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是個武修,卻苟的很第6章 洛小塵的資料在線免費閱讀

明明是個武修,卻苟的很第7章 Power藥劑在線免費閱讀

鄭剛喝着牛奶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辦公室並不大,卻整理的井井有條,各種案件的檔案有序的放在透明櫃當中,編號清晰。

靠牆有一面透明玻璃,上面掛着洛小塵的照片,旁邊附帶各種與其相關的人物關係圖。

「洛小塵,20歲,北原市人,孤兒。自小被退伍軍人楊開夫婦收養,與楊開之女,楊小惜關係極好,楊小惜明年進行高考,極有可能考入帝都大學。」

「今年10月3日晚,被發現洛小塵被一隻流浪狗惡靈附身,狗的品種疑似哈士奇,無人傷亡,處理結果……」

「10月10日,洛小塵因被人類惡靈附身,製造校園內衣丟失案件,惡靈身份確認為失蹤半月的社會閑散人員,阿毛,本名毛曉明……與洛小塵並不認識。」

「10月17日,洛小塵被惡靈入夢,惡靈生前為城東強盛豬腳面老闆,因與外賣顧客產生糾紛被惡意刷差評,導致店面虧損倒閉債台高築,家中失去經濟來源導致其父親不治身亡……系與洛小塵無關。」

「室友為張小波,陸恆,程立,四人關係複雜,時常以父子關係自居,平日里關係極好,並無矛盾。」

「洛小塵性格側寫:能夠與周圍人很好的融合到一起,並非是因為開朗,其底層原因很可能與原生家庭有關……」

鄭剛又將目光放在楊開的身上,拿起記號筆在旁邊標註:人物信息等級保密!

「楊開,真是神秘啊!廖局那麼快通過洛小塵的申請,莫不是與他有關係?算了,剩下的交給上面去頭疼吧!」

鄭剛將材料一一摘下,整理好後封裝放到檔案歸檔中,略微感慨的說道:「快年末了,連小鬼都開始趕業績了嗎?都組團了!」

看着滿滿一柜子的檔案,鄭剛也不免開始吐槽。

光是十月份這半個多月的任務量已經超過,過去三個月的超凡事件總和了!

而且勢頭不減,還有增加的趨勢。可能這也是上頭那麼輕易通過他提案的原因吧,畢竟人手已經不夠用了!

夜晚洛小塵拖着疲憊的身軀直接在這裡住了下來。

躺在床上,洛小塵是真的沒想到,看着柔柔弱弱的司寧姐,竟然是個格鬥大師。

短短三個小時,洛小塵就完美知道了自己怎麼在徒手格鬥中死亡的一千種方法。

因為體質特殊的緣故,司寧下手是真的不留情,也讓洛小塵清楚的知道,自己目前的生命力是多麼的頑強。

雖說是單方面的挨打,但洛小塵也不是沒有收穫。

在挨打中學會了,什麼樣的姿勢能夠減輕傷害,落地時該用什麼樣的姿勢才能第一時間起身防禦。

按照司寧的理論,打人先學挨打,現實中的戰鬥沒有裁判,什麼實用就用什麼戰鬥方法。

所以蛋蛋的憂傷,洛小塵也沒少體驗,好在自己選了武者,換成別的職業估計已經成公公了……

至於學業方面,洛小塵可去可不去,畢竟工作都已經有了着落。

然而鄭剛卻說,該讀的書還得讀,就自己現在的戰鬥能力還不足以參與任務,所以明天還得照常上學。

晚上過來司寧陪練……

訓練結束後,司寧還特意告訴洛小塵煉精境武者不只是抗揍那麼簡單,還有一些別的能力,不過怕洛小塵貪多嚼不爛沒有細說。

翻開手機的時候,洛小塵看着一連串的未接,瞬間有點些頭皮發麻……

一共十八通電話,全是楊小惜打來的。

對於這位小祖宗,洛小塵可不敢得罪。

因為楊小惜平時成績極為優秀,雖然比洛小塵小三歲,但憑藉著超強的學習能力連續跳了兩級。

楊小惜從小就非常粘他,也怪楊開夫婦平常工作繁忙,一般都是洛小塵陪她,洛小塵平時都會省吃儉用給她買零食。

自從洛小塵升學之後,楊小惜不甘寂寞,幾乎每晚都會打電話過來。

她連續兩次跳級也都是因為想要和洛小塵近一些,誰知表現出來的天賦過於驚世駭俗,學校老師一句,此女有望帝都,說什麼也不給升學。

要不是洛小塵哄着她,她說不定能上演一出千里尋哥的戲碼。

因為從小被洛小塵寵溺,導致性格也相當刁蠻,就比如現在,洛小塵深知自己不打個十八通電話是化解不了了……

當洛小塵已經準備好通過各種軟件湊夠十八通電話的時候,另一邊竟然直接秒接。

「洛小塵,你沒事兒吧!怎麼才接電話啊!」電話另一邊,一個少女帶着哭腔說道。

聽到楊小惜的擔憂,洛小塵心中一陣溫暖,現在想想還有些後怕,萬一當時司寧沒及時出現,自己說不定就交代了……

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嗨,我這邊不是遇到了點兒事嘛,現在已經解決了。我保證下次不會了……」

「哼,諒你也不敢不接我的電話,說吧,遇到什麼事兒了!本小姐出馬,分分鐘幫你搞定!」楊小惜非常自信的說道。

「也不是什麼大事兒,就是在上實驗課需要上交手機,我又忘了拿回手機了而已……」洛小塵之前就思考好了借口。

然而瞬間被楊小惜看穿:「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有個模型機應付那些老教授嗎?

連我都要瞞着,不是交女朋友了,就是基於某些原因不能說出來。

要是交女朋友了,你那三個好兄弟早就向我彙報了,這次連他們都不清楚你上哪兒了,那估計就是後一種了!」

洛小塵嘴巴微微張開,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他想了半天的借口瞬間被楊小惜點破,那種智商被摁在地上的挫敗感,讓他極為難受。

「這麼久不說話,看來我猜對了,呵,洛小塵你是真不適合撒謊。」

洛小塵無奈一笑:「好吧,你確實猜對了。我是沒想到這仨貨竟然把我賣得這麼徹底,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他們!不過這事兒,我確實得保密。」

「你愛說不說,哼!對了,老頭讓我給你帶一個話!」

楊小惜口中的老頭便是楊開。

「爸說啥了?」

「當你做出選擇的時候,考慮自己就行!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啥意思,好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啦,下次再不接電話,別怪我跑過去錘你!知道了沒!」

倆人又閑聊了幾分後,洛小塵關掉了手機。

老爸這是啥意思?

然而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索性不想了。洛小塵從來不在這種事情上為難自己。

剛閉眼沒幾分鐘,洛小塵便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槍械上膛的聲音。

一個翻身開門望去,便見到鄭剛、司寧、靈瑤和兩個不認識的男子正在裝備武器。

司寧也不穿她那標誌性的白色西服,轉而穿上了統一的黑色防彈衣,手裡也拿上了消音步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