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世殭屍來襲,我先囤上十噸糯米第5章 利群在線免費閱讀

末世殭屍來襲,我先囤上十噸糯米第6章 你只是知道自己要死了在線免費閱讀

「咔擦!」

姚詩蕊進了門後,眼神里充滿的期待看着劉杗,

「親愛的,你說的驚喜是什麼?」

「別急,你先跟我來。」

劉杗轉身把大門關上以後,便領着姚詩蕊進了自己的卧室,示意她站在床邊,然後開口說道,

「你先閉上眼,轉過身去。」

「好!」

姚詩蕊全無防備的閉上雙眼,然後乖乖的把身子轉了過去,甚至還軟糯糯的補上一句,「你快點噢,我好期待啊!」

「好,我立刻就把驚喜拿出來,你別轉頭睜眼噢。」

劉杗說著,從空間內取出一根棒球棍,沒有再多說廢話,他憑藉比姚詩蕊高一個頭的身高優勢,適當控制着力度揮出棒球棍,瞄準她的頸部動脈處,輕擊了下去。為了確保這一擊不會立即導致人癱瘓或骨折,劉杗事先仔細研讀了70版《十萬個為什麼》。

毫無疑問,姚詩蕊被他這一棒給打的昏了過去,倒在床上。

劉杗見狀也是心中大定,把姚詩蕊翻了個身正面朝上以後,伸出手指試探了她的鼻息,接着又用手摸在她頸部動脈的位置,感覺到有脈搏跳動之後,才舒了一口氣。畢竟就這樣把她給錯手殺了,好像有點太對不起劉杗所受的折磨了。

緊接着劉杗拿起了姚詩蕊的手機,試探一番後用她的左手大拇指解開了鎖。點開X信,在一個個聊天框中翻找起來。

不多時,劉杗的神情從迫切開始逐漸變得冷淡起來。

因為他一頓翻找沒收穫之後,選擇從錢包的賬單界面去查詢轉賬,結果看到一長頁的520轉賬,其中還夾雜着幾個1314和其他的付款信息,點進去後找了付款人ID:史蒂芬-周,接着從聯繫人界面找到這人點進對話框,看了聊天記錄後,他確認這就是周志傑。

那一條條聊天記錄,似是一把把的尖刀,一刀刀的戳在劉杗的心上。

「什麼昨晚你那件睡衣好漂亮」,姚詩蕊回復討厭。

「今天我吃了海狗丸,嘿嘿嘿」,然後姚詩蕊回復一個嬌羞的表情。

再有些,就不是擦邊那麼簡單的了,都是脖子以下的描寫根本無法展開細說。

(知道讀者朋友們不喜歡看這些,我只能獨自承受。)

「呼~」

那一頁頁的不堪入目,在劉杗翻閱到一半後,已經沒了繼續看下去的心思。一個,是心死了。另一個,是那段折磨的記憶又一次翻湧上來。

設置好自己的指紋後,劉杗把手機丟到一邊,駕着昏迷的姚詩蕊坐在一張木製的靠椅上。接着便從空間里把五金店買來的尼龍繩、尼龍軋帶給拿了出來。

首先,劉杗是把她雙手給背過去,在手腕上裹了層布之後,套上尼龍軋帶然後紮緊。然後同樣的方法把她雙腳分別綁在了椅子的左右腿上,再用尼龍繩把她從上而下一圈圈的捆住,讓她牢牢的固定在椅子上。

最後,劉杗找了一塊長度合適的板子,一頭抵着椅座一頭裹着布撐着姚詩蕊的下巴,把她整個頭支撐得只能高高的仰天抬起,露出雪白的頸部。劉杗想了想,考慮到她的腦袋會晃動,把支撐頭部的板子給晃掉,所以紮好姚詩蕊的一頭烏黑長發,通過繩子綁在椅背上,確保能夠拉扯着她的頭讓她無法晃動腦袋。

做完這一切之後,劉杗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這才找了塊布,掰開姚詩蕊的嘴塞了進去。

