hetui——」花朝被人形河馬一口老痰咔了出來。
他身上都是河馬唾液,還夾雜着幾個不成型的,被胃消化了又吐出來的西瓜皮。
花朝忍不住吐了。
沈一安:「花朝?
你還好吧?」
人形河馬:「是吃了不幹凈的肥料?」
花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