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末世殭屍來襲,我先囤上十噸糯米 末世殭屍來襲,我先囤上十噸糯米第7章 永別了,我曾經的白月光在線免費閱讀(2)_賣文小說
◈ 末世殭屍來襲,我先囤上十噸糯米第7章 永別了,我曾經的白月光在線免費閱讀

末世殭屍來襲,我先囤上十噸糯米第7章 永別了,我曾經的白月光在線免費閱讀(2)

樣被綁在椅子上的姚詩蕊,地上只有一大灘水漬。

「你怎麼不說話呢?噢,你看我這眼神,都忘記把你的襪子取出來了。」劉杗說完,取出了塞在周志傑嘴裏的襪子,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你是誰?你要對我和詩蕊做什麼?」周志傑也是一臉的驚恐,起初被綁住眼睛被矇著,他憑着聲音以為這一切都是姚詩蕊做的,心裏除了疑惑以外就是憤怒。但是現在眼罩被摘掉後才發現,這一切都是眼前的陌生男人一手造成的。

「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劉杗,身份是姚詩蕊的未婚夫。所以說周大少,您對於我的頭上,有什麼說法嗎?」劉杗一邊說著一邊指着自己的頭頂,那裡似乎有一頂無形的綠顏色帽子。

「兄…兄弟,不是我的錯,是姚詩蕊勾引我的,我根本不知道她有未婚夫。但我可以彌補你,我有錢,我賠錢給你,你要多少你報個數,我這就叫家裡人打給你,不不不,我直接轉給你,你拿我手機,我銀行卡密碼777511。」

伴隨着周志傑的狗吠,劉杗轉過頭去,輕蔑的瞥了一眼姚詩蕊。

姚詩蕊拚命的搖頭,嘴裏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像是要解釋什麼。而她看着周志傑的眼神,也從起初的擔憂,轉換為憎恨與憤怒。

「瞧瞧,你就為了這樣的男人背叛我?可真諷刺吶!」

「你可能現在醒悟你是看錯人了,但是我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啊,不過沒關係,我的報復還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劉杗說著,便把襪子重新塞回周志傑的嘴裏,眼神看向他接著說道,

「準備好迎接下一輪的精彩了嗎?」

一把剪刀就如同變魔術般突然出現在劉杗手上,那種現象,已經超過了周志傑與姚詩蕊的認知,他們的眼神變得驚恐起來。

「周大公子,你感覺到**的不對勁了嗎,在你昏迷的時候我可是餵給你好些藍色小藥丸啊,想來那些偉一哥已經隨着唾液溶解吸收了吧。」劉杗緩緩的拿着剪刀開始在周志傑的大腿內側剪了起來。不一會兒,周志傑的褲子已經變成了開檔,而那東西也挺立着冒出了頭。

「喲,這小別緻還挺東西!」

劉杗瞄了一眼,就取出昨天買的醫療手套開始穿戴起來。

一層,

一層,

一層。

連着給自己戴了三層之後劉杗覺得不夠,又在外面套上了一副勞保手套。然後取出之前買的水泥和沙,以四份水泥,兩份沙子,一份水的比例攪拌在一起。

「嘖嘖嘖。」

在周志傑越發惶恐的眼神中,劉杗右手上出現了一把鐵柄園藝剪,而左手,在忍着心理不適的狀態下,扯住了周志傑那兩顆圓圓的東西。

咔擦,

咔擦。

兩刀過後,血嗞了劉杗一手。劉杗也不顧綳直着身子顫抖的周志傑,剪刀抵着根部又是一刀。

「好了,馬上給你止血。」

劉杗說完立馬取出紗布摺疊了兩三次,在上面糊上一層厚厚的水泥,然後狠狠的按在周志傑的傷口上,在按壓了幾秒後,劉杗緩緩的舒了一口氣。

劉杗站起身,看着此刻抽搐着已經臉部煞白的周志傑,汗水和淚水一同流淌着,神情有些心疼的說道,

「周大公子,你這狀態好像有些缺水啊,別急,我馬上給你補水。」

劉杗拿出一個漏斗,沿着周志傑嘴裏的空隙塞進去,站在他身後掏出一瓶500ml的礦泉水,「普通人一天最多能攝入2500——3000ml的水,不然就會水中毒,我可太心疼你了,一定好好的照顧到你不讓你水中毒。」

劉杗擰開蓋子後,扯着周志傑的頭髮向後,拿起瓶子就朝着漏斗里慢慢倒着,中途好幾次還停一會兒生怕周志傑被水給嗆到。

劉杗就這樣極為耐心的一瓶、一瓶的灌着。

直至,六瓶水灌完。

然後,劉杗就拿了把椅子,靜靜的坐在周志傑對面,一邊抽着煙,欣賞起來。

周志傑在水泥敷在傷口上沒一會兒,就疼得超過他的忍耐極限,因為水泥中的氧化鈣和他血液中的水分子產生反應生成氫氧化鈣,不斷釋放的熱量讓他那裡感覺到灼燒,一直維持在要暈不暈的邊緣,意識變得模糊。

