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大腦寄存處!)

(本文故事為平行世界下的地球,所有內容均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分割線————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啊!賤人賤人賤人!」

魔都青浦蕪湖小區5幢602房,傳出來一聲怒吼。

劉杗猛然間從床上坐了起來。

只見他面色蒼白、滿頭大汗,不停的大口喘着粗氣,眼睛裏布滿了紅血絲。

「這?我沒死?」

劉杗反應過來,開始環顧四周,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房間,熟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

他急忙跑到洗手間的鏡子前,對照着鏡子摸索起自己的臉。那雙白皙的手,摸到還好好存在着的耳朵,摸到還高聳挺直的鼻子,再向下摸到……都在!

「啪!」

劉杗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透過鏡子的映照紅彤彤的掌印清晰可見,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告訴他,這不是夢。

「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劉杗喃喃間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急忙飛撲到床上,從枕頭下拿出手機。

「2025年,5月29日星期三,11點10分……」

「我重生了!回到了末日爆發三天前!」

劉杗視線轉移到手機上的壁紙,眼神由最初重生的喜悅,轉瞬變為了憎恨,緊咬的後槽牙咯咯作響,像是恨不得把她給生吞活剝了。手機的壁紙,正是劉杗和一個女人的合照,照片里,那個女人長得很甜,笑得也很甜……

末日爆發後社會秩序開始逐漸崩塌,在那個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裏,人性扭曲得像是現實版的黑暗森林,強者為尊弱者為奴。就是這個女人和她的榜一大哥,不單單割掉了他的耳朵、鼻子,打瘸了他雙腿。更是把他吊了起來綁住四肢,親手把他那玩意兒給割了下來,塞進了他嘴裏。

飽受三個月的折磨,才把他餵了殭屍。

照片中的女人正是劉杗的未婚妻,叫姚詩蕊。

當時,剛剛大學畢業劉杗,憑着過人的編程技術進了魔都一家頭部公司,經過自身的努力以及天賦,不斷晉陞,僅僅一年多便有了不錯的薪資待遇。隨後經朋友的介紹認識了姚詩蕊,一個做直播的小網紅,因為她臉上沒有動刀子的痕迹,清純的外表長相甜美,一來二去的劉杗便陷了進去。在追求了一段時間後,姚詩蕊終於成為他女朋友。

感情迅速升溫的兩人,卻始終沒能邁出最後一步。幾次都是箭在弦上之際,姚詩蕊眼眶含淚的看着他,對他說著「對不起」,說自己不是個隨便的女人,第一次應該保留在新婚之夜。久而久之,劉杗對於姚詩蕊始終保持着純潔的男女朋友關係。

本以為能步入新婚的殿堂,一生相伴。

結果沒想到,在5月31日這天,末日降臨了。

當月亮的最後一縷光消失在地平線之際,本該是朝陽升起的方向,卻出現了不同以往的光景。那是一輪圓圓的血月,與太陽的溫暖不同,它透露着淡淡的清冷寒意,且離藍星更近,看起來更大。人們從最初的驚嘆、拍照,到之後紛紛不以為意。

血月逐漸升至正空,也就是12點30分,一個上午沒有絲毫動靜的血月突然迸發出刺眼的光芒。

然後,一切都變了……

大地上裂開了一道道口子,大量帶着陰冷的灰色氣體從地縫裡噴湧出來。吸入氣體的藍星人民,一半被立即轉變成了殭屍。餘下的人類,在經過初期的恐慌、逃避後,他們發現,只要殺死殭屍,就會在腦海意識中覺醒一個名為「功德系統」的東西。

而前世的劉杗,在街上行走着被突然異變成殭屍的人類給嚇尿了褲子。正當他以為小命不保之際,卻見殭屍襲擊了他身邊被嚇傻跌坐在地上的女人,其餘殭屍也是遠遠的躲着他,那一張張青面獠牙的恐怖臉上似乎透露着一絲嫌棄與恐懼。

復仇!我要復仇!

劉杗全身顫抖着,回想末日這三個月他所受到的折磨,心中暗下決定。

在那段看不到希望的時光里,劉杗只盼望自己能早點死掉。這一世能有機會重生,那麼他所受的所有苦難,都要那些人一一償還。不,要變本加厲的討要回來!

