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陳長安覺得,這東西和自己之間,一定有着某種特殊的關係。

而陳正元也沒有想到,祖上留下來的東西,竟然會讓陳長安如此激動。

「老祖,此物名為胎珠?」

胎珠?

怎麼從未聽過?

陳長安看了一眼大黃,大黃的眼神之中也是有些疑惑,看樣子,它也沒聽說過。

「胎珠是什麼?」

「哦,這名字,是祖上起的。」

「因為這珠子是老祖您當年出生之時,一同出現的,所以起名胎珠。」

啥?

這意思是,老娘當年不僅僅生了自己,還生了一顆珠子?

那這算什麼?自己一母同胞的兄弟,是一顆珠子?

「本來當年先祖打算,等老祖您大一些之後,再將這胎珠給你,可沒想到,您後來被強者帶走,一直都沒有回來。」

「哎,這些年陳家也是歷經風雨,九顆胎珠,如今只剩下這一顆了。」

九顆胎珠竟然只剩下了一顆?

豈不是說,自己還有八個兄弟流落在外?

「知道它們在什麼地方嗎?」陳長安問道。

「不清楚,時間太久了,我唯一知道的一個,好像是在如今大周國皇室的手中。」

「當年也是他們用手段,從陳家搶走的。」

「至於為什麼搶奪,我並不知道其中內情。」

陳家後人,只知道這東西是祖上留下來給陳長安的,但這胎珠到底有何用,他們完全不懂。

因為這東西看起來,雖然很好看,可對修鍊者似乎並沒有任何的作用。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對了,準備點好吃的,多準備點,大黃胃口不小。」

「是,我這就去準備。」

陳正元離開之後,大黃滿意的看了陳長安一眼,算你小子識相,還知道給我找吃的。

「大黃,我覺得這東西跟我之間,有一種特殊的聯繫。」

「我先回房間,好好的研究一下。」

大黃點了點頭,畢竟以它對陳長安的了解,還真的很少出現這種嚴肅地表情。

陳長安回到房間之後,將胎珠放在手心上,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這東西,到底跟自己有什麼聯繫?

就在陳長安疑惑不解之際,胎珠居然突然化作一道白光,直接沒入到了陳長安的額頭之中。

速度之快,陳長安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卧槽,我兄弟要奪舍我?」

「嗯?不對!」

胎珠沒入到陳長安的額頭之後,居然化為一股能量,在陳長安的全身遊走。

那種舒服的感覺,讓陳長安差點**了一聲,不過他忍住了。

「靈氣?」

「我……我的身體能夠感應到靈氣,並且吸收靈氣了?」

胎珠在陳長安的身體遊走了一圈之後,最終那股能量似乎停留在了眉心處,隨後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陳長安的身體居然能夠感應到靈氣的存在,並且進行吸收了。

這麼多年來,陳長安的身體感應不到靈氣,更不用說吸收了。

雖然牧雲謠給他餵了無數的天材地寶,可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

想不到,這一顆胎珠居然解決了自己的身體問題?

「卧槽,我不能修鍊,不會是因為……這九顆胎珠吧?」

「合著當年把修鍊的天賦,都留在娘胎裏面了?」

「師父說得對,我果然是個異類!」

陳長安不由得自嘲一笑,世界之大,可如他這般的,還真是鳳毛麟角。

「呼,嘗試一下,看看是否真的可以修鍊。」

這麼多年來,陳長安無法修鍊,看起來大大咧咧毫不在乎,可心中怎麼會一點也不在意。

牧雲謠畢生所學,可都在陳長安的腦子裏面,修鍊對他從不是難事,難的是無法吸收靈氣。

「嗯,帝階功法,太上霸體訣?算了,就我這體格,不練這個了。」

「帝階功法九轉天玄決?厲害是厲害,就這玩意得特么重修九次,太麻煩了。」

「哪個功法比較帥一點呢?」

功法太多,這倒是讓陳長安一時之間不知如何選擇了。

「算了,練劍吧,誰讓我是個賤人呢。」

「嘿嘿嘿!」

無上劍帝訣,這也是牧雲謠曾經傳授給陳長安的功法。

無上劍帝訣修鍊起來並不簡單,不僅僅需要修鍊天賦,悟性更為重要。

若是悟性不足,根本就無法參透無上劍帝訣其中的奧妙。

「呼!」

陳長安深吸了一口氣,如今他的心情,就彷彿是剛剛接觸到修鍊這回事一樣。

萬年的等待,終於到了可以修鍊的這一天了!

隨着功法的運轉,四周的靈氣如浪潮般向著陳長安襲來!

「嗯?」

「這……」

「這小子真能修鍊了?」

外面的大黃,感受到四周靈氣的變化,眼神之中同樣充滿了驚訝。

這小子毫無修為都是個禍害,這要是可以修鍊了……

隨着陳長安不斷地修鍊,整個燕歸城的修鍊者都懵了!

「什麼情況?」

「不清楚,但這靈氣……怎麼瞬間消失不見了?」

「陳家?好像是都匯聚到了陳家所在的位置?」

「什麼?陳家?難道……陳家的家主,突破到真氣境巔峰了不成?」

「應該不可能吧?」

燕歸城另外兩大家族,徐家和寧家的人此時都是面面相覷,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都在猜測,是不是陳家家主獲得了什麼機緣,實力大增。

而此時,陳家眾人確實一臉興奮,因為他們感應得到,靈氣匯聚之地,便是老祖居住之所。

「不愧是老祖,果然強大。」

「是啊,老祖回歸,我們陳家終於要重新崛起了。」

「你們說,老祖究竟是何修為?會不會是化神境?」

「化神境?你是在侮辱老祖嗎?我看,怎麼著也得是洞虛境。」

「洞虛境?我的天,這恐怕足以成為某個大勢力的超級強者了吧?」

「要不然怎麼是咱們老祖呢。」

「沒錯,咱們陳家的老祖,必定是絕世強者。」

陳家人異常興奮,但燕歸城另外兩大家族的人卻已經擔心了起來。

因為這靈氣消失的情況,越來越不對勁了。

「好傢夥,竟然將方圓數百里的靈氣都抽空了,而且還沒有停止。」

「這小子萬年積累,不會是要一舉突破到超凡境吧?」

在大黃看來,這個靈氣吸收的速度了數量,對於一個剛剛修鍊的人來說,着實過於龐大了。

方圓數百里的靈氣都被抽空,而且並沒有停止,最終陳長安會吸收多少靈氣還是一個未知數。

這麼多的靈氣,實在是過於恐怖!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最後就連大黃都已經開始有些目瞪口呆,嘴裏的肉似乎都失去了味道!

北原郡!

這小子居然將整個北原郡的靈氣都抽空了?

「他特么是要直接突破到神通境嗎?」

陳長安同樣沒有想到,自己第一次修鍊,居然就讓整個北原郡,發生了大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