之後在劉杗給他灌水的時候,他只能忍着那種不適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去,直至六瓶水喝下。同時,周志傑也在心中暗暗發誓,這次如果能夠逃出生天的話,那麼這人對他做的所有,他一定會百倍的報回去。

就在周志傑還在想着如果一會兒有機會如何通過語言打動對方,從而放過他之時。卻不知道,他傷口處的氫氧化鈣和二氧化碳反應,生成了碳酸鈣。這已經是水泥水化反應過後的晶化反應了,傷口處逐漸出現的晶體已經慢慢的吸附在上面,逐漸變為了硬化反應。

變硬的水泥逐漸的拉扯着傷口,周志傑開始感覺到自己那處地方撕裂着疼。血已經止住,但是好像開閘放水的地方也被堵住了。

此刻的周志傑才意識到對方的狠毒用心,因為此刻他的身體隨着3000ml的水在自己體內的停留,已經開始有了些許niao意。

「完了,完了。我要死了。」

周志傑「嗚嗚」着,眼神充滿祈求的看向坐在對面的劉杗,希望對方能夠放過他,哪怕不幫他叫救護車只幫他鬆綁也好。但是迎來的只有對方的一臉平淡,甚至有些無視,只是單純的看着此刻的他。

「我要真死在這裡,他就不怕被抓嗎?」

周志傑又開始了掙扎,雙手雙腳都在隨着身體不停的扭動,但是即便如此也毫無作用,而劉杗依舊是靜靜的抽着煙看着他掙扎。

漸漸的,周志傑的旁光到達了極限,那種難受給他的感覺真的還不如立刻死去的好。他依然在扭動着身子,依然眼神祈求着對方。

但是過了一會兒,他就感覺到自己的下腹部出現「砰」的一聲,雖然那股niao意逐漸消失,但是腹部卻開始劇烈的疼痛起來。緊接着,他不止疼痛難忍,更是感覺到自己的肚子漲的比開始更大了。

在這個過程中,周志傑逐漸失去了意識,頭垂了下去。

劉杗看着周志傑又一次耷拉下腦袋,也是不着急,又點起了一支煙,就這樣靜靜的看着,但是那眼神中透露着一種快要剋制不住的興奮。

煙抽完後劉杗這才站起身,走到周志傑的身邊又一次探向他的鼻息。這時候的周志傑,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算了,就這樣吧,再玩也玩不下去了。」

劉杗說著便從空間中取出尼龍繩,在周志傑脖子上纏繞兩圈後拉緊繩子,身體向後仰帶動着繩子崩得更直。而周志傑或許是昏迷的緣故,就這樣毫無掙扎的死在他手裡。

接着,劉杗走到了姚詩蕊的旁邊。

此刻的姚詩蕊眼睜睜的看着劉杗把周志傑給殺了,然後朝着自己走來。她只能拚命的搖晃着頭,眼眶裡飽含着淚水和祈求,似乎是在告訴他,求他放過自己。

但是姚詩蕊看到的只有劉杗的不為所動和手中再一次憑空出現的繩子,她終於知道劉杗不會放過她,所以起初她那祈求的眼神也就極快的轉變成怨恨,恨不得憑藉著眼神就能把劉杗給殺死。

「沒錯,就是這種眼神。當時我被吊在鐵架上,我被你們折磨的時候,我看着唐宏遠死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大概也是這種眼神吧。」

劉杗就這樣淡淡的看着姚詩蕊,嘴角開始微微揚起帶着一絲絲的微笑,在結果掉周志遠以後,他的念頭已經稍微通達,此刻再看到姚詩蕊憎恨自己的眼神,終於覺得心情有些愉悅了。於是,他繼續說道,

「此刻,你能感受到我當時有多怨恨了嗎?」

「放心,等結果了你,我依舊會好好的活着。活得自由!活得開心!」

「嗚嗚~嗚嗚~」

姚詩蕊掙紮起來,嘴裏卻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想來是被劉杗的話給刺激得在破口大罵吧。

「其實…我是騙你的,根本就沒有什麼世界末日,沒有什麼我被你和周志傑折磨三個月,那都是我杜撰出來騙你的。怎麼樣?一切說得那麼煞有其事有沒有讓你很驚訝?」

劉杗湊到姚詩蕊的耳邊,語氣輕佻的吐露出「真相」,雖然對她肉體上折磨劉杗覺得有些下不去手,但是並不能說前世自己所受的苦難就讓她這樣輕鬆償還掉,肉體打擊哪有心靈打擊來得讓人舒暢。

所以說,殺人也要,誅心他更要。

而此刻的姚詩蕊,眼中的惶恐夾雜着難以置信,但都蓋不過那抹怨恨。她也不再掙扎了,哪怕此刻的劉杗在她的身後她看不到對方,也沒有因為窒息而掙扎,她就瞪大着雙眼扭過頭向後斜視着,有一種做鬼也不會放過劉杗的絕望與怨恨。

「相比於周志傑,你死的其實輕鬆了好多。至少我沒怎麼折磨你,不是嗎?」

「所以…永別了,我曾經的白月光。」

隨着劉杗的話語逐漸低沉,他手裡勒住姚詩蕊脖子的繩子也慢慢收緊。直至最後,姚詩蕊怒睜着充滿血絲的雙眼,沒有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