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玄璣這個名字,不是他自己取得,而是一點真靈融合時獲知的。

這是先天降生時,大道留給他們這批先天生靈的福澤之一。

名字來自體內的大道神文。

就像太清老子,太清是他本源之道,老子是名。

那些為數眾多的先天靈寶,名字同樣不是主人取的,而是大道恩賜。

通過體內少則幾百條、多則數萬條先天紋絡編織而成的大道神文,靈智蘇醒以後,逐步通曉、掌控自身天賦法則,化形先天道軀,口含天憲。

一言一文,與大道共鳴,可牽動法則,異象萬千。

這是洪荒先天生靈、先天神靈的權柄,其強弱看大道恩寵、自身跟腳和天資悟性。

所以,他知道自己的出身、所在的位置,天生就會天罡三十六法中的九息服氣以及部分斡旋造化神通。

兩者都是後世無數人族修士苦求不得的頂尖法門。

可在洪荒前幾代生靈中,九息服氣說成爛白菜有點誇張,但絕大多數先天生靈、神靈都會一丟丟,是不爭的事實。

儘管各有差異。

同樣是九息服氣,每個人的領悟、運用層次是不同的。

仙杏樹就與玄璣不一樣,它更偏向汲取風雷靈氣。

玄璣則什麼都吸!

他體內有部分斡旋造化大道神文,讓他可以凈化煞氣、濁氣、晦氣等惡氣,源源不絕地獲取大道功德。

平日里,他是一邊乾飯吃煞氣、靈機,一邊打工辛苦掙功德。

痛,又快樂着!

但同樣有很多是他不知道的。

比如境界。

他知道洪荒修行者可分地仙、天仙、真仙、玄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羅金仙以及混元金仙、混元大羅金仙等境界。

