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母憑子貴後,高冷老公轉性了? 第9章_賣文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魏語嫻拳頭緊握,盯着傅玄屹冰冷的視線,鼓起勇氣問:「他說的是真的嗎?」

傅玄屹點頭,說了見面的第一句話:「是真的。」

魏語嫻的第一反應就是拒絕!

「我不想生。」她道。

傅玄屹面色不變,冷冷的問:「理由。」

魏語嫻只覺得他的氣場更加強大了,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道:「我還要上學,完成學業,懷孕會影響我上學的狀態。」

傅玄屹淡淡的道:「我會照顧你,孩子必須留下。」

「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懷孕的人是我不是你,我說了我要上學,我沒時間耽誤。」

她要儘快的完成學業,踏入社會,將自己的債務還清,努力讓自己過上好日子。

懷着孕,她還怎麼上學?別人看見了又會在背後怎麼議論她?

傅玄屹:「由不得你。」

兩人就這樣僵持着,魏語嫻眼眶漸漸的發澀,鼻頭酸酸的,低下頭去,滿是無力感。

林成遠在這個時候出來打了圓場:「嫂子,你先別急着打胎,聽我說完,你再好好考慮。玄爺的祖上是絕嗣的血脈,上幾輩的長輩都是晚來得子,子嗣艱難,到了玄爺這一輩,也是如此。

如今你有了玄爺的孩子,是幸運中的幸運!所以這兩個孩子是必須要留下的,傅家的血脈就指望着他們呢。

還有就是,嫂子你不用擔心,你畢竟是孩子的母親,以後玄爺會對你負責的,你的吃穿用行,玄爺都包了,你再也不需要在經濟的事上費神。

你只需要好好的養胎,把孩子生下來,接下來你的人生,將會一路順暢。」

魏語嫻沉默了,回想着林成遠剛才說的話,這番話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腦海里播放,影響力極大。

前面他說了什麼,魏語嫻沒怎麼在意,她在意的是他後面的話。

不用再為錢發愁,她的人生將會一路順暢……

這是她夢寐以求的未來!

這樣的代價,是她把兩個孩子生下來。

這兩個小生命,他們是何其的無辜,因為父母的意外,而意外的來到了人間,現在,還要面臨被母親捨棄的可能。

魏語嫻低頭,看着平坦的小腹,情緒複雜。

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不想傷害他們,她也想讓他們順利來到人間,畢竟怎麼說,他們也是她的親人,流着她身上的血。

如果這個男人可以說到做到的話,她……可以將孩子留下。

魏語嫻抬頭,再次與傅玄屹對視,問:「他剛剛說的,是你的意思嗎?」

傅玄屹:「只要孩子留下,保你無憂。」

魏語嫻苦笑着道:「好,我留下這個孩子,但是我還有其他的條件。」

「說。」

「以後我想見孩子,你不能攔着,不能不讓我跟孩子見面。」

「可以。」

談判完畢,魏語嫻沒再說話,靜靜的等待着結果出來。

招待室里一片安靜,誰也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院長手上拿着檢查結果走了進來,恭恭敬敬的叫人:「玄爺、成爺,結果出來了。」

林成遠上前去把結果拿過來,一屁股坐在傅玄屹身邊,翻開結果的那一頁,高興的指着道:「玄爺,是你的!恭喜玄爺賀喜玄爺喜提貴子!」

院長也知道自己鬧了個烏龍,要不是玄爺出現在這裡,他還真以為這兩個孩子是成爺的呢,幸好,他剛剛沒有胡亂的開口。

要是說錯了話,玄爺發起怒來,就算是成爺也保不住他!

院長擦了擦額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泌出的冷汗,也跟着開口道:「恭喜玄爺!」

快要當父親的傅玄屹態度還是那樣的冷淡,好像這兩個孩子跟他沒有關係似的,只是「嗯」一聲。

他看向林成遠,道:「出去。」

林成遠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邊的魏語嫻,知道傅玄屹是有話要跟魏語嫻說,便笑嘻嘻的帶着院長出去,把空間留給他們。

嘿嘿,他要出去給老夫人報信去咯!

魏語嫻見他們都走了,自己也想着起身離開,只是她剛有這個想法,傅玄屹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你坐下。」

魏語嫻:「……」

好了,她知道這個冷麵的男人要跟她說話了。

房間里只剩下她和這個男人,氣氛又降低了一個程度。

要是有人在這裡的話,她還敢跟這個男人說上幾句話,如今沒了人,她卻不敢說話了。

誰讓這個男人看着就很兇,那張臉從她見到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有過變化,跟面癱一樣。

魏語嫻不敢說話,低着頭摳手指,試圖緩解此刻的尷尬。

她在等男人說話。

此刻的傅玄屹,在觀察着她的身形和動作。

在他眼裡,魏語嫻瘦瘦小小的一個,身上沒二兩肉,一陣風就能把她吹倒。

再一想到她的家庭情況和父母的態度,判定出,她是一個小可憐。

我見猶憐的小可憐。

沒人對她好,那,就由他來對她好。

傅玄屹喝了一口茶,道:「從今天起,你就住在我家,你的吃穿用行我會安排。」

「啊?」魏語嫻有些驚愕的抬起頭來,臉上的表情在傅玄屹看來有些軟萌,她問:「住、住你家?」

「嗯。有什麼問題?」

魏語嫻弱弱的問:「那我上學怎麼辦?」

難道要她每天坐公交車上下學嗎?而且她還不知道他家離學校遠不遠呢。

傅玄屹:「我親自接送。」

魏語嫻頓住了。他……親自接送?

這麼恐怖!

跟這個男人待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魏語嫻都覺得壓迫感十足,大氣都不敢出,他還要親自接送她上下學!

魏語嫻絞着手指,猶豫的、用商量的語氣道:「我覺得我還是在學校住方便一些。」

傅玄屹語氣強硬:「你沒得選擇。」

真霸道!

魏語嫻在心裏小聲的控訴這個強勢的男人。

每天接送這事其實挺麻煩的,不僅早晚要接送,中午的時候也要,跑來跑去的油費都得花不少。

要是她那天課多的話,折騰來折騰去的也累。

她自己也不想這麼折騰,便道:「我晚上可以住在你家,但是中午我能不能住在學校?下午要是有課的話我怕趕不上上課。」

傅玄屹道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