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滴答~」

「滴答~」

「滴答~」

水一滴滴的砸落在姚詩蕊的額頭上,每次都擊打在同一個位置,被束縛在椅子上的她動彈不得,她就這樣保持着仰着頭的姿勢,看着劉杗嘴裏的煙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神色平淡的講述視角是他的故事。

隨着故事的走向,姚詩蕊的臉上從最初的疑惑、恐懼,慢慢轉變成了懊悔,等到劉杗說完以後,她眼神看向劉杗,充滿了祈求的味道。

「來吧,發表你的聽後感吧,姚詩蕊!」

劉杗說著,拔出了塞在姚詩蕊嘴裏的已經被口水浸濕的布團,神情有些淡然的看向她。

姚詩蕊並沒有大喊救命,她知道這種環境下,即使是呼喊也不一定能得到救助,只會讓那團布再一次塞進自己嘴裏。除了劉杗訴說故事時語氣中帶着的寒冷殺意以外,頭上一滴滴落下的水也讓姚詩蕊感受到恐懼。

她眼神看向劉杗,眼眶中含着淚水,更加柔弱且卑微的解釋道,

「親愛的,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我甚至連活着的雞都害怕。求求你幫我解開好嗎,以後我會一心一意的對你一個人好,你相信我。」

「哦?經過我的判斷,我重生是真的,末日也將會是真的,而你和周志傑發生關係也是真的。那麼,請你告訴我,前世我被你們折磨三個月,是真的還是假的?」

劉杗語氣平淡得甚至沒有一絲起伏,傾吐完前世經歷後,這一刻的他卻沒有感覺到一絲獨屬於報復的愉悅。

「親愛的,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前世的事不應該報復到我身上啊,求你原諒我,我真的知道錯了。」

劉杗搖搖頭,「你只是知道自己要死了。」

「不過我不會讓你這麼痛快死去的,放心。你就好好的感受這種水滴刑吧!我想,你在這種情況下,應該能稍微體會到前世我有多絕望吧。」

劉杗說著,便把布塞回姚詩蕊嘴裏,在她飽含祈求與驚慌的眼神中,出了卧室,朝着電腦房走去。

電腦房內,劉杗打開電腦上的So-VITS-SVC,一款訓練AI模仿別人聲音的軟件,這正是他出門前操作好的,現在姚詩蕊的聲音已經被AI給訓練模擬出來了。緊接着劉杗連上麥克風后開始嘗試起實時轉換,隨着他不斷的調整音高、語速等細節設置,不能說是一模一樣,但是此刻轉換好的聲音已經接近姚詩蕊真聲的八九成了。

隨即,劉杗打開姚詩蕊的手機,冷漠的翻閱溫習了一遍兩人之前的對話,牢牢的掌握了她與周志傑交流時候的說話語氣、說話習慣,以及周志傑的一些癖好。

打開某寶,在裏面找了一件初步判斷符合周志傑口味的火辣衣服,用姚詩蕊的手機截圖給他發了過去,然後通過電腦端用轉換器的音色給他發了句語音,

「gie gie,人家這件衣服到貨了,你覺得好看嘛?」

「好看!」

劉杗看着這幾近秒回的速度,他的嘴角微微揚起,繼續說道,

「我在閨蜜家呢,她現在不在家,我一個人有些害怕,你要不要過來陪陪我,順便幫我看看這件衣服的尺碼對不對。」

「/se」

「好,我現在過來,你發地址給我。」

劉杗手打一個蕪湖小區5幢602過去,覺得稍微差了點意思,接著說道,

「對了,閨蜜走之前還送了我雙沒拆的黑絲,我剛剛看了下,**上怎麼印有英文字母,哥哥你快來幫我翻譯翻譯。」

緊接着劉杗又找了一張黑絲的實拍買家秀髮了過去,黑絲上面均勻分佈着B開頭英文單詞的印花。

「/se/se/se」

「我立馬到,你等我。/se/se/se」

「呵。」

劉杗輕笑一聲,

「果然,不怕大G和路虎,就怕黑絲帶字母。」

接着,劉杗繼續在電腦邊忙碌起來,十來分鐘後做好了音頻。然後拿着姚詩蕊的手機便下了樓。

等人對於他人來說,可能會是一件讓人急躁的事情。但是此刻蹲在大門口花壇處的劉杗卻是神色淡然,臉上沒有絲毫多餘的表情。

又過去了十多分鐘,劉杗終於看見周志傑從小區門口朝着這邊走來。只見他穿着一身休閑裝,臉上掛着的笑容和末世後的殘忍完全不同,劉杗此刻恨不得直接衝上去給他一刀,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因為就這樣殺死他未免對他太過寬容。

「叮!」

姚詩蕊的手機響了,劉杗打開一看,是周志傑發來的,他說他已經在樓下了。

劉杗立即打字回復道,「好的,我在上廁所馬上好,你先上來,到了敲門」。接着他把手機調成震動塞進了褲子口袋裡,然後掏出了自己的手機,假裝正在和別人打電話,一邊打電話一邊拔着草坪上的草。

這一世,周志傑並沒有見過劉杗,所以看到蹲在那兒打電話的劉杗,他並沒什麼反應,瞄了一眼就朝着樓道走去。

「好嘛好嘛!算我錯了好嘛,我現在就上來給你道歉。」

劉杗故意大聲的對着電話里這樣說,偽裝成和對象吵架後又沒辦法,只能上門道歉的樣子。在確認周志傑已經聽到後,劉杗便假裝一副掛斷電話的樣子,跟在周志傑身後保持着三五米的距離進了樓道。

「咚,咚,咚……」

因為劉杗住的是低層住宅沒有安裝電梯,所以樓道里迴響着兩人走路的聲音,褲兜裏手機的震動提醒劉杗,此刻周志傑還在朝着姚詩蕊發著信息,於是劉杗上樓梯的速度也就稍微快了一些,終於在五樓半的時候,在沒有驚擾到周志傑的情況下追上了他。

周志傑還在埋頭髮着信息,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這位陌生人的手中,憑空出現一根棒球棍,在他稍微感覺後腦勺有風帶着點涼意的時候,眼前一黑沒了知覺。

「嘭!」

周志傑臉朝下直直的摔在樓梯上,還好他正打着字,雙手拿着手機放在胸前,所以在摔下去後樓梯上並沒有血跡。

劉杗把棒球棍收進空間里,接着便跨過了周志傑站在他上方,彎下身子雙手從周志傑身下穿過,攬着他的兩個咯吱窩把他朝上拽去。

幸虧現在不是下班時間,樓道里安安靜靜的。這半層樓的距離,劉杗硬生生花了三分多鐘才把人給拖進家裡。劉杗關上門後,當即就癱坐在地上,臉上掛滿了豆大的汗珠,胸口一鼓一鼓地大口的喘着粗氣,

「終於到家了,接下來就輪到你了,周志傑,我不會讓你輕易死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