問題是劃分的標準難以確定。

唯一能確定是自己肯定在地仙以上。

因為他清楚知道自己擁有漫長生命,可疏通靈脈,清除煞氣、晦氣。

優化福地氣象,凈化一方山水靈韻,梳籠錯亂氣脈,幫助百千里地域靈機運轉暢通。

但自己屬於哪個大境界,那就很難說。

大概率應該在天仙與玄仙之間,但肯定不是金仙。

金仙。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肉身不朽,元神不滅。

隨手摘星辰,翻天寰宇,掌握大道法則,創造無限微塵。

只有三清、女媧、伏羲等繼承盤古遺澤,受大道青睞的天命之子,一出生才是金仙以上的境界。

還有就是時間。

玄璣判斷此時距離天地初開的時間還不是「很久」,大概幾個億,反正他記不住,在無盡歲月中,他一點真靈,在銀杏樹中睡得太狠了。

因為本應該清靈籠罩的崑崙祖脈都有如此濃厚的先天煞氣,外界的煞氣只會更可怕。

洪荒等到開天闢地後的凶獸量劫渡過,無盡凶獸被殺,神魔殘意徹底消散,天地間瀰漫的煞氣才會急劇減少,清氣、濁氣成為主導。

好處是生得非常早,現在是凶獸、鴻鈞、祖龍等第一批洪荒生靈主導的時代。

三清、女媧、伏羲、帝俊、祖巫等,要等到龍漢大劫才會蘇醒入世。

這中間有漫長的時間,讓玄璣可以苟發育,彌補自己與六聖的差距。

以後撞見他們,說不定有機會,可以喊一喊「小朋友,你好啊」。

修鍊一天,看着天上的月亮,玄璣暫停九息服氣,獃獃地「看着」璀璨天空。

儘管他沒有刻意運轉,月華、星光依舊如暴雨一般,被仙杏樹牽引進來。

白天浴日,晚上沐月。

小日子就是這般無比充實。

以仙杏樹那堪比嬰兒一般的弱小靈智,是無法明白玄璣內心深處的痛苦,只會簡單用樹枝拍他。

就這點靈智,還是他磨破了嘴皮子的結果。

趁着洪荒天地初開,abc神魔屍骸還沒完全融入洪荒本源,大道不全,天道未出的大好時機。

他花費無數時光,日夜用自身真靈記憶刺激沉睡的仙杏靈性,一點點把它喊醒。

為了叫醒它,他連生化危機都給回憶起來。

成果不大,但起碼有了一丁點機會。

不然,等大道退隱,天道執掌洪荒,仙杏樹這輩子都是朦朧混沌,難以啟靈,更別說化形成道。

少年不知愁滋味,嬰兒就更別說了。

「嘩嘩嘩」。

仙杏歡快地運轉着九息服氣大神通,然後把星光月華混着先天造化靈機餵給玄璣。

現在玄璣、仙杏樹修鍊的九息服氣,經過不斷改進,已經與最初版本有非常大的不同。

最初仙杏樹只能引落一道拳頭粗的月華和十幾道繩索大的星光。

不像現在,周圍空間密密麻麻全是星月光輝,幾乎形成一道半徑十幾里的光柱。

玄璣收斂心神,消化星月光輝。

但依舊有三成散溢,融入周邊靈土,讓附近本就靈機旺盛的九天息壤再次生長一點點。

太多了,完全吃不完。

原本九天息壤只是三光神水池邊薄薄的一層。

玄璣吃肉,它喝湯。

悠悠歲月以來,息壤已經蔓延開來,覆蓋這片小天地。

「小仙杏,我吃不完,你也吃點,不要便宜息壤。」

玄璣知道息壤是無上靈土,可以用來培育先天靈根,價值非常高,但問題是目前對他、對仙杏沒有太大幫助。

「嘩嘩!」

仙杏聞言,收斂一兩成星光靈機,化作自身本源。

雖然它的靈智很低,但蘇醒後非常聽話,並且對大道悟性高得可怕。

玄璣花費幾萬年不斷改進的九息服氣,每次一教就會。

但讓它自己藉此借鑒、研發,卻是一點不通。

學習能力很強,研發能力很弱。

仙杏樹靈把九息服氣術,當成了日常的好玩遊戲之一。

悟性絕高,靈智殘缺,這是玄璣竊天取巧的結果。

洪荒天地對極品先天靈根化形的態度——非常不友好!

傳說只有菩提樹化形為準提、空心柳化形為楊眉,其他極品先天靈根錯過這段監管空窗期,日後都淪為仙神聖靈的免費勞工。

就是這兩人,也只有楊眉確信是空心柳化形。

准提本體是否是菩提樹,玄璣懷疑這是老和尚臉上貼金、自吹自捧。

時光流逝,不知歲月幾何。

玄璣把獲得功德金光凝聚成金輪,以元神控制傳遞給仙杏,並把自己觀察先天風雷大陣,領悟得到的飛砂走石、掌握五雷兩大天罡神通傳給它。

因為沒有可以比較的對象,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大道悟性,在洪荒能排多少號。

下意識認為自己上輩子是一個中人之資,所以這輩子大概也就這點出息。

因此在努力修行的同時,把逍遙自在的希望,託付給了仙杏樹。

並還備好了好幾套備選方案。

彷彿聽到「哧溜」一聲。

不知多少年積累的功德,被仙杏樹當成好吃的糖果,一口吃下。

然後歡快地搖曳樹枝,開心至極。

風起!

雷光閃爍!

霹靂巴拉!

麻了!

玄璣嘆口氣,跟熊孩子沒辦法講道理的。

好想揍她。

額,真心打不過。

「吃!」

稚嫩的嗓音,在山頂風雷中回蕩。

凝成金輪的大道功德,也只是讓仙杏靈智補全一點點,大概與一兩歲嬰兒長大幾個月差不多。

這就很離譜!

好在,起碼有靈智補全、啟靈化形的希望。

玄璣的希望!