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母憑子貴後,高冷老公轉性了? 第5章_賣文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醫院門口,林成遠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去看方才那個女孩的背影,腦子裡回想着這個女孩的樣子。

他覺得這個女孩有點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他邊想邊走去院長辦公室。今天他是來查看家族產業的情況的,這家醫院,就是他們家族的產業之一,而在全國,還有更多的醫院,都隸屬於他的家族產業。

在院長辦公室坐了一會,林成遠靈光一閃,終於想起在哪裡見過那個女孩了!

這不是上次酒吧裏面,跟玄爺睡了一晚那個女孩嗎!

玄爺的第一個人,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的,好像是叫做魏語嫻來着。

可她來醫院幹什麼?生什麼病了?

突然,他想到了一種可能,連忙打了個電話把還在忙碌的院長叫了過來,讓他把魏語嫻的病例調出來。

院長哪想到這位爺會大駕光臨,趕忙小跑了回來,按照成爺的要求辦事。

幾分鐘後,林成遠就得知了魏語嫻來醫院的目的。

看到懷孕這兩個字的時候,林成遠立馬坐正了身子,指着這兩個字問院長:「你確定她真的懷孕了?」

院長在一旁戰戰兢兢的伺候着這位爺,道:「是的成爺,B超都拍了,不會出錯的,懷的還是雙胞胎呢。」

林成遠:「!!!」

他再一看懷孕的月份,一個來月,聯想到一個多月前那個晚上,他臉上立即揚起了一個燦爛的笑來。

這不會這麼巧合吧?

這兩個孩子,不會是玄爺的吧?!

他問過酒店經理,得知這個女孩不是酒店的工作人員,只是臨時找來湊數的,是個乾淨人,所以,這兩個孩子十有八九就是玄爺的!

林成遠頓時連視察工作的心都沒了,跟院長說了一聲,就匆匆忙忙的出了醫院,開着車往傅氏集團奔去。

昂貴的汽車在馬路上呼嘯而過,留下一排排汽車尾氣和一道殘影。

林成遠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傅氏集團,坐着總裁專用電梯直達頂樓。

前台知道他跟傅玄屹的關係,沒攔着,還友好的跟他打了個招呼。

林成遠急哄哄的推開傅玄屹辦公室門,大步流星的走進去,看到裏面有人在跟傅玄屹彙報工作,便把人轟了出去,大馬金刀的坐在他對面。

傅玄屹放下鋼筆,抬頭去看他,右手習慣性的把左手腕的佛珠攥在手上轉動,面色冷峻,像是在說你最好有事。

林成遠完全不懼怕他的冷淡,擠眉弄眼的道:「玄爺,一個多月前那個女孩,你記得嗎?」

傅玄屹當然記得,那是他第一個女人,也是唯一一個,他承認,那個女孩他有點感興趣,但也只是一點而已。

林成遠一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他記得,更是高興了,道:「我今天又見到她了!你猜我在哪見到的?」

傅玄屹直直盯着他,用眼神道:別說廢話。

林成遠嘿嘿笑了一聲,繼續道:「我在醫院門口看見她的,就我們家那個醫院。我還順便查了一下她生了什麼病,結果你猜怎麼著?」

傅玄屹:「……」

死亡凝視。

林成遠自討沒趣,沒再打啞謎,直接了當的說了四個字:「她懷孕了。」

傅玄屹面色沒有絲毫變化,因為他不相信。

林成遠跟他開玩笑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況且他絕嗣,怎麼可能?

他們傅家絕嗣是從他太祖父那一輩開始的,不知道是不是他太祖父手上沾染的血腥太多,導致他們傅家從他那一輩開始就子嗣艱難。

太祖父、祖父、父親及他,皆是一脈單傳。

他的父母結婚了十幾年,年近四十才有了他,很是艱難,所以,他怎麼可能一個晚上創造奇蹟?

林成遠看他反應這麼平淡,有些着急了,把手機拿出來,找出證據放到他面前:「你自己看,我這次可沒有跟你開玩笑,人小姑娘一下懷兩呢!

玄爺您可真厲害,你們傅家的絕嗣問題怎麼到你這就不管用了?老夫人要是知道了可不得高興死啊!」

傅玄屹看了證據,面色有了一絲變化,問:「你怎麼知道,是我的?」

他還是不相信。

林成遠:「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這不,把魏語嫻給查了,那天晚上之後,人家就好好的在上大學呢,再看看這時間線,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

玄爺,您家的皇位可終於後繼有人了啊!」

說是皇位一點也不誇張,整個京都,有誰敢跟傅家對着乾的?

沒有,一個也不敢!

傅家的地位,沒人能撼動,就連當下國家的掌權人見了玄爺,都要給上幾分薄面!

傅玄屹,是京圈當之無愧的太子爺!

傅玄屹停止轉動佛珠,眼神也鄭重起來,薄z唇輕啟:「你確定?」

林成遠拍着胸脯:「我保證,這兩個孩子絕對是玄爺您的!您要是不信,就去找人驗個DNA,就去我家醫院驗,我給您免費!」

傅玄屹再次轉動手中佛珠,沉吟了一會,道:「我知道了。」

林成遠等着他的下文,想看看他是怎麼處理這件事的,結果,他就沒再說話了,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

「玄爺,你怎麼安排?」

傅玄屹理會了他一下:「我自有安排,你先回去。」

林成遠:「……」

悶葫蘆,死高冷!

林成遠悶悶不樂的離開傅氏集團,剛走出傅氏大門,轉頭就給傅老夫人,也就是傅玄屹的母親打去了電話。

這麼好的消息,怎麼能不讓老夫人知道呢?

傅玄屹在辦公室靜坐了幾分鐘,手中的佛珠轉了一圈又一圈。

他給特助打了個內線電話:「幫我查個人。」

沒多久,魏語嫻的詳細資料出現在他手中,是個貧苦出身的女孩,爹不疼娘不愛,家中還有兩個吸血的兄弟,就連上大學的錢都是……

把資料放到一邊,傅玄屹冷冷看着那些不好的經歷,眼神越來越冰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傅家的孩子,他不會任由其流落在外,畢竟是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孩子。

雙胞胎,母親知道後怕是會高興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