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早上十點,劉杗醒了過來,很久沒能睡得這麼舒服了。他揉搓着眼睛打開了手機,肚子里的空虛引導着他點了外賣。旋即,又想到了自己傍晚吃的那一堆美食好像須彌空間里沒庫存,上了個廁所後又開始點單起來。

「唔,螺螄粉,這個好,先點個100份。每份加鴨腳,加滷蛋,加油果,加豬腳,加酸筍,加螺…」

「小龍蝦,十三香的,麻辣的,冰鎮的……通通一百份。」

一頓操作下來,只花了20w不到。

劉杗看着卡里還剩下180多w,眼神帶着些許迷惘,他終於體會到王多魚一個月花光10億是件多麼痛苦的事情。因為他除了必備的糯米,以及一些五金用具,其他的關注點都是在藥品和食物上,至於帳篷、棉被什麼的,他心裏已經有了計劃:末日爆發當天,趁亂掃蕩個大型超市就啥都有了。

至於姚詩蕊,現在才早上10點,昨天她跟劉杗說過要直播到很晚,現在這個點,呵,估計睡在榜一大哥懷裡吧。想到這裡,劉杗又是一陣怒火攻心,心頭暗暗決定下午再去收拾她!

……

蕪湖小區5幢,一個個外賣員氣喘吁吁的上上下下着,在樓道相互遇到還打起招呼,

「你也是6樓?」

「你也是?」

「是啊,這單是真得舒服!」

「哈哈哈…一會兒樓下等我,請你抽華子!」

外賣小哥臉上洋溢着喜悅的笑容,即便送這一單要上上下下跑個三四次,也是沒有一絲抱怨,甚至每一次敲門後劉杗在接外賣的間隙,他都想發支煙過去。

沒辦法,劉杗給的太多了。

至於會不會是傳銷窩點?傳銷佬會給人點這麼多吃的?還加那麼多配菜?但是這家戶主點這麼多菜到底是為什麼,外賣小哥也沒有去深究。

「叮咚!您好,外賣!」

「叮咚!您好,跑腿!」

整整三個小時,劉杗除了接收外賣,就是繼續點單。

末日爆發後,電力系統逐漸癱瘓,也就不存在有信號有網絡這回事。劉杗小小的買了十個充電寶,離線緩存了些健康的小說、電影,咳,甚至覺得不夠還下單讓跑腿買了些書籍、地圖,比如什麼:《赤腳醫生手冊》、《民兵訓練手冊》、《軍地兩用人才之友》。甚至,最讓劉杗高興的是買到了一套70年代《十萬個為什麼》翻新版,簡直神書吶!

「啊~~~」

把最後一單外賣放入須彌空間以後,劉杗伸了個懶腰,其實最累的不是收納食物,而是徒手接過外賣小哥從門口遞進來的一個個打包盒,最後實在是手酸了,劉杗索性開始擺爛,把門敞開着牆邊貼了張A4紙,上面寫着「外賣請直接進門,找個空地擺放,請勿堵住房間過道」。

「洗個澡,差不多就可以出發了。」

劉杗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兩點多了,便起身進了浴室,享受着熱水的淋浴,渾身上下每個毛孔都得到了難得的放鬆。

他此刻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因為馬上就要去見一見那日思夜想的姚詩蕊了,甚至……

劉杗吹乾頭髮,梳成了大人模樣,穿上了一身帥氣西裝,出門前,還在身上噴了一點前世約會時候每次都會噴的香水。但是這一次,不再是約會那麼簡單了。

似乎是想起什麼,他又回身打開電腦忙忙碌碌了二十分鐘,這才出門而去。

「喂,詩蕊,你在家嗎?」劉杗開着車,到了姚詩蕊的樓下,這才給她打了電話,順便,還在街邊的花店買了一束99朵的玫瑰花。

「啊?

噢,我在。親愛的,怎麼啦?」

明顯能聽出電話那頭的姚詩蕊起初說話還是迷迷糊糊的,劉杗也不着急,壓着脾氣溫柔的說道,

「我在你家樓下等你,有驚喜噢!」

「哦?什麼驚喜啊親愛的?你直接告訴我嘛。」

「你先下來吧,不着急的,我等你。」

「好吧…那你等等我。」

「嗯。」

等了差不多有一個小時,姚詩蕊終於從大門口走了出來,一件白色的連衣裙,上面點綴着幾朵淡藍色的小花,頭髮隨意地披散在肩膀上,顯得十分清純。

很難想像,這副模樣和前世折磨自己三個月的惡毒嘴臉,居然會是同一個人。

劉杗沒有顯露出一絲一毫的怨恨情緒,面帶微笑的朝着姚詩蕊揮手打着招呼。等她來到身前後,劉杗這才從車的副座拿出之前買的玫瑰花雙手遞了過去,

「詩蕊,送給你。今天的你也如同鮮花一般美麗啊。」

姚詩蕊看着劉杗去開的車門,這才發現那輛車是他開來的,白色的車身以及那流暢的線條,再看到車頭的三叉戟標誌,雖然車型不知道是哪款,但是就這車標她也明白這車不太簡單。愣神間,這才發現劉杗遞過來的玫瑰,臉上也瞬間露出驚喜的笑容,

「謝謝親愛的,這車……」

「噢,驚喜吧!我中了彩票,扣稅下來還有700多萬。這不,先買了輛二手的隨便開開。」

「好厲害!」姚詩蕊說著便抱着玫瑰花鑽進劉杗懷裡,小嘴朝着他臉上親了一口。

「好了,你先跟我回家,家裡還有更大的驚喜等着你呢!」

「啊?什麼驚喜嘛,你就說嘛。」姚詩蕊一聽還有比這更大的驚喜,心情有些急切的她抓住劉杗的手臂搖晃起來,一邊搖晃還一遍撒嬌道。

「好啦好啦,你到了就知道啦。」

劉杗很無奈,但還是強忍住內心的不舒服,始終維持着假笑的臉上開始有些僵硬,只能抬起手摸了摸她的頭,接着打開副駕駛車門示意她坐上去。

關上車門,點火。

瑪莎的轟鳴響徹着街道,劉杗控制着車速維持在超速的邊緣,一路朝着蕪湖小區而去。他雙手緊握着方向盤,餘光時不時的瞄一眼旁邊副駕駛上的姚詩蕊,只見她一隻手摟着玫瑰,另一隻手拿着手機正擺着各種造型自拍。

「唉,多希望那只是一場夢啊。她到底是什麼時候跟周志傑搞在一起的?」

隨即劉杗又回想起了那段日子,即便是滿腔的怒火,無盡的恨意,但是這一刻看着副駕駛上自拍的姚詩蕊,即便那份清純只是她的偽裝,劉杗的心裏終究還是有着一絲捨不得與放不下。

「難道,我真的是個懦弱的人?」

「還是說,我可以水泥封心?」

「不行,計劃開始前,我還得驗證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