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宮斗。

每一本寫的都很好看,成績很好。

「我新文打算寫玄幻,你有什麼建議嗎?」

沈疏棠這話一出,傅川忽然想起來了。

上輩子沈疏棠完結的玄幻文,這輩子沈疏棠還沒開始創作呢。

聽着沈疏棠的口氣帶着幾分不自信,畢竟一個寫習慣女頻作者跨越頻道嘗試獨斷萬古,星河萬千的玄幻,確實跨度太大了。

傅川沒有去說什麼【相信你可以的】雞湯話。

而是按照上輩子看過沈疏棠的玄幻文,嘗試着跟沈疏棠分析了一下切入點。

沈疏棠的眼睛忽然間亮了:「你說的真好!跟我想的一模一樣!」

「能幫上學姐就好……」

傅川有點心虛。

都是用上輩子看過沈疏棠的小說給的經驗。

這就是什麼……

我幫我自己?

傅川不是沒想過做文抄公。

奈何文字不是傅川的強項。

傅川只記得一部分劇情,至於文筆,描寫……早就忘光了。

沒有文筆潤色的小說就是一盤散沙,不用風吹,走兩步路就散了。

總之這輩子傅川專攻畫畫,爭取做個出名的畫家吧!

公交車到了。

沈疏棠跟在傅川身邊,一直讓傅川多給沈疏棠一些建議。

傅川所說的切入點,劇情,樣樣都印在了沈疏棠的心坎里。

好似傅川讀懂了沈疏棠的內心,具現化了。

沈疏棠越說越興奮。

傅川不敢給多,怕影響了沈疏棠的思路,不然上輩子板上釘釘能火的套路,這輩子被傅川弄沒了,不就醉了?

市一中的學生都驚了。

看着向來高冷的校花學姐,竟然黏在傅川的身旁有說有笑的……

靠!是不是他們眼睛花了?

人多了,沈疏棠顯得有些不自在,低聲開口:「那個……學弟,我先回教室了,下次再見。」

「學姐再見。」

等傅川來到教室,剛放下書包,一個小胖子湊了過來:「傅川,今早上你跟沈學姐在一塊兒了?」

傅川點了點頭:「剛好坐一輛公交車。」

小胖子叫方凱威,傅川的同桌,家裡是做百貨生意的,從小就是個人精,呼朋喚友以【利益】為優先,這樣的人竟然對畫畫感興趣,還畫的挺好的,真是世事難料。

傅川跟方凱威關係稱得上一般,要不是今天早上沈疏棠粘着,估計方凱威不會主動跟傅川閑聊,都是打聲招呼點頭了事。

「你小子……」

方凱威用着淫z盪的眼神看着傅川,賊兮兮笑着拍了拍傅川的肩膀。

傅川被盯得心裏發毛,要說方凱威因為嫉妒傅川跟沈疏棠關係好,不至於用這樣的眼神看着傅川啊:「怎麼了?」

「傅川,你長得很帥,就是家世不好,但你有才華啊,像你這種模板的包裝一下就是人設巔峰,連沈學姐都逃不過你的手掌心,我跟你說沈學姐家裡賊有錢,人家是名副其實的白富美!」

「哈?」

傅川真不了解沈疏棠家裡什麼情況。

只知道人家是才女,知名網絡小說家,富一代。

出名了還是坐公交車上學,沒有專用司機,像是習以為常。

結果跟傅川說沈疏棠是白富美?

「話我就說到這兒了,你好好把握機會,將來真被沈學姐包養改變命運了,記得給我紅包。」

方凱威給了傅川一個男人之間都懂的眼神就閉嘴了。

傅川無奈地笑了笑。

沈疏棠再有錢,跟傅川有什麼關係呢?

他們兩個撐死算是認識的學姐學弟,其他毛都算不上一根。

午間休息的時候,傅川找到了管理繪畫電腦室的老師,好說歹說總算借用到了鑰匙,開始創作金主要求的插畫。

有了昨天晚上的思路構圖,這一次創作顯得尤為輕鬆。

將圖片分層好後,通過綠泡泡發送給了【昨夜雨疏風驟】。

一個不正經的本子畫師:「金主,這幅畫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