計劃里姚詩蕊的部分處理完了,劉杗也就不在乎她什麼時候會醒過來,於是動作也開始大了起來。

從空間內拿出了螺絲刀後,劉杗跑去電腦房把牆壁上的置物架給卸了下來,接着去到廚房拿着菜刀鑿出一個不怎麼規則但是差不多有網球大小的洞。

搞定以後,劉杗拿着置物架返回卧室,在姚詩蕊坐的上方,牆高兩米處便開始安裝起來。

砸釘子給牆開洞的動靜以及牆壁飄落下來的灰塵,把姚詩蕊弄醒了。就在她仰着頭一臉疑惑以及有些驚恐的目光中,劉杗完成了安裝,這期間姚詩蕊有過身體的掙扎、扭動身子的反抗,最後淚眼朦朧的直勾勾看着劉杗,劉杗一臉冷淡卻沒做出任何回應。

最後的最後,劉杗在客廳把一桶5L的飲用水給打開,拎着把手一側架在桌上,一側懸空,小心翼翼的扶着然後給塑料瓶子的底部鑽起孔來。他心裏想着,一定不能太大,一定不能太大,一兩秒一滴水最完美。一番功夫以後,終於是看到底部一滴水漏了出來,然後慢慢的自邊緣處滴了下來。

劉杗這一刻,臉上笑容燦爛,就像個二十幾歲的孩子一樣。

「呼~,終於把準備工作都做完了!姚詩蕊,你準備好迎接我的報復了嗎?迎接這來自遠古商朝時期發明的十大酷刑之一——水滴刑。」

一番感嘆後,劉杗拎着飲用水,慢悠悠的朝着卧室走去。最終在姚詩蕊疑惑的目光中,把瓶子放在了她頭頂的置物架上,稍作調整位置後,水滴終於是穩穩的穿過板子的洞滴落在她的額頭上。

「滴答!」

「滴答!」

劉杗欣賞着這一幕的美妙,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得到了升華,那一滴滴水砸落在姚詩蕊的頭上帶給他的舒爽,好似有一股微弱的電流,從他的腳底板位置,一路沿着腿部、尾椎、背部,爬上了自己的天靈蓋,讓他感覺渾身一顫。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劉杗看到姚詩蕊的神情,沒有懊悔,沒有愧疚,只有一臉的疑惑以及委屈,以及一絲絲的恐懼。

「怎麼可以,你怎麼可以是這種表情?」

「嗚,嗚。」嘴巴塞住的姚詩蕊,掙扎着嘴裏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行吧,我就讓你明白我為什麼會這樣對你,也好讓你死個明白。」

劉杗說完便從床上拿起姚詩蕊的手機,翻開她和周志傑的聊天記錄,一段段的滑動呈現在她面前。

「史蒂芬-周,你直播間的榜一大哥,你和他搞在一起多久了?既然你都和他在一起了,為什麼要來招惹我?把我當老實人讓我接盤?」

姚詩蕊的瞳孔有些放大,眼神帶着些許驚恐,但更多的是祈求,淚水溢滿了她整個眼眶順着眼角開始不斷滑落。不過劉杗沒有在乎她的淚水,他掏出煙盒點了支煙深吸一口後,就那樣站在姚詩蕊的面前,站在她仰着的頭能看到的位置,盯着她的臉緩緩的說道,

「是,前世我是舔狗,我是沸羊羊,我是個純愛戰士,你說什麼我就信什麼,我從來對你沒有過猜疑,但是後來我死的很慘,沒錯,就是你和你的榜一大哥殺了我的。

不過現在,我重生了!

前世,明天的中午會爆發世界末日…

……

最後,你和他把我餵了殭屍。

所以現在,面對重活一世的我,你有什麼想法?」

煙一根根的隨着故事沒有停歇,地上除了數不清的煙蒂、煙灰以外,還有兩個紅白相間的空煙盒,只見那煙盒上面,印着兩個金色的字:

「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