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重生之大惡人第1章 重生與殺戮在線免費閱讀

末日重生之大惡人第2章 異能初現在線免費閱讀

夜晚,破舊的爛尾樓中,夏楓倚靠在冰冷的混凝土柱子上,望着天空中散發著清冷光芒的圓月,稜角分明的臉上顯得有些陰晴不定。

在末日里摸爬滾打了整整十年,無數次遊走在生死邊緣,他的一顆心早已磨鍊的波瀾不驚,但現在的遭遇,實在是有些詭異。

他竟然重生了,從末日降臨的第十年,回到了末日爆發的半個月後。

看着熟悉的爛尾樓,還有身邊正在休息的兩個同伴,塵封許久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上夏楓的心頭。

末日爆發的時候,夏楓正在公司上班,隨着天空中一道驚雷炸響,大部分人都變成了滿口獠牙,面色發青的喪屍,開始攻擊未曾變異的同事。

生活在信息爆炸的時代,看慣了恐怖片,夏楓並沒有被嚇倒,而是反應迅速的和幾個同事一起向公司外衝去。

平日里缺乏鍛煉的夏楓身體素質並不算太好,萬幸的是,和他一起工作的還有大學同學謝東,身材魁梧,人高馬大的謝東硬是靠着一個滅火器干翻了四五隻喪屍,帶着夏楓沖了出來。

但到了外面他們才發現,到處都是喪屍在肆虐,整個城市都陷入了恐慌之中,夏楓想起附近有一片因為房地產商捲款逃跑而荒廢的爛尾樓,果斷帶着大家躲了進來,才算暫時安全。

但爛尾樓里沒吃沒喝,為了生存下去,也只能冒着生命危險去尋找食物,但外面的喪屍和電影里那些慢吞吞的傢伙完全不同,不但聽覺、嗅覺十分靈敏,而且速度只比成年人的奔跑速度慢了一籌。

儘管大家儘可能的避開喪屍,可半個月下來,食物沒找到多少,一起逃出來的七八個同事卻只剩下了夏楓和謝東以及一個女同事。

這個女同事名叫顧秋,二十三四歲的年紀,之所以能活下來,一來是因為平日里喜歡運動,身體素質很好,二來則是因為她本身就算是一個大美女。

高挺的鼻樑搭配上一張豐滿的紅唇,點綴在骨肉勻稱而又線條柔和的鵝蛋臉上,洋溢出濃郁的青春氣息,尤其是一雙烏黑的大眼睛,滴溜溜轉動着,就好像會說話一般。

哪怕是在危機四伏的末日,這樣一個女孩也會不由自主的激起人們的保護欲,在大家有意無意的保護下,再加上一些運氣,最終活到了現在。

思緒紛飛間,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卻打斷了夏楓的回憶,藉著月光向聲音處望去,卻是幾個男人從樓梯走了上來,領頭一人,看上去瘦瘦高高的,一張黝黑的臉上帶着些幾分陰翳。

見到這個人的一瞬間,夏楓黑白分明的眼眸中驟然綻放出一抹令人窒息的殺意,修長的手指也在這一刻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這片爛尾樓面積不小,附近不少倖存者都躲了進來,不過在末日里,誰也不敢相信陌生人,都是互相戒備,平日里分佈在各棟爛尾樓內各自求生。

這幾個男人便是其中的一波倖存者,瘦瘦高高的領頭人名叫李政,以前是附近的一個小混混,末日降臨後,帶着幾個牌友逃到了爛尾樓里。

隨着食物越來越少,李政幾個人就把目標放在了這片爛尾樓的其他倖存者身上,夏楓這隻剩下三個人的小團體自然就成了他們的目標。

謝東雖然勇猛,但雙拳難敵四手,最後拚命掩護夏楓逃了出去,自己卻被活活打死,而顧秋為了不遭受侮辱,也從樓上跳了下去,自殺而亡。

很久之後,當夏楓重新回到這棟爛尾樓時,這裡已經成為了喪屍的樂園,李政等人早已不知蹤跡,這件事也被他埋在了心底,成為一大遺憾。

如今再見李政,雖然一切還未發生,卻絲毫不影響夏楓想要把他腦袋擰下來的想法。

正欲出手,謝東和顧秋卻先後醒了過來,半個月的生死掙扎讓謝東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猛地從地上跳了起來,摸起身邊將近兩米長的鋼管,橫在胸前,聲如洪鐘的咆哮道:「你們是幹什麼的?」

