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r>
死亡凝視。

林成遠自討沒趣,沒再打啞謎,直接了當的說了四個字:「她懷孕了。」

傅玄屹面色沒有絲毫變化,因為他不相信。

林成遠跟他開玩笑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況且他絕嗣,怎麼可能?

他們傅家絕嗣是從他太祖父那一輩開始的,不知道是不是他太祖父手上沾染的血腥太多,導致他們傅家從他那一輩開始就子嗣艱難。

太祖父、祖父、父親及他,皆是一脈單傳。

他的父母結婚了十幾年,年近四十才有了他,很是艱難,所以,他怎麼可能一個晚上創造奇蹟?

林成遠看他反應這麼平淡,有些着急了,把手機拿出來,找出證據放到他面前:「你自己看,我這次可沒有跟你開玩笑,人小姑娘一下懷兩呢!

玄爺您可真厲害,你們傅家的絕嗣問題怎麼到你這就不管用了?老夫人要是知道了可不得高興死啊!」

傅玄屹看了證據,面色有了一絲變化,問:「你怎麼知道,是我的?」

他還是不相信。

林成遠:「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這不,把魏語嫻給查了,那天晚上之後,人家就好好的在上大學呢,再看看這時間線,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

玄爺,您家的皇位可終於後繼有人了啊!」

說是皇位一點也不誇張,整個京都,有誰敢跟傅家對着乾的?

沒有,一個也不敢!

傅家的地位,沒人能撼動,就連當下國家的掌權人見了玄爺,都要給上幾分薄面!

傅玄屹,是京圈當之無愧的太子爺!

傅玄屹停止轉動佛珠,眼神也鄭重起來,薄z唇輕啟:「你確定?」

林成遠拍着胸脯:「我保證,這兩個孩子絕對是玄爺您的!您要是不信,就去找人驗個DNA,就去我家醫院驗,我給您免費!」

傅玄屹再次轉動手中佛珠,沉吟了一會,道:「我知道了。」

林成遠等着他的下文,想看看他是怎麼處理這件事的,結果,他就沒再說話了,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

「玄爺,你怎麼安排?」

傅玄屹理會了他一下:「我自有安排,你先回去。」

林成遠:「……」

悶葫蘆,死高冷!

林成遠悶悶不樂的離開傅氏集團,剛走出傅氏大門,轉頭就給傅老夫人,也就是傅玄屹的母親打去了電話。

這麼好的消息,怎麼能不讓老夫人知道呢?

傅玄屹在辦公室靜坐了幾分鐘,手中的佛珠轉了一圈又一圈。

他給特助打了個內線電話:「幫我查個人。」

沒多久,魏語嫻的詳細資料出現在他手中,是個貧苦出身的女孩,爹不疼娘不愛,家中還有兩個吸血的兄弟,就連上大學的錢都是……

把資料放到一邊,傅玄屹冷冷看着那些不好的經歷,眼神越來越冰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傅家的孩子,他不會任由其流落在外,畢竟是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孩子。

雙胞胎,母親知道後怕是會高興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