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傅玄屹為什麼不把車停下來,因為這個別墅實在是太大了!他們開車都要花五分鐘的時間才能到達居住地的門口。

車子終於停下,魏語嫻還沒從震驚中緩過來,直到傅玄屹幫她把安全帶解開,她才睜着小鹿般的眼睛開車下門。

一進門,就有傭人迎了上來,魏語嫻很是局促的換了鞋子,穿上柔軟的居家拖鞋,走進裏面。

走進去後,她更是震驚,被別墅的恢宏壯闊驚的說不出話來!

這樣豪華的房子,比電視裏面的還要好看輝宏千倍萬倍!

魏語嫻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是個十足的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她跟着傅玄屹走進去,每一步都走得極為小心翼翼,光滑的地板昂貴得她不敢踩上去。

傅玄屹在真皮沙發上坐下,魏語嫻卻還傻愣愣的站着,一臉的局促,這也不敢那也不敢的。

他拍了拍身邊的位置,道:「坐下。」

魏語嫻只能走過去,輕輕的在沙發上坐下,只敢坐半個屁股,生怕自己的衣服把沙發弄髒了。

其實她的衣服不臟,每次她都會清洗的很乾凈的,但是她就是會生出一種錯覺來,她的衣服會把沙發弄髒。

別墅里的每一樣東西看起來都要花很多錢,就連一條小小的毛巾都比她一身的東西加起來要貴。

魏語嫻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自卑來。

她不該待在這麼豪華的地方,這裡不適合她。

傅玄屹自然是注意到她的情緒的,也知道她心中的惶惶不安,轉身站起來,彎腰,長手一撈,把人公主抱起來,放到沙發裏面,讓她結結實實的坐着。

魏語嫻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就坐在了柔軟的沙發里,而傅玄屹,也坐在了她身邊,一臉的從容淡定。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身邊的男人,嘴巴張了張,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在這時,管家芙姨帶着一眾傭人來到他們面前,整整齊齊的排着隊,加上芙姨,一共有八個傭人,站了兩排。

芙姨走出來笑着道:「玄爺回來了,我們該怎麼稱呼這位小姐?」

在魏語嫻開口前,傅玄屹道:「夫人。」

芙姨點點頭,給了身後一眾傭人一個眼神,眾人便整整齊齊的叫了一聲:「夫人!」

魏語嫻再次被震驚到說不出話來,她看着傅玄屹,臉色變了又變,最後憋出來一句:「我、我不是。」

傅玄屹定定看着她:「我說你是你就是。」

他又看向一眾傭人,道:「以後,待她如待我,不得怠慢。」

「是。」

傭人們認了人,芙姨便一揮手讓她們做自己的事去了,自己則上前道:「玄爺,午餐準備好了,現在用餐嗎?」

「嗯。」傅玄屹道,「夫人有孕,以後準備適合夫人吃的。」

芙姨一臉驚喜,不可置信的看着魏語嫻,高興的道:「是!我這就吩咐廚房!夫人太瘦了,得多吃點才行。」

她後面那句話,是對着魏語嫻說的。

魏語嫻還沒適應夫人這個名頭,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