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是個武修,卻苟的很第7章 Power藥劑在線免費閱讀

明明是個武修,卻苟的很第8章 激戰(一)在線免費閱讀

洛小塵看着一群人面容嚴肅,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鄭剛看了一眼手錶,臉色凝重的說道:「正好讓你體驗一下出任務的感覺,穿上防彈背心和頭盔,武器裝備不用拿,直接跟我們走!」

「是!」洛小塵學着從電視劇上看到的警匪片回答道。

兩個陌生的男子,一個體態偏胖,顏值普通,年紀在二十五歲左右,圓圓的臉蛋很有親和力,態度友好的朝洛小塵點了一下頭,算是打了一聲招呼。

另一個身材中等偏瘦,染了一頭金黃色騷包飛機頭,值得注意的是這貨是飄在空中的,長相有點兒小帥。

「呦,新人!叫我溫乘風就好。」

洛小塵快速穿戴着裝備,報以微笑道:「前輩,以後多多指教。」

「挺會說話的嘛,比秦康這呆木頭強多了。」溫乘風是個話多的人,只要給個話茬就能聊下去。

鄭剛臉色嚴肅的說道:「任務期間,禁止閑聊,不然你這個月的獎金就沒了。」

溫乘風嘻笑一聲便轉身離去,這時候洛小塵也已經穿戴完畢,一行人來到車庫,坐上一輛普通民用小麵包車上,擁擠的坐在一起。

隊醫靈瑤坐到駕駛位,司寧坐在副駕駛上,鄭剛帶着幾人后座就位。

鄭剛說道:「這次的任務目標是一名叫苟靈泉的國際商人。

這只是他表面上的偽裝身份而已,根據乘風和秦康帶來的消息,他真正的生意乃是販賣超凡藥劑!

乘風,你來詳細說一說。」

溫乘風一改剛剛的散漫模樣,表情嚴肅的說道:「Power藥劑是卡布勒公司最新研製的還未發佈的超凡藥劑。

根據收到的情報,超凡藥劑確實可以成為超凡者,但現階段還不完善,有着非常高的失控危險。」

「一旦失控就會變為恐怖的怪物,形態不固定,能力不固定,目前所發現的失控者均為二境三境左右。

而苟靈泉他專門以低價購買卡布勒公司的劣質葯,以哄騙,欺詐等手段販賣藥劑。

目前在北原市的銷售渠道還沒打開,僅是在個別灰色商人之間有兜售,售賣的大多是對標一境二境的基礎藥劑。

金港娛都的老闆彭成輝很可能是他的客戶之一。

苟靈泉本人大概率是力量型三境強者,具體超凡能力不明,有很大概率是卡布勒公司的新型藥劑的實驗體!」

卡布勒公司洛小塵還是知道的。

那是一個以公司為主體的國家,其董事長便相當於國家元首,董事會即為國會一樣的存在。

與九洲相隔大洋,在藍星的另一端,卡布勒公司奉行金錢至上,他們甚至以金錢買下過一個國家,並把他們的國民收做員工。

卡布勒公司也是全藍星最大的投機商人,哪裡有矛盾,哪裡就有他們的身影,沒有矛盾,那就製造矛盾!

他們與九洲近幾年關係一直不怎麼高,總歸洛小塵對於他們觀感並不好。

靈瑤開着車罵罵咧咧的說道:「苟靈泉真不是個東西,凈拿這種東西坑害同胞,該殺!」

溫乘風繼續說道:「目標目前在金港娛都內,平時基本不出門,而且他具體在哪間房間中,我們無法確定。」

鄭剛從戰術背包中拿出一個平板,其餘隊員默契的拿出同樣的戰術平板電腦。

洛小塵則是和溫乘風同看一個。

鄭剛說道:「金港娛都地上四層地下兩層,前兩層與地下一層對外開放的娛樂休閑區,地下二層為地下停車場。」

「三層為員工休息區與隔間倉庫,四樓是會議廳、貴賓招待所以及VIP包房等高檔會所,其頂樓天台配停機坪。」

「司寧負責催眠一二樓民眾以及從安保那裡獲知情報,溫乘風負責在天台埋伏,秦康收集苟靈泉的具**置。」

「記住此次行動第一不能驚擾民眾,第二盡量保證自身生命安全,還有需要補充的沒?」

洛小塵默默的舉了一下手,鄭剛不等他說話便說道:「你和靈瑤盯着地下停車場!」

接下來的時間,除了靈瑤開着車,其餘隊員基本閉目養神,洛小塵望着窗外的繁華街道不知在想些什麼。

經過半個小時的趕路,等他們到達金港娛都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十一點半,正是他們營業的高峰時期。

溫乘風半路跳車後藉助夜色為掩護飛向高空,洛小塵看的一陣羨慕。

用他那貧瘠的超凡知識,他只知道溫乘風應該是風元素使,也不知道他具體是什麼境界的……

等他們來到停車場的時候司寧對着保安微微一笑,對方便絲毫沒有為難他們,就放他們進去。

他們離去後保安似乎忘記了自己出來幹什麼的,撓了撓頭就回去了。

司寧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換好了一套休閑衣,大方得體且不失優雅與令人遐想的魅惑。

而秦康則是最令洛小塵沒想到的,這傢伙竟然是個技術宅,胖胖的手指在特製的筆記本前飛快揮動,沒多久就已經入侵成功金港娛都的監控系統。

隨後他發出一種低頻的蟲鳴,雙手在空中舞動憑空繪製一個較為複雜的圓形陣圖,繪製完成之時一隻不起眼的蚊子落在秦康的手中,吸食他的血液後振翅離去。

他們的一系列操作看的洛小塵目瞪口呆,瞬間感覺武者太過粗鄙……

鄭剛則是來到秦康身邊雙眼看着監控的各個房間,搜索着苟靈泉的位置。

洛小塵沒事做,坐到秦康另一邊查看監控,畫面都非常正常,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秦康解釋道:「監控沒有發現苟靈泉的身影,我估計他應該在四樓的那幾個貴賓包房當中。」

秦康並沒有調取過去的監控錄像,即便快進查看也會耗費大量時間,目前任務並不適合這樣做。

鄭剛思索片刻後說道:「坐擁金港娛都如此大的一個灰色產業的彭成輝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這樣的人在招待一些大人物的時候絕對會留一些把柄!」

秦康皺了皺眉:「我並沒查到別的監控網絡。」

他對自己的專業知識非常自信。

鄭剛嘿嘿一笑:「有些時候並不需要實時監控,如果是用錄像帶這種不需要網絡的設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