顧秋雖然沒說話,但同樣是迅速站起身,拿起一根纖細的鋼筋,一雙烏黑的大眼睛警惕的打量着明顯來者不善的幾人。

「呵呵,不用叫的這麼大聲,我聽得見。」瘦瘦高高的李政一邊向著夏楓三人走來,一邊懶洋洋的說道,看上去人畜無害,但緊握在手裡的鐵棒卻彰顯出了他的來意。

「站在那兒,再過來我就不客氣了。」謝東聲色俱厲的說道。

「不客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不客氣,給我上,打死他。」

都在末日里求生,自然也沒什麼廢話好說,李政一臉猙獰的厲喝一聲,手中鐵棒一揮,指揮着身後五六個拿着各式各樣武器的男人便嚎叫着沖了上來。

謝東見狀,雙手緊握着鋼管就迎了上去,嘴裏還不忘對夏楓兩人叫道:「你們快跑,我攔住他們。」

顯然,他也明白雙拳難敵四手,自己不可能是李政一群人的對手,但他仍然義無反顧的沖了上去,想要用自己的命來給夏楓和顧秋爭取逃命的時間。

話一出口,一直沉默的夏楓卻突然動了起來,不過卻不是逃跑,而是一個衝刺,猛地將謝東越過,先一步迎上了衝過來的幾個男人。

李政一方沖在最前面的是個麻臉青年,見到夏楓靠近,立刻便抬起手中的半截鋼管,照着夏楓的腦袋就招呼了下來。

若是以前的夏楓,說不定會被直接撂翻在地,但此時此刻,重生歸來的他擁有了十年的戰鬥經驗,掌握了最頂尖的發力技巧,哪怕身體素質沒有變化,可收拾這幫小混混卻也綽綽有餘。

腳下用力,一個靈活的側身,便輕鬆避開了麻臉青年這一棍,隨即從腰間抽出一把閃爍着寒光的軍刀,精準的刺入了麻臉青年的咽喉。

這軍刀是之前尋找食物的時候,夏楓在一棟老房子里發現的,就被他當做了武器,對付生命力頑強的喪屍未必好用,但對付這些人卻是足夠了。

隨着軍刀的拔出,鮮血如泉涌般噴出,麻臉男子一臉難以置信的捂着喉嚨倒在了地上,而夏楓則已經揮刀划過另外一人的喉嚨,血線迸射間,乾淨利落的再次帶走一條生命,而後又順勢刺入了另一人的胸膛。

與此同時,耳邊驟然有破空聲響起,夏楓猛地側身,帶着勁風的鋼筋貼着他的鼻尖划過,卻是有人趁機偷襲。

夏楓眼中閃過一抹凌厲,刺入心臟的軍刀猛地拔出,反手一揮,便割破了偷襲者的喉嚨,隨着一聲慘叫,滾燙的鮮血瞬時噴洒而出。

連殺四人,此時的夏楓身上已經被鮮血染紅,宛若來自地獄的殺神,剩下一人還想要逃跑,卻被他揮動手中的屠刀,毫不猶豫的收割掉了性命。

身後的謝東早已停下了衝鋒的腳步,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他無法想像向來柔弱的夏楓為何會變得如此兇悍。

顧秋同樣張大了嘴巴,心底沒由來的想到了曾經聽過的一句詩:「十步殺一人,心停手不停。」

此時的夏楓何止是十步,根本就是一步殺一人,李政帶來的五個人轉眼間便都倒在了地上,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整個爛尾樓,宛若一片修羅殺場。

「李政,到你了。」

一縷血色火焰從夏楓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升騰而起,低沉的聲音猶如索命的幽魂,一步步朝着李政走去,留下一串染血的腳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