「寶寶來電話啦,寶寶來電話啦……」

手機鈴聲的響起打斷了劉杗的思緒,沒錯,這是曾經劉杗給姚詩蕊設置的專屬鈴聲。

劉杗深吸了一口氣稍微平復心情,語氣平和且溫柔地接起電話,

「喂,寶寶,怎麼啦?」

「親愛的,我今天有場直播活動,要到很晚才能結束,你好不容易休假卻沒時間陪你,真的很抱歉。」

聽到姚詩蕊這柔柔糯糯的嗓音,如果是曾經的劉杗聽了,大腦中會不斷的釋放多巴胺。甚至跟她約個會見一面,即使回到家也能快樂一整天,晚上睡著了嘴角都帶着笑,妥妥的一個戀愛腦。

但是現在的他面對姚詩蕊,除了憎恨,更是在生理層面感覺到噁心、反胃,有些作嘔。

當時的劉杗顧不得回家換褲子,如同一個為愛拼搏的沸羊羊,一路小跑着不懼危險衝到了10公里外姚詩蕊的家去保護她。卻因為她的膽小害怕需要陪伴,錯過了最初幾天的黃金髮育時間。在吃完她家中的餘糧後,為了她冒着生命危險出去搜尋食物,被附近避難所的戰鬥搜尋小組給抓回據點,淪為了一個避難所的底層奴隸。

最諷刺的是,避難所的老大正是姚詩蕊的榜一大哥——周家少爺周志傑,而她所謂的留在新婚之夜,其實早已經獻給了周志傑。後來姚詩蕊也被抓了,本來劉杗還想捨身去保護她,結果被她發現老大居然是自己的榜一大哥,姚詩蕊也不裝了,很快就舔了上去,依附着周志傑成功當上了老大的女人——之一。

直到這時候,劉杗才明白一切。

而周志傑,在知道姚詩蕊有過未婚夫,正是據點裏的底層奴隸劉杗後,劉杗那看不到未來的未來,就開始了……

「沒事的,你先忙,照顧好身體。」

「好噠,么么,親愛的我先化妝……」

劉杗強壓着怒火不等姚詩蕊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因為他怕自己一個忍不住,現在就要過去把她給生吞活剝。

「啪!」

突然,呆楞着坐在床上的劉杗,又是狠狠朝着自己臉上扇了一巴掌,

「嘶~痛!所以我到底是真的重生了,還是這是我臨死前的幻想…」

「又或者,那些末日的記憶,只是我最近工作強度太大導致神經衰弱混淆了夢境和現實?」

劉杗看着手機屏幕開始思索起來。

「5月29號,529,529…對了!」

劉杗似乎是想到什麼,急急忙忙的下了床,一路小跑着出了房間來到客廳陽台上,推開窗探着身子把頭伸了出去凝視着斜對面7幢,那神情好似是在等待着什麼事情發生。

「11點55了,還沒開始嗎?還沒開始嗎……」

劉杗瞄了一眼手機時間後繼續盯着7幢,嘴裏喃喃着。即便是另一隻手緊緊摳着窗檯邊緣,裸漏在外的尖銳窗框邊角把手指戳出了血,都沒能讓他察覺。

「嘟嘟嘟,嗚~~~嗚~~~嗚……」

「果然……」

隨着消防車的鳴笛聲響起,劉杗像是被抽去了全身骨架,沒有了支撐,無力的向後跌坐在地板上。

「我…果然回到了末日爆發的三天前!」

「不對,也有可能,這就是我臨死前的幻想。」

排除一個錯誤答案的劉杗想到這,又是一陣嘆息。

但是,末世後的一幕幕此刻又一次湧上心頭,他所受的苦難、折磨依然在腦海中揮之不去!劉杗便不自覺的雙拳握緊,瞳孔開始布滿血絲。

「即便只是幻想,我也要在這幻境中泄我心頭之恨!但如果我是真的重生了,哈哈哈哈哈哈……」

全身顫抖着的劉杗神情扭曲,猶如一隻地獄裏爬出來的怨之惡鬼!

【叮!】

【檢測到當前生物怨恨滔天,符合宿主要求,激活開啟綁定計劃……】

【叮!】

【恭喜宿主,成功綁定六道系統,獲得介子納須彌——須彌空間1萬立方米】

————————

(從第三章開始到第七章富含囤貨以及報復情節,不喜的可以直接跳到第八章開始,不太影響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