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母憑子貴後,高冷老公轉性了? 第8章_賣文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什麼?!」林成遠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起來,眼睛瞪得老大,問:「做手術沒有?現在到哪一步了?」

院長:「還沒呢成爺,現在在做檢查,要是檢查沒有問題的話,就要開始做手術了,您快點過來吧。」

林成遠一邊起床穿衣服一邊道:「你穩住她,就算檢查做完了也別給她做手術聽到沒有?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出事,你也別想幹了!」

這語氣急哄哄的,不知道還以為魏語嫻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一樣。

院長唯唯諾諾的應下來,掛了電話之後靠坐在椅子上,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他電話打的及時,要是這女孩已經做了手術,那他估計也不用幹了,就成爺這態度,這倆孩子十有八九就是他的了。

院長沒坐多久,又打電話給下面的人,讓他們千萬要把人穩住,絕對不能做手術,一定要撐到成爺過來!

手下的人不知道情況,卻也不敢多問,只道一定會把人穩住,讓院長放心。

院長還是放心不下來,戴上眼鏡,打算親自去盯着人。

這邊,林成遠掛了電話,二話不說就給傅玄屹打去了電話:「玄爺,那女人要打胎,你快跟我去醫院攔着!」

電話一接通,他就快速的說清楚情況。

傅玄屹回了他三個字:「知道了。」電話就被掛斷了。

醫院裏,魏語嫻跑上跑下一個多小時,終於把檢查都做完了,符合手術條件。

她來找醫生,想讓他儘快安排手術,可醫生卻讓她在一旁靜坐着,要下午才可以輪到她做手術。

魏語嫻不疑有他,安靜的在醫院裏坐着等待,時間一分一分的流逝,她沒等來手術,卻等來了兩個陌生的男人。

不,這兩個陌生的男人裏面有一個是她見過的——那天晚上那個男人。

魏語嫻抬頭看着他,男人很高,她坐在椅子上看他,仰視的更是厲害。

這張臉,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要不是他騙了她,她今天也不用來醫院做手術!

現在,這個男人突然出現在這裡,是幹什麼?

不過不管他出現在這裡的目的是什麼,魏語嫻都不在意了,她現在在意的,就是讓男人付錢!

這是他造出來的孽,他來付錢買單!

魏語嫻站起來,與男人對視,看到男人氣場這麼強勢,不由得軟弱了一些,雙手揪着衣服下擺,問:「你還記得我嗎?」

傅玄屹低頭看她,點頭。淡漠的眸子如同一潭死水,深不見底,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她又瘦了。

傅玄屹有些煩躁,撫上腕上的佛珠,一個一個的攆過,平復心緒。

魏語嫻咬了咬下唇,有些羞恥的開口:「……我懷孕了……不過你放心,我今天就手術,那個手術費,你、你出一下……」

abc塊錢,對她來說不是小數目,而面前這個男人,身上穿的衣服料子看着就很好,氣場也很強大,應該是個有錢人。

abc塊錢對他來說,應該不算什麼吧……

越說到後面,她的聲音越小,甚至還因為害怕低下了頭。

這個男人的眼神太過冰冷,臉上也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看着就很不好惹,看得魏語嫻心底發毛,不敢與之對視。

同時,她心中閃過無數種可能,要是這個男人不承認怎麼辦?要是這個男人不肯出錢怎麼辦?要是這個男人反咬她一口怎麼辦……

傅玄屹沒有說話,拉上她的手,帶着她去做檢查。

魏語嫻被迫跟着他在醫院裏做着不知名的檢查,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什麼意思,做的這些檢查又是關於哪個方面的。

她好幾次想開口詢問這個男人到底在做什麼,願不願意支付手術的費用,可是看到他那張冷的能凍死人的臉後,她就不敢問了。

他到底是什麼人?身份又是什麼?為什麼他不排隊就可以帶着她做檢查?

還有,他是啞巴嗎?從出現到現在,一句話也沒說過。

倒是他身邊的另一個男人,看着還好相處一點,起碼他的臉色不是死人臉,而是帶着一點點笑的。

林成遠對傅玄屹的做法感到無奈,這傢伙一句話不說,冷着個臉,是真以為這小姑娘的膽子很大嗎?

做完了檢查,他們在醫院的高級招待室里等候結果,魏語嫻的手終於可以脫離男人的桎梏。

林成遠坐過來,笑着道:「嫂子你好,我是林成遠,是玄爺的發小,以後還請嫂子多多關照。」

他這話嚇了魏語嫻一大跳!

嫂、嫂嫂嫂嫂嫂子?!

他叫她嫂子!

魏語嫻看着他,一臉驚恐,急忙道:「我不是你嫂子!你認錯人了!你們到底要幹什麼?這手術費你們要是不願意出就直說。」

她終於把心中的話說了出來,可憋死她了。

林成遠:「很快你就是了。嫂子你別怕,我們剛剛只是帶你做了個親子鑒定,雖然我知道嫂子你不是那樣的人,但還是要做個親子鑒定更加保守。」

他這話說的魏語嫻有些生氣,質問道:「怎麼?你覺得我會騙你們手術費嗎?」

林成遠知道她誤會了,解釋道:「你誤會了嫂子,我們不是這個意思,這位是玄爺,本名傅玄屹,如果孩子是玄爺的,我們會對你和孩子負責的。」

魏語嫻咬了咬牙,看向那邊那個男人,他還是一句話也沒有說。

收回目光,她對林成遠道:「你們最好說到做到,要是結果證明孩子是他的,你們必須把手術費給我!還有我手術後的療養費,一樣也不能少!」

她對着傅玄屹不敢說話,因為他的氣場實在太過恐怖,冷冰冰的不近人情,但是對着好態度的林成遠,她說話就沒有這麼軟弱了。

林成遠有些頭疼,看來嫂子還是沒有明白他的話,於是他接續解釋道:「嫂子,我們的意思是,如果孩子是玄爺的,我們會對你的孩子負責,也就是會照顧你和孩子,不是要打掉孩子的意思。」

魏語嫻愣住了,看着林成遠說不出話來,她又看向傅玄屹,正巧後者抬起眸子,也在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