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母憑子貴後,高冷老公轉性了? 第7章_賣文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解決了晚餐,魏語嫻的腦子清醒了很多,肚子也不難受了,她把空餐具放到指定的位置,出了食堂,在校園裏面漫無目的的走着。

現在她還不想回宿舍,一回去,那些人指不定又怎麼冷嘲熱諷她,加之,她需要冷靜,考慮該怎麼解決當下的問題。

校道很是寬敞,路的兩邊種着高大的樹木,路燈樹立在校園的每個角落。

這邊人少,天熱,大家都喜歡待在宿舍裏面吹空調,不願意來外面找罪受,這也正方便了魏語嫻,落得清閑。

夜風吹拂而過,吹起魏語嫻耳邊的長髮,帶來一絲涼意。

昏黃的夜燈之下,她的影子被拉長,在寂靜空曠的校道里,顯得十分的孤寂,彷彿這世間,唯剩她一人。

走了一圈下來,花了大概一個小時,魏語嫻想了很多很多,最終也下定了決心,以後的路要怎麼走。

明天,她就去做手術,長痛不如短痛,趁着一切還沒有發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

要是她真的把孩子生下來,她哪來的錢養?又哪來的時間精力放在這上面?

她低頭看着還平坦的小腹,根本想不到裏面居然有兩個小傢伙,跟她血脈相連的小傢伙。

可是明天過後,她就要跟小傢伙們說再見了。

她忍不住用手撫摸着肚子,鼻頭一酸,另一隻手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哭出來。

對不起,你們來的不是時候,要是我的情況沒有這樣窘迫,我也不會放棄你們……

對不起……

魏語嫻吸了吸鼻子,抬頭看天空,把眼淚忍住,收拾好情緒,走回宿舍。

傅母在林成遠的告知下,得知傅玄屹極有可能有了兩個孩子,激動的差點沒殺到財經大學裏面去!

她再三跟林成遠確認,那個女孩真的懷孕了?只有傅玄屹一個男人?

得到的都是肯定的答案。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他們傅家終於後繼有人了!

當晚,傅父傅母就把傅玄屹叫回了傅家老宅,問:「你打算怎麼辦?那是我們傅家的血脈。」

傅玄屹身板坐的挺正,手上一下一下規律的轉動着黑色圓潤的佛珠,道:「我會安頓她。」

傅母直接了當的問:「什麼時候結婚?我好下請帖。」

「母親。」傅玄屹只是叫了她一聲,並沒有說什麼,可傅母卻知道了他要說什麼。

傅父也覺得傅母太過着急,道:「你別著急,還不知道那個女孩人品怎麼樣,配不配得上我們傅家。但是我們傅家的血脈,是絕對不能流落在外面的。」

傅母也才想到這點,道:「也是,是我太過着急了,這事得慢慢來。玄屹,你明天就去找人安頓好,可千萬別讓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事。

我們傅家有個後代不容易,沒想到你這麼幸運,一下得了兩個,可不能出現意外了。」

傅家的絕嗣血脈,誰也不敢質疑,她跟老公將近四十才有了一個孩子,他們祖上兩輩也都是晚來的子,極為不容易。

而她兒子,今年二十九了,卻一直不近女色,冷清的跟個佛一樣,手上還纏着一串黑色佛珠,她還真以為他要當個無欲無求的佛呢!

幸好幸好,她兒子是個運氣好的,二十九歲就有了孩子!

不管這兩個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他們傅家的家業都會交到ta的手上。

他們不在乎孩子的性別,他們只在乎孩子的血脈。他們祖祖輩輩打拚下來的江山,可不能落到外人手中。

傅玄屹「嗯」了一聲,冷靜的像是要做父親的人不是他一樣。

傅母可沒有他這麼冷靜,拉着他就往傅家祠堂走去,對着列祖列宗們拜了又拜,謝了又謝,嘴裏念叨着:「感謝列祖列宗保佑,咱們傅家後繼有人了,我再也不用擔心玄屹冷清一輩子了……」

傅母如今快七十的年紀,兩鬢斑白,已然步入老年人的行列,多年來身上沉寂的氣質顯得她矜貴無比。

如今她卻虔誠的跪在蒲墊上,對着列祖列宗一一的感謝,可見,她對有了後代這事是多麼的重視。

次日一大早,周六,沒課。

魏語嫻早早的起了床,趁着室友還沒有起床,悄悄地出了門。

她跟兼職的老闆請了幾天假,說自己這幾天不舒服,要過今天才能去上班,老闆關心的詢問了她幾句,讓她身體好了再去上班。

在這陌生的城市裡,許多陌生的人中,老闆是為數不多會給予她一絲絲溫暖的人,起碼老闆對她是沒有惡意的。

魏語嫻的心中微暖了一下。

坐上公交車,天色還早,可太陽卻早就盡職盡責的升起來,如同冉冉升起的希望。

到站下車,魏語嫻走到醫院門口,有些躊躇不決,明明是救人的地方,看起來卻是這樣的冰冷。

她深吸一口氣,眼神變得堅定起來,先去掛了個號,找到昨天的醫生。

手術並不是立馬就可以做的,術前還需要進行一些必要的檢查,檢查沒有問題後,就可以手術了。

魏語嫻孤身一人在醫院裏跑上跑下,身邊沒有一個能陪着她的人,身影是那樣的孤單又落寞。

她不知道,在她進入醫院檢查的這段時間,她的檢查信息和要做手術的消息已經傳到了院長的耳朵裏面。

院長在這家醫院當了好多年的院長,是個十足的人精,昨天成爺來醫院視察工作,還沒開始就走了,院長就發現了不對勁。

他覺得這個女孩對成爺來說一定很重要,說不定這女孩肚子里的孩子還是成爺的呢,所以他格外關注這個女孩,想着下次這個女孩來了就告訴成爺。

沒想到,這個女孩這麼快就來了,而且還是來打胎的!

院長一刻也不敢耽誤,連忙給成爺打去了電話,打了好幾個都沒打通,可把他給着急壞了!

終於,在他第十次打過去的時候,那邊終於接了!

「你最好有事!」林成遠聲音裡帶着滿滿的起床氣,威脅着這個大早上轟炸他的人。

院長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說話:「成爺,您昨天看過的那個女孩又來醫院了。」

林成遠猛地睜開眼睛:「她去幹嗎?」

院長咽了咽口水,小聲的